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摆渡·火烧纸扎村

“纸人画眼不点睛,纸马立足不扬鬃,人笑马叫皆不听,若是不记阎王请。”纸扎村依靠手艺活,吃的是死人饭。宋家小姐死得突然,村里自然是不会不记得规矩。

  “赶快,三对童男童女,童男绿色,童女红色。七头老牛,不够,宋小姐这死得冤屈,得要十四头老牛才够消减业障。村里这些年多亏张、宋老爷两家才把生意做起来,宋小姐的丧事一定要好好筹办。就算大家送她一程,莫要留恋人间了。”

  在李三爷的组织带领下,村里自发地到宋家帮忙搭建灵堂。

  “宋小姐,你就安心地走吧。那个自称‘迦南’高人说会帮你洗刷冤屈的,你有什么事托梦给他就好,可千万别来找我们这些普通人啊。”

  宋家的灵堂很快就搭起来。前几日是在张家,后来两家商定既然宋小姐还没有过门,送葬殡仪还是要迁回宋家来办。黑布白字,宋家门口挂起白灯笼和招魂幡。

  “灵旗?招引亡魂的旗子,看来宋家想要在今夜给宋小姐超度亡魂。既然还记得这规矩,怎么昨夜就急着把尸体给埋了。”

  复,尽爱之道也。有祷祠之心焉,望反诸幽,求诸鬼神之道也。复这个仪式,在宋小姐当场殒命的时候就应该令人拿着生前旧衣,一手执领,一手执腰,面向幽冥世界所在的北方,拉长声音唤其名字。以示为挽回死者的生命而作最后一次努力。

  “迦南和尚,你也觉得不妥是吧。我们先前见着的‘宋小姐’不过一具死尸,不知道哪个精怪野鬼附着到她身上。对我们倒是蛮友好的,可宋老爷这个做父亲的,女儿什么时候死的都不清楚。昨夜这里肯定发生了蹊跷事,今天又大张旗鼓地办白事,怕是这‘宋小姐’自己要求的吧。”

  宋老爷这副魂不守舍的模样,怕是连自己女儿何时离世都不太清楚,更不用说招魂度化一事。在迦南的建议下,今夜宋家将为宋小姐举办白事。

  转眼又到入夜时分,秋天来得更深,空气也愈发干燥。几乎整个村里都从事纸扎糊口,赶工时或多或少家里都堆放着一些纸人、纸马、纸屋等东西。遇上秋季更要格外注意明火,因而每户人家的里屋都会摆上一些水缸,一来让空气有些湿度,而来也可以在失火时即时抢救。

  宋家操办白事,自是免不了烛火。但是由于早些年的某户人家主持白事时失火,差点把大半个村给烧没了。自此以后村里渐渐约定成俗,不论红白事,一律不燃明火。

  “主人,这招魂不点蜡烛,我是头一次见。”穆珠对凡间明火倒不避讳,之前在几个大法师手中也参加过不少度化之事,一烛一念,烬末往生。相传十恶不赦之人需将灵堂布满白烛方可助其度化,只愿这宋小姐生前没有恶事,安安心心来归度往便好。

  夜大抵是黑了,每每宋家门口的白色纸幡忽而扬起,宋老爷总是特别在意,探长脖子往外去。他没有那么安分,来回在棺椁前踱步。“宋小姐”是后来才放进去的,在正寝南窗下塞了口饭食到嘴里,由宋家奶娘给亲自照顾,日落后才送来灵堂。

  “呜呜呜,我们小姐怎么这么命苦呢。”整个宋家,唯一在灵堂泣不成声的只有奶娘,其他的不是蜷在地上跪着,就是像宋老爷那样停不下。

  屋里只在西南角安放一盏昏黄的烛灯,将宋小姐棺椁的影子拉得很长。未到迦南事前说好的招魂时辰,有些人开始瞌睡。突然间,一阵狂风吹过,烛灯晃动之后勉强没有熄灭。却是一阵木板的“嘎吱”声响,棺椁投在墙面上的影子,多了一个人。

  “啊!小姐回来索命了,快跑啊!不关我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要不是看到墙上的影子,跪在前面昏昏欲睡的几人都没有发现“宋小姐”已经坐起,直勾勾地看着他们。

  “父亲,你可还有什么对我说的?”面色青白,尸斑可见的“宋小姐”幽怨地问话。

  “不、不、不是那样的,晴儿,你莫怪父亲!”言毕,宋老爷从怀中掏出一个八卦,正脸怼上去。

  “宋老爷你这是做什么!”

  穆珠眼疾手快飞身欲夺驱鬼法器,却不及宋老爷的手快而狠,直接扣上“宋小姐”脸上。

  “啊!”

  “老头儿,她可是你女儿啊!”在场的人不可置信,就算为鬼,也是自己的孩子啊,竟下此狠手!

