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麦机

文:赵凡一

割麦机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题记——割麦机:

              五月穗粒渐满,蓄势待发;

              六月麦田飘香,驰骋天涯。

              七月闲落于家,乘凉度夏;

              八月知了尤鸣,情定烟霞。


1.

八月的风,凉意习习。它轻轻抚摸着昂首挺立的小梧桐,梧桐那如少年般的容颜,禁不住玩弄,发出阵阵爽朗的笑声,席卷了正午难耐的闷热。

八月的雨,说落就落。原本黑压压的一片云,满满的就汇成灵气滴落下来,如同娇滴滴的女神一般,脾气来的火爆,去的也及时,田间的高挑玉米都不禁折服在她的裙下,急匆匆的去往那一个天堂。

这个八月,我是乡间万物的见证者,他们知道我的存在,又似乎再没注意过我,在神圣的六月逝去之后。

没错,我就是闲落在储物间里的割麦机。

在那些个实习生到来之前,我就已经扎堆在此。这里已经很久没有那么热闹了,乡间的步伐是那么的慵懒,如小溪流水般,缓缓的淌过。遥记得上一次热闹的时候是在六月。那时候,我还是受人瞩目的明星!

2.

每天清晨,天微微亮,他们就把我从梦中唤醒,开始我一天的惊喜旅程。那麦子独特的馨香使我神往,我知道,那是丰收的味道。

随着车轮的前行,一片片的麦穗拜倒在我脚下,经过我一系列的洗涤,颗颗饱满的麦粒就呈现在大众面前,承载了下一时年的梦想和希望。

有时候,那麦子也调皮的很呐。待我走进时,悄悄的弯下身板,不经意就从我脚下溜走。我转过头一看,它们竟得逞似的嗑嗤磕嗤的偷笑着,这群小鬼。

大多数情况下它们都是很听话的,所以一大片田不久就光秃亮堂了许多。路过的行人无不夸赞我能干,我就像个英雄,驰骋在黄灿灿的麦田里。他们偶尔拾一把我掇回来的麦粒,在鼻翼间轻嗅,喜悦在脸上绽放。

然而,美妙的日子总是那么短暂。在最后一颗麦穗倒在我脚下之际,我的英雄梦也戛然而止。不久后我就被安置在储物间休养,热闹的日子也归于平静,直到他们的到来。

3.

我闲了一个多月了。看到这群小伙子,就像见到多年未谋面的老友一样,我很想和他们分享今年麦子丰收的喜悦。

没办法,那群时常来偷吃我成果的灰鸽子对我的丰功伟绩已经倦烦,我又不想把这些喜悦掩藏,我只得寻他们来聊聊。

然而,他们竟自顾自的干着自己的活儿,好似我不存在一般,好几个下午从我的眼前走过也未曾瞧我一眼。

……

门卫耳朵还是那么的不灵光,须得喊上几嗓子才把那大门打开;那群小孩又在外面的小马路溜达,穿着溜冰鞋比着奔跑;梧桐上的知了还在唱着那首不知道送给谁的歌,我倒着都能背唱了。

好像没什么不一样,又好像变得不再一样。那天散落在身上的麦秆还保留着,我静静的看着门外,本想欢腾的内心终于安定下来。

割麦机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