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VC第六十二天

第十二章 重获生活的热情 用非暴力沟通代替诊断

中午好伙伴们。这两天北京又降温了,前两天已经春意浓浓了,这两天好像又回到了冬天,你们那里怎么样呢?

今天,我们要读第十二章的最后一部分用非暴力沟通代替诊断。

在这一部分马歇尔也许是希望能够提醒专业的心理医生,或者从事精神病学研究的人。可以看到传统的对病人下诊断的方式对治疗患有心理或精神疾病的人是有一定局限性的。

现任非暴力沟通中心的主席凯瑟林曾经给我们说,学习非暴力沟通呢,最好是没有心理学背景的。因为你学的心里学知识越多就越不容易理解和运用非暴力沟通。就很难做到全身心地倾听。

通常一个心理学的医生。在面对病人的时候我们学习的这些理论会关注在比对对方的行为到底符合哪一种情况,要真的为哪一种疾病。并且还要分析出令人折服的幸福的逻辑关系,从而采取有效的治疗方案。

某种程度上这的确会对病人是有一些帮助的。特别是对于一些有严重的病症的状况药物治疗。其实就像我们有尝试的避免伤害一样。是为了避免引发更大的伤害。但是他的确与非暴力沟通所倡导的关注人是有所不同的。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