  “呵呵,你以为我会大叫一声后消失吗?”宋绮晴手臂一挥将八卦打翻,枯骨突起的右手转眼掐在宋老爷脖子上,“去死吧”!

  手中燃起一团火焰,接触刹那立刻窜到宋老爷身上,霎时间连同华服锦衣化成灰烬。

  “啊!好烫!”这种感觉似曾相识,穆珠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快到我身后来!”

  “哈哈哈哈……”整个灵堂上空回荡着宋小姐的恐怖笑声,随后青烟一缕便没了踪影。刚才留下的火种,迅速在宋家蔓延起来。白色挽联,黑布桌帷一并烧起,灵堂仿若火海。

  “水,水!快点灭火!”

  “没用的,三昧真火!快逃!”迦南一把抓过穆珠的手,夺门而出。

  “弟弟,我弟呢!”茭符见着三昧真火也开始慌乱,这可是真伤仙人的法术啊。

  “你弟在村口呢,先出去!”迦南顺手拎起茭符衣领,左一个右一个就往外狂奔。

  “呼呼,宋家怕是保不住了……不好,张家!”闭上双眼,口中呢喃;左手并掌,拇指内扣。经文幻化金圈套在手中,额间朱砂初现,金圈倏地放大罩在宋家外面,形成一个金光罩。三昧真火难以熄灭,但金圈可保火势不会跃庭而出。

  “危险!你就别去,留在原地!茭符跟我来!”

  “主人!”穆珠扯上他的衣袖,不情愿地摇摇头。

  “听话!那炎妖属火,你这木头旺它,去也是徒劳,只会让我分心!”

  “小心……”放开之后,是恋恋不舍。

  【张家】

  “妖女跑得可真快!”拼命地追赶,赶到张家时已是熊熊大火,迦南只得用同样法子将火势控制。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炎妖脾性难以捉摸。偏偏在这个纸扎村里,星星之火足让村庄不复存在。”

  张家门口聚集了不少逃出来的帮工,唯独没有瞧见张公子的身影。人群半围着大门,伴随着一阵尖叫跑出一个火人,通体炎红,熄灭后焦黑模样,根本分辨不出是谁。

  “是张公子!”

  “烧成这样,你怎么知道?”

  “其他人都完好无损,这人给烧得面目全非。如此深仇大恨,报复的肯定是张公子了。”

  “不管怎样,仇也报了,了结一桩无解恩怨,村里也该安宁了吧?”

  “非也……”话音未落,被火光照的明亮的夜空下起火球,狠狠砸在村里的每一个角落。

  人群开始躁动,几乎每家每户都在大火侵蚀中。他们往空地逃散,却都被一堵无形的墙堵在村里,活生生炙烤。

  “遭了,丫头她!”迦南猛然往宋家跑去,面色刷白,火光中依稀看见熟悉的身影。

  “主人!”她也在朝他的方向跑来,一人都走了一半,在半途相遇的时候,迦南将她拉入怀中,紧紧护着。

  “拉着我的手!万决咒可保一时平安。”

  “大家速速靠过来,手牵着手!”茭符一个扑棱紧紧抓住迦南的手,这举一反三的本事马上派上用场。

  “异手相连,咒术共享。先稳定下来,再想法子。”

  “主人……你还好吧。”穆珠看着他豆大的汗珠一颗颗滑落。

  “当然……我可是大罗神仙。”遂向她眨巴眼睛。

  随着火势彻底吞没村落,处于安全区的村民渐渐焦虑。同时空间也在缩小,看着大火离自己越来越近,恐慌之情再度蔓延。

  “娘,对不住了!”

  “张宝盛,你在做什么!”

  听到人群的呵斥和骚动,众人望过去时,已有不少站在外圈的人松开亲人的手。像张宝盛那样,眼看火将烧到自己身上,果断将生养自己的亲娘推到火海里。随后圈子越来越小,他们都选择由疏到亲一个个放弃与自己有关系的人。

  “荒唐!万决咒可保相连之人不受烈火侵蚀,你们怎么就听不懂呢!”

  三昧真火的长时间灼烧,就连神仙也快顶不住。迦南自觉逐渐虚弱,转头在耳边交代几句。

  “你……往东面的灶神庙跑,那里有缺口。然后迅速找到瞰尘,他知道怎么救我们。记住……尽快……”

  “主人……我会回来的!”看着他的眼睛,穆珠的眼眶秋水盈盈。迦南只是点点头,甩开穆珠的手,将她推往东面生门。

  “快去!见机行事。”

  穆珠明白他的意思,在烈火中拼命奔跑,划过脸颊的泪珠很快就干了。

  “为什么不让我去?你不是让她去找我弟吗?”

  迦南望着那个黄衣丫头的背影,“谁都可以找到你弟,但她一定会回来”。

  菩提无泪,未至动情。情重万千,知子须归。

  【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