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人

我又失眠了...

前几天,朋友送了我一个台灯,复古绿,灯座上有一只塑胶小绵羊,我叫它皮克斯。我把台灯夹在我上铺的床头,打开,灯光正好罩着我的头顶,晚上用它照着画会儿画,或者看看书,很满意。

快两点了吧,我一点也不困。夜里听见有很大的呼噜声,一定是我的室友,我想。翻了个身,想把头埋进被子里。胳膊一抬,碰到了什么东西,呼噜声停了。我摸索着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2点12分。

手机照到我头顶的台灯,我发现,灯座上的小羊,不见了。

抬头仔细确认了一下,确实不见了。

我缩回被窝,关掉手机,应该是掉在床上了,明天起床找找,抽屉里还有半瓶胶水,可以把羊重新粘上去。

正想着,一个陌生的声音在我耳朵附近说:“喂!你压着我了!”

我睁开眼睛,黑暗里,什么也没有。

“枕头下面!”

那声音有点不耐烦。

我迟钝了三秒之后,把枕头抬了抬,一只白色的小羊从底下钻了出来。虽然没有开灯,但我仍能从它指甲盖大小的脸上看到明显的不悦。

我小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知道枕头底下还有人......哦不,羊。”

它说:“哼!你对不起我的地方多了去了,你等着瞧吧。”说着三蹦两蹦没影了。

我很害怕,就给我的朋友发了个短信:你睡了吗?

朋友:还没。

我给朋友讲了讲刚才发生的事。

过了很久,他给我回了四个字:亡羊补牢。

大概夜里三点的时候,我还是没有一丝睡意。

黑暗里,我看见一大群羊排着队浩浩荡荡从远处向我跳来,有几只还戴着睡帽,有点滑稽,但我不敢笑。

我在漆黑的床上摸索着,像法海收妖那样,将灯罩对准羊群的方向,开始数:一只,两只,三只,四只,五只,六只,七只,八只,九只,十只......小羊一只一只跳进了我的灯罩。

九百九十七,九百九十八,九百九十九,一千。关了一千只白色小羊的灯罩,让我的头顶如同开了一盏闪亮的大台灯。

我摒住呼吸,鼓足全身力气:“一千零......”

“且慢”第一千零一只小羊停在我面前,头上的毛还有些凌乱。

是它。

“一羊做事一羊当!”

说着,它走向床头,用羊蹄关掉了发光的台灯,捋了捋头上被我压变了形的羊毛,乖乖站回到灯座上原来皮克斯所站的位置。

黑暗里。

“晚安,主人”

数了那么多只羊,我突然困了。


牧羊人_第1张图片

(图:卤猫)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