苦尽甘来

        这个东北小伙虽然老实,但老实的过了头,近乎木讷。再加上早早的从家里出来,没有母亲的耳提面命,他也不懂得怎样和女孩子交往,怎样讨女孩子欢心。最重要的是,他是初中毕业就从家里出来了,也不是一个文艺青年,雅琪喜欢的文艺范根本和他搭不上边,所以两人在一起,那才叫一个真正的没有话说。

        没过多久,这个东北小伙就被他的婶婶从派出所叫走了,原因是婶婶家的堂妹在市区开了一家饭庄,找他去给饭店帮忙做个菜买,每个月不知道给多点工资。这样,两个人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偶尔的一次也是雅琪没话找话,近乎与现在所说的尬聊。

        一年的时间里,两人就这样不温不火的交往着,说不上讨厌对方,也说不上喜欢对方。雅琪也给妈妈说过,和这个男孩子没有话说,可每次妈妈都说:“这孩子就是实诚,不会花言巧语,以后肯定不会受气,挺好的!”直到有一天,雅琪妈妈说,所长和男孩的婶婶想让他们结婚,日子,所长都给看好了。

        这下雅琪吓着了,因为这和她理想中的恋爱,相差甚远。她不敢和爸爸说自己的想法,只能和妈妈念叨,无奈每次都被妈妈挡了回去。最后,看反抗无效,雅琪生气的想:你们要我嫁我就嫁,反正我看上的你们看不上,你们让我嫁的,我也不喜欢,随你们好了。男孩的叔叔给了5000元的彩礼,承诺先住在他的一处闲置的房子里,以后会把这个房子转让给他。结果,雅琪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嫁给了那个东北小伙。

        结婚的前一天,我们一帮同学去喝喜酒,看到的是一个既不高兴也不伤心的雅琪,没有一点即将为新娘子的喜悦,平淡的一如她的不温不火的性格。

        因为小伙在徐州只有叔婶,所以叔婶帮忙给办的婚礼,也就是一个简单的婚礼,说是回老家还得正式办,所以雅琪也就没有要求什么。后来,听雅琪说,结婚那天和她一桌吃饭的人中,有个女孩子在那哭,好像是那女孩的未婚夫遇到了不测,这可能也为雅琪后来的遭遇埋下了不好的兆头。

        因为雅琪是在快到春节时结的婚,所以结婚后雅琪跟着那个小伙回了东北老家过年,在老家又正式办了一次婚礼,回来后两个人人忙各人的。

        因为工作单位离雅琪妈妈家比较近,所以结婚后的雅琪一直住在妈妈家里,小伙住在饭店里,一周或者两周回雅琪妈妈家一次,他们等同于没有自己的小家,还是单身。结婚后的雅琪感觉和小伙还是陌生人,一点也不像新婚燕尔那样亲热。

        后来,雅琪怀孕了,妈妈把雅琪照顾的特别好,小伙子倒像是个局外人,面对挺着大肚子的雅琪,他也没有嘘寒问暖的话,所以从没见雅琪真正的高兴过。我想,雅琪心里肯定是苦的,但她的性格在那,不温不火,对谁也不说。

      就这样,雅琪在结婚后的第二年生下了一个男孩。因为我们这儿的风俗是女儿生孩子没满月是不能在娘家住的,所以,雅琪妈妈和哥哥们向学校要了一间房子,简单搬进去一些家具,让雅琪在这间房子里把月子做完。生孩子时,雅琪婆婆也从东北老家来到徐州,说是来照顾雅琪坐月子,但是由于地域不同,各方面的习惯也不同,基本上都是雅琪妈妈在照顾她。这时,雅琪老公已经不在饭店帮忙了,他叔婶给他找了一个跑长途的活,说是挣钱可以多一点。但从结婚后,老公没有给过雅琪一分钱,也不知钱到哪里去了,大概都被他老公的叔婶拿走了,因为他们一直觉得是他们把他老公从老家带出来的,供他吃喝,他挣的钱就应该给他们。没用的雅琪也从来不问老公要钱,也不问钱的去处。

          孩子大概四个多月的一个星期天,雅琪和妈妈在学校里正带孩子。学校里的两个老师,雅琪叫舅妈舅舅的,还有雅琪大嫂的妈妈,在校园里一起聊天,看样子是在聊什么重要的事。后来,雅琪大哥来了,骑着辆三轮车,说是家里有事,要把雅琪母子俩接回家。雅琪连忙收拾了一些必需品,高高兴兴的和哥哥一起回家了。回到家,雅琪看到自家的三个叔叔和婶婶都在堂屋里和爸爸在说话,脸色都不好看,雅琪还和他们笑眯眯的打招呼,说:“叔,今天怎么了?你们怎么都来了?”要知道,这些叔叔都是大忙人,二叔是初中教师,平时很忙;三叔是另外一个乡镇派出所的指导员,平时也很忙;小叔就更忙了,他是县检察院反贪局的副局长,平时根本就不回家的。这一下都在,雅琪猜想可能是爷爷奶奶不太好吧!

      三叔让雅琪抱着孩子先上楼上去,说楼下太冷了。雅琪听话的抱着孩子去了楼上——大哥住的房子里。不一会,大哥来叫雅琪下楼,说有事给她说。雅琪下楼来到几个长辈前,问:“怎么了?什么事啊?”三叔脸色凝重的说:“给你说个事,你听了先别急,小王(雅琪的老公)出事了,在高速上由于疲劳驾驶,发生了车祸!”雅琪一下子呆住了,虽然他们感情不是太好,但那毕竟是他的老公。看雅琪惊吓的样子,三叔忙说:“在医院里抢救呢,你先别着急!”雅琪缓了会,着急的说:“在哪家医院,我们赶紧去看看!”三叔愣了老大会说:“可能不太好!你要有心里准备!”雅琪说:“那我们快去看看!”三叔说:“不要去看……离这挺远,……没救回来!”

        雅琪一下子懵了,怎么可能,孩子才刚四个月,这以后怎么办?妈妈抱着雅琪大哭,大嫂二嫂也哭着劝慰雅琪,雅琪抱着妈妈大哭了起来:“妈,我怎么办?我怎么办?……”听到信息的左邻右舍的长辈们也都纷纷来劝慰雅琪。都说太可怜了,孩子还这么小。不一会,雅琪老公老家的大姐也来到了雅琪妈妈家,和雅琪抱在一起痛哭起来。看来,雅琪老公出事的消息,他们早就知道了,只是瞒着雅琪自己。(未完待续)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