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天下第一!

老子天下第一!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老子的《道德经》是中华文化的经典之作,虽然中华民族被孔子的儒家学说霸占了二千多年,但老子的《道德经》仍然是读书启蒙的必备之物,口耳相传,至今不衰。我们大多数人也仅仅只知道它是一部好书,是人类文明的瑰宝,也仅仅因它朗朗上口的韵律乐于诵读而精于背诵,却很少有人真正理解其中的内涵,挖掘出它的真义。

现在互联网充斥的年代,西方哲学教授汉斯从网络中得来灵感,试图用超文本、超链接的方式来打开这本古书所隐藏的奥秘,因此就有了这本《东西之道》。显然,他的解读是成功的,也是具有时代意义的。他不仅用现代网络的方式来解秘此书,还把此书与西方圣典、主流文化作对比,发现它们内在的联系与不同。又在不同中发现了《道德经》的更优之处,反思西方社会与文化的弊端。

这样的精神给了我们许多借鉴和启发,因此这本外国著作被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博士,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哲士后,现任教于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的刘增光先生看到后,很受震动,把它翻译了出来,使我们更多人能了解西方学者的最新解读《道德经》的成果。

找到玄妙之门

汉斯承认《道德经》是一本晦涩难懂的书,就像网络中的超文本,不知如何解锁。后来他发现《道德经》中的内容并不像平常的书一样,在逻辑上有先后顺序,那些句子更象一个个独立的条目,却又形成互证。就像电脑中的超链接,可以从这句话随意跳到另一句,它们互有解释。而这种超链接紧密而又繁多,都是用意象表达思想。他通过研究这些意象,明白了其中的意义与联系。

他从“谷”入手,链接了很多不同物所指的相同意象,这些链接四通八达像一条树根掩于地下,又互相缠绕,指向一个中心。

“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汉斯指出,谷神是与一种不朽的特质相联系,是一种德、力气或者力量,相当于我们现在说的“国家精神”。

谷是一种虚无的形象,指的是尚未充实的广大空间。谷是虚无不可名状的,与外围环绕它的满满的山脉或河岸正好相反,它不是具体的东西,也没有实际的容貌。正因为谷内部没有实际的形状,才可以呈现出任何形状。谷的虚空保证了它的不竭,空的东西永远无法被耗尽。

“天地之间,其犹橐龠。虚而不屈,动而俞出。”

“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 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

这里的橐龠、车轮、器、室与谷表示的是相同意象。车轮的毂是空心的,是不会被磨损的,而且可以连续地使车轮平稳转动。器也像一个谷,它的中空使它成为一个容器。户和牖也是中空的,我们住在里面频繁地使用,却怎么也不会把它用尽。

所有这些意象指向的是“德”的特性。“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德都是以空盈、有无、显隐、虚实的结合为基础的。谷是以周围环绕它的一圈实物(山脉或河岸)构成了中间虚的空间,门户也是由实的木材围成的一个空的空间构成的,这些意象都是强调了空之不竭。

另外,把谷专看作河谷,它又与溪、江海形成了另一种隐喻。“为天下溪,常德不离”,谷里的水满溢,分流出去就成了溪,溪的存在使谷具有了生育性。“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也,故能为百谷王”,所有河谷的水流向江海,所以江海成了百谷王。江海之所以能成为百谷之王,是因为它居于更下之位。水从底部向上运行到达顶端,就是水的生育性。

“大国者下流也,天下之牝,天下之交也”。牝指女性。水和牝都具有生育的特性,水越居于下位,就越有生育力。男女结合时,女性也是居于下位的,也具体生育能力。但这两者都不为自己保存这种能力,而是把它转化为滋养生命的力量。水滋养万物,牝孕育动物,它们都把这种力量给了它孕育的生命。

牝的结构特性与水是完全相同的,它处于生命过程的枢纽位置,是生与死之间的链接点和反转点。牝的结构和位置是与处下的“谷神”品质相对应的。空和盈的结构构成了谷的持续不息的功能,与牝和水相关的下与高的结构构成了生产的持久样式。

“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

牝象征了从不具有到尚未具有形式的转折点。生育是隐匿的中心,它使事物存在和生长,但是它并不在那些生长的东西中表现自己。水滋养植物,但它在植物中并不可见。虽然它可以产生形式或形状,但它本身没有任何形式和形状。它也不把任何具体的外表强加在它产生的事物上――它产生的一切事物都是不同的。

