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速度是养猪的几万倍,人造肉到底是给谁吃的?

这两天,作为一条财经新闻的人造肉新闻传播甚广,而且国外国内的新闻交相辉映

新闻一:美国时间5月2日,以素食汉堡闻名的Beyond Meat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成为人造肉第一股。Beyond Meat当日股价暴涨163%,这是自2000 年以来市值 2 亿美元以上公司中,上市首日涨幅最高的。同时,该涨幅也创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新股上市的首日最大涨幅。

新闻二:5月6日,在A股超千股跌停的情况下,却有一个板块被爆炒致逆势暴涨——人造肉概念股。

据Choice金融终端数据梳理,目前A股与人造肉相关概念股共有17家上市公司,5月7日,人造肉概念股持续上涨,其中有12只股票直接涨停,该板块总市值一天增加约62.86亿元


生产速度是养猪的几万倍,人造肉到底是给谁吃的?_第1张图片

显然,人造肉是作为一个横扫美中股市的“网红”概念,走进股民和公众视野的。

对此,我有两点评论:

第一,这样一条明显跟公众福祉相关的“人造肉”新闻,却只能在财经新闻的框架里才能得到报道、引起关注,这显示了我们通过媒体了解真实信息的巨大局限性。这意味着如果媒体是我们的耳目感官,那么我们的感官已经退化到只有一个看待世界的视角了,那就是金融资本的视角。

第二,人造肉这一目前的“前沿科技”,对于社会的影响,其实根本没有得到充分讨论和前瞻性预警。例如人造肉背后的非法转基因技术滥用问题。


生产速度是养猪的几万倍,人造肉到底是给谁吃的?_第2张图片

人造肉对社会那个有何影响?绝不只有资本狂欢这一条旋生旋灭的线索。

根据新闻报道,所谓人造肉,大致分为两种,其中一种人造肉又称大豆蛋白肉,主要以大豆蛋白制成;另一种是利用动物干细胞制造出的人造肉。

有报道称“未来5年人造肉市场将增长至100亿美元”。在这个巨大风口面前,金融投资界的老司机如李嘉诚、埃文·威廉姆斯(推特的联合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维珍集团创始人)、彼得·泰尔(PayPal创始人)都投资了人造肉公司。

据报道,比尔·盖茨更是人造肉的最大信徒。他将人造肉视为改变世界的突破性技术:人造肉不是为了让肉更多,而是为了让肉更好。比尔·盖茨不吝溢美之词,在金钱上也毫不含糊,连投了3家人造肉公司。

人造肉的优势在于成本更低(相对于真正的养殖),降低能耗(碳排放量,人造肉是肉类的1/9;水资源利用方面,人造肉竟然达到1/200),以及政治正确(对动物保护主义者而言)。把这段报道拎出来,估计能惊掉你的下巴:

报道一:生产速度是养猪的几万倍,据说利用实验室培育肉,2个月就能“生长”出5000多吨的肉,而养猪从猪崽长到上百斤,需要花至少3个月以上。这样的速成,对于崇尚自然的饮食文化无疑是种挑战。

报道二:“培育肉”的生产条件简单,很容易扩大产能。以猪肉为例,猪崽从出生到出栏,养育100天才能产出90斤的肉,而在实验室里利用细胞培育,60天就能长出5000多吨的肉

2个月“长”出5000吨肉,这个速度,配合某种诡异的画面感,让人有不寒而栗的感觉。


生产速度是养猪的几万倍,人造肉到底是给谁吃的?_第3张图片

今天的人造肉还有先锋生物工程科技的色彩,由于不能量产的初始阶段的高成本不可避免产生的高价格,目前是有钱一族在“尝鲜”人造肉这个新事物。这个虽然是现实,但在发展趋势上却应当看到这不会是一成不变的富人专属。

人造肉在诞生之初就是作为一个市场环境下由资本推动的投资热点,资本的目的是为了盈利,那么在资本追捧下成长的人造肉,未来必然同时在两个发展方向展开:

方向一,是延续目前的高端定位,着眼于营养、减肥的高端需要,以高收费来针对高净值人群客户的高端人造肉方向;

方向二,是发挥人造肉的成本优势(超越自然养殖成为“便宜肉”是不可逆转的趋势),着眼于低收入人群的果腹需要,以低收费来实现“低端”劳动力的再生产,是把人当“猪”来喂(2个月能长出5000吨的人造肉就是糟糠)。

只要对资本有利,未来的演进方向很可能就是上述两个,尤其第二个方面,意味着今后穷人来吃真正“肉”的权利和能力都没有了。那么,人造肉这个生物科技,到最后大概会在已经凛冽的全球贫富差距和全球民粹的版图上,再增加一点让人恶心的油花吧.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