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与君长相知》008章 金蝉脱壳

文/苏菲大婶


(008)

心真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军队身上,悄悄地后退了几步,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见小姐和心月没有留意到,她舒了一口气,再看了眼手上的包袱,里面装着那件黄公子的虎皮袄。她打算趁这个机会,将它还去宝宁寺。

不知什么能遇到那位黄公子,心真模糊地想着。突然,从她身边经过的一个精瘦男子,突然伸手从她手中夺走了包袱,往前方跑去。

心真大吃一惊,连忙飞奔过去追赶,一边跑一边大叫:“快还我包袱!抓强盗啊!大家帮帮忙拦住他!”

周围的百姓听到声音都纷纷侧目,然而却无一人站出来帮忙。

心真只得咬着牙拼命追赶,一边跑还是一边大喊抓强盗,希望能在自己力竭之前,有好心人出手相助。

就这样两人一路追赶跑了几条街,那名男子显然也没有料到一个弱女子会有韧性追了那么久,心里直呼倒霉。

这名男子想出了一个主意。他跑进一条无人的巷子里,心真也追了过去。

人呢?心真进巷子一望,没有看到刚刚那个强盗的身影。然后,只感觉头一疼,眼前发黑,便昏了过去。

她迷迷糊糊地看到似乎有个高大的男人抱起了她,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她想说话,却一丝力气也使不上来。再后来,就完全失去了意识。

等心真醒了,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木榻上,身上盖着厚厚的锦被。

她忙起身,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头疼欲裂。忍不住“啊”地叫了一声。

“你醒了。”一个听起来有点耳熟的男子声音响起。

心真转身一看,只见木榻旁边一张书案前,正端坐着那个之前有过两面之缘的黄公子。

阳光从窗外洒下来,在黄公子身前布下一道光影。他的五官显得越发立体俊秀: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冠玉,目若寒星。

心真虽已见过他几次,但再一次看清他的容貌,不禁有些看呆了。

黄公子见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脸,也忘了回话,忍不住道:“没见过美男子啊?”

心真这才回过神来,却兀自感到心在扑通扑通跳,她脸一红,低声道:“我这是在哪里?”

“在我府里。”黄公子继续写着他的奏章:“我回府的时候,看到你被人打晕,就出手救了你。”

“啊呀,袍子。”心真想起来自己拼命追赶的那个包袱里,装得正是要还给这位黄公子的虎皮短袍。

黄公子把一个东西往她身前一丢,她接过一看,正是她的包袱。

心真大喜,连忙解开一看,虎皮袄还在。她松了一口气,把衣裳拿出来,自己也从木榻上下来。

“这是我原本想送去宝宁寺的虎皮袄,正好现在还你。”心真将虎皮袄递过去,真诚地说道:“谢谢你,也谢谢你今天的救命之恩。”

黄公子接过,蹙眉道:“原来你今天孤身一人追赶强盗,就是为了我的虎皮袄啊。”

“这是公子的东西,而且一看便知很贵重,怎么能在我手中遗失呢。”心真说道。

黄公子正要说话,外面传来侍卫长安的声音:“将军。”

“进来说话。”黄公子道。

“是。”长安走进书房,看了一眼心真,心真忙退到一旁。

“启禀将军,我们的军队已经进城。现在边将军在府外等候,问您是不是要马上觐见皇上。”长安问道。

“还有其他事吗?”黄公子看长安似欲言又止,追问道。

“这个,”长安迟疑了一下,还是接着说:“苏尚书,许提督也在赶往府中的路上。”

心真越听越惊,这个黄公子到底是何许人?军队?皇上?还有尚书大人也在来府中的路上?莫非…她心中掠过一个荒诞的念头。

“我知道了。你告诉边将军,我们即刻去面圣。尚书大人那边,你也这样回复他便是了。”黄公子挥手道。

“小的明白了。”长安退了出去。

“公子您究竟是?”心真看着这个自称'黄'公子的将军,忍不住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我真名皇甫晖。”只听他淡淡道:“如果你还感觉不舒服的话,可以再在府中留宿一晚,我会让下人给你安排客房。”

“不,不需要。”心真吓得舌头都打结了:“我没事了,我不耽误将军您了。我告辞了。”

她提腿就跑,跑出门一看,这外面迂回着许多走廊,她该走哪里?

“张婶,张婶。”皇甫晖跟了出来喊道。

“来了,将军。”一位样貌和善的老妇人走了过来。

皇甫晖吩咐道:“你带这位姑娘从后门离开吧。”

“是。”张婶点头道。

心真赶紧跟着张婶走出了将军府。

跟张婶道别后,心真慌慌张张地回了家,刚到尚书府门口,遇上了也刚回来的苏兰芷和心月。

“小姐!”心真平复了一下心情,上前道:“您平安回来就好,我刚刚到处找您。”

“心真姐,你的头怎么了?”心月大惊道。

心真下意识地摸摸头,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头被包扎过了。她只好撒谎道:“我被人群挤得摔倒了,有点流血,便先去严大夫那包扎了。回来后没找到你们,就自己回家了。”

苏兰芷竟然破例没有骂她,一副无精打采地样子,自顾自地走回了府里。心月和心真赶忙也跟了上去。

“妹妹,见着你的心上人了吗?”苏尚文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没有,队伍里根本就没有他。”苏兰芷有气无力地说。

苏尚文笑了:“那小子就会摆谱,我就猜到他肯定提前溜回来了。妹妹,你也别心急,迟早见得到他。”

苏兰芷摇摇头:“先不管了。被一群臭老百姓熏了一上午,我都快吐了。哥,我先回房了。”

心月伺候苏兰芷回房休息了。心真照例回到了灶房,准备晚膳。


上一章  下一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