“玄牝之门”、“天门开阖,能为雌乎?”。门不仅与谷的意象中空相关,还与谷的生育性相关。牝通过门进行生与死的过程。在这里谷与牝、门的意象,也是互证的。门的位置,是空的和不可见的雌性的位置,生育之门的开阖构成了生命的生死、取予、来去等循环。

“是谓天地根”、“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根是存于黑暗中的植物的隐匿部分,在秋冬季节,植物枝叶调零,根却保持了生命,为第二年枝叶的生长输送能量。在这里,根与门又相链接,代表了生命的自然开阖。

“绵绵若存,用之不勤”。谷、门、根的自然过程,都是绵绵不息的。这条绵绵不息的道是持久运动变化的,是一条不在场的在场通道。

《道德经》关于性、气、政治的观点

“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溪是生命的源头――所有的生命都发源于水。“雄、雌”,显然生育的结构有一个统一的二元性。生殖是性交的结果,二者必须不同才能够结合,它们通过相反相成的特征体现出来:

“牝常以静胜牡,以其静为下。”

女性在性交中,被认为是静的、处于下位的。这与“百谷之王”的江海是相通的,它们都是静的、处于下位,却又是吸收了能量变得更强大的。谷、男性是消耗自身,壮大了江海和女性。在道家中,男性为了保持能量,采用了不性交的方式――保精,来减少消耗。因此,道家的人最首要的是终身保持童子之身。

“为天下谷,常德乃足,复归于朴”、“朴散则为器,圣人用之则为官长,故大制不割”。

朴代表的是二分之前的状态,就像婴儿,是混沌一体的。谷,中心为空,外缘环绕着充实的物。因此,谷也像婴儿,先于性的二分。这种非性的统一体,先于性的二分,又处于性之二元的中心。

道就是一个混沌的统一体,它先于二分,又潜在地包含了二分。这在所有的方面表现了出来。

“专气致柔,能婴儿乎?”

比如对气的修炼,就讲究阴阳调和,才能保持身体健康。而不是像西医那样,干脆把引起身体不适的病灶去掉。现在事实证明,引起身体不适的部分,也有着积极的作用。西医冒然切除,会引发很多并发症。

人是一个有机整体,活着的时候每一个机能都在运作,偶尔这里出现一点点病痛,那里出现一点病痛,这都很正常。如体内确有大的冲突,用外力调理即可使之恢复正常。因为人体在运行过程中,好的部分有可能变成病的,病的部分也有可能会转化成好的。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孰知其极?”

事情的两个方面构成一个整体,又会不停地相互转化。道之人深谙其中的道理,所以能以淡漠和平静的心情面对一切。这种淡漠与平静又指向“无为”的政治主张,体现一种“知足”的生活状态。

“为者败之,执者失之。是以圣人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其政闷闷,其民淳淳”。

统治者对统治没有任何兴趣,他对统治没有兴趣,就不会引起人们的艳羡或反抗,就会使民风淳朴,各司其职,安守本分。因为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似乎没有区别,他大多时候就是普通群众中的一员。统治者遵循自然的规律(也包含人性的规律)统治世界(不仅包含人),使一切接照周而复始、生生不息地运作模式运行。

他并不会爱美恶丑、护善灭恶,而是让它们自然地交织在一起,使这个世界正常运行,无论偏向哪一方,都会便这个世界失衡。这正如我们写小说,故事没有冲突性,剧情就没法推进。也如我们人类,男人与女人的矛盾永远无法调和,但又彼此依赖,二者相反相成,才能使人类繁衍一直持续下去。

噢,说来说去,又绕到原点了。这就是《道德经》,几乎所有内容都是相通的,任何一个点都包含了宇宙万物,又可以从宇宙万物指向任何一个具体的方面。虽然我们中国人并不把它看作一本哲学书,但它却是包含了全世界所有哲学的一本哲学书。

虽然在我国孔子一直被视作圣人,但从实际来看,他的儒家学说只是《道德经》中一个很小的、不那么正统的流派,只是历史的偶然性选中了他。这种偶然性里又有十足的必然,因为他主张君高高在上、长辈不容侵犯,女人必须屈从男人,只为强者备书,弱者只有苟且偷生的份,这种政治主张不被强者推崇才怪!

《老子》天下第一。读透《老子》,老子也是天下第一!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