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黄梅情

悠悠黄梅情_第1张图片
严凤英、田玉莲《女驸马》

文/月照琴台

每晚临睡,喜欢听一曲黄梅戏,让清新悦耳的黄梅调驱走一天的劳乏,伴我进入梦乡……

三十多年了,我依然爱梅无悔,试问人生有几个三十年,又有多少东西能让人如此沉迷呢?唯有黄梅,我心中那朵散发着淡雅幽香的梅花!

隐约记得三十多年前的一天,我正吃晚饭,突然广播里一曲宛转悠扬的旋律入耳,拨弄着我少年的心弦,“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后来,我知道那带着泥土芬芳的美妙旋律就是黄梅戏。

从那以后,我悉心留意电视、收音机中的黄梅节目,父母见我是真爱黄梅,买回一台收录机,我的零用钱都买了黄梅戏磁带,我也从最初的单纯听发展到学唱。跟着磁带,我学会了许多经典唱段。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已不满足于听黄梅、唱黄梅,还想把钟爱的黄梅戏介绍给身边的朋友。

悠悠黄梅情_第2张图片
黄梅名家马兰《龙女》

外出求学时,同宿舍的舍友几乎人人会唱《中状元》,这当然得益于我的每日熏陶;上班后,我又把黄梅戏带到工地,工余休息,唱一段黄梅戏,笑声里,一天的劳顿便烟消云散了。

最有意思的是,我的婚姻也与黄梅戏有关,因为同是“梅迷”,我先于先生的姐姐成为戏迷朋友,又由姐姐牵红线成就了我们的黄梅姻缘,再后来,我的女儿又成了小“梅迷”,高兴时能荒腔走板地来一段《打猪草》。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倏忽走过三十年的风风雨雨,常常萦绕耳畔的黄梅旋律让我怡然自得,远离了孤独与烦躁。

您听,那一曲曲黄梅调如山间的涓涓细流滋润心田,又如同饮一杯陈年佳酿,越品越有味。

那抒情的唱腔、诗化的情节、隽永的意蕴,像戏又不像戏,她比戏美,比戏纯,比戏更有亲和力。我爱她的散淡如云,爱她的柔情似水,爱她的凄美迷离……

她让我感悟人间真善美,鼓舞我面对挫折泰然处之。失意时,我哼一段黄梅——明天再来;成功时,我唱一曲黄梅——路还很长。

黄梅情深,永爱一生。我将永远守候着心中这一方净土,这一朵芳梅。

悠悠黄梅情_第3张图片
马兰、黄新德《龙女》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