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

江湖_第1张图片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缺了谁的江湖也许会有几分失色,但终究还是江湖。

所以江湖人的更新换代总是迅速的。

所以江湖上的风波总是不止的。

但江湖依旧是江湖。

对于江湖人和普通人而言,江湖事件的不同影响便是参与者与旁观者的关系。

而这次,无论江湖人还是普通人,都是旁观者。

因为,参与者只有两个人。


铭一袭青衫,一脸平静淡然的立在一颗青松顶上。她两手负背,手中没有剑。

“这才是高手风范!”

“不愧第一隐剑的称号!刚现江湖就掀起如此风波!”

“真正的第一剑客!我何时才能同她一般傲立睥睨?”

......

旁观的人忍不住私语。

另一边的厉身着粗布麻衣,脚踏实地,一把古朴陈旧的剑就立在身前两尺。他的眼神时而清明时而迷离,变幻不定。

“再厚的麻布也盖不住金子的光彩。不必出手,高手就是高手!”

“忘我境界?!没想到,老夫有生之年竟还有幸看到如此剑道!死也瞑目了!”

......


我也是旁观者之一。

和其他人一样,我也被这奇特而又出众的二人的决斗所吸引。

一个身世高贵,却自幼淡泊名利,引剑归隐。只为追逐剑道,避免纷扰。

一个家境贫寒,却从不怨天尤人,浪迹江湖。也为剑之一道,抛却尘欲。

这样的对决注定是整个江湖的焦点。尤其这二人的实力已得江湖公认剑之一二,无人可再及项背。

剑道一日无第一,江湖便一日不得安宁。

对这二人而言,这是宿命的对决。

讽刺的是,江湖虽是推动者,却并非既得利益者。无论支持谁,赞同谁,无论活下来的是谁,他的剑都只是他的剑,他的江湖还是他的江湖。

没有追逐践踏的野心,便只有仰望的权力。

然而也正是因为仰望,江湖便再也无法容忍两个巅峰。


有人进入江湖就为了出名,可终究泯然众人。

有人即便真的淡泊名利,身在江湖,就难免会出名,反而会出更大的名。

有人不学无术,造谣出身竟声名鹊起,人送外号江湖百晓生。

有人运气欠佳,只因风沙迷了眼中了致命一剑,从此成了江湖的笑柄。

这就是江湖的可笑之处。这就是江湖的魅力所在。

但这不是我的江湖。我叹口气,唯有继续关注。


一道冲天剑气笼罩了铭,和她脚下的青松。

厉的眼神稳定在了迷离的状态,面前的古剑在剑鞘内铿锵作响。

“人剑合一?!剑圣!!”

“竟已彻底融合了忘我意境?!”

“这两人...太强了...”

人们已经沸腾。


踏上绝顶的代价便是无数的常人难以理解的寂寞的堆积。

但正因为常人难以理解,所以才有站在山脚仰望的常人。

其实每个人都有登顶的欲望。但想归想,付出决定所得。拥有的才是最终的追求。何况,绝顶之巅本就寥寥数人,可登顶路上,又藏了多少皑皑白骨。

常人没法领略绝顶的风采,却拥有脚踏实地的安稳。谁又能说得清对错得失?


剑光一闪即逝。两人交换了位置。

铭站得略有些不稳,面色苍白,但依旧淡然。

厉背靠青松,剑依旧在身前两尺,眼神又开始不断变幻。

现场一片死寂。

“谁能告诉我,到底...谁胜了?”


谁胜了。

这是江湖对决的成因,也是江湖对决的结果。

谁也不想败,也许,谁也没把握胜。但在江湖,总要分胜负,也总有非胜不可的理由。一旦登顶,岂有退路?

对绝顶高手而言,成王败寇的对决,何曾在意过山脚的目光?但终究逃不过山脚的目光。无人仰望的巅峰没有争夺的意义。

所以对决有必然性,仰望同样不可避免。

我像是在给自己找借口。


一个楚楚动人的女子缓缓步入场中。

“你们...别打了...”虽有些凄凉,但银铃般的声音还是轻易便飘遍了全场。

铭的面色变了变,随即恢复了淡然,只是更加惨白。

厉稳定在了清明状态。看着眼前的女子,眼中竟似有几分苦涩。


剑和情的关系就像英雄和美人。

无情之剑锋而不仁。没有美人的相伴,绝顶唯有独立,再强的英雄终究是孤家寡人。

无剑之情柔而不坚。没有英雄的守护,闺阁只能独处,再美的容颜终究是孤芳自赏。

女子的出现、出声,两人的反应,无疑为这场几乎不该存在于人间的对决增添了几分江湖味道。

只有江湖人为情拔剑。只有江湖人因剑生情。

这才有看头,我想。


“对不起,姐姐...”凄然的声音并没有能动摇铭的心情。

女子走向了厉。厉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这让围观的人明白,原来他也有感情。原来他练得,还是江湖剑。

女子替厉擦了擦鼻尖的汗。

“别打了,好么?”美眸中盈满泪水。

“我不杀她。她杀不了我。”厉的眼中全是坚定。

女子脸庞滑落一颗泪珠,随即走到了一旁,不再言语。


出剑不能不流血,动情不会不伤心。


一片惊呼中,铭惊疑的看着倒下的厉,眼中满是复杂。

女子缓缓走上,含笑递出她的纱巾。沾着厉汗水的纱巾。

铭接过纱巾,轻轻嗅了嗅,皱起了眉头。

“我不会让他胜过你的。姐姐。”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不会缺背叛。

背叛即为不忠,但有的忠诚却唯有背叛。

“她动手脚了?!这个贱女人!枉厉大侠如此信任于你......”

“这是剑圣之间的对决,你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下迷药?!”

“贱人!毁了一场惊天对决,毁了一代剑客。你该当何罪?!”

......

群情激荡。


在江湖的立场上,并非所有个人的行为都能得到理解。甚至,大部分是得不到理解的。

对众人而言,他们的直观感受才是最能信得过的。在他们眼里,背叛只是背叛,不仅背叛了对决,更背叛了江湖的期待。违背了江湖人的意志,就将站在江湖人的对立面。侠客倍受赞誉,恶棍饱经唾弃;所谓正,所谓邪,所谓道义。定规则的是胜者,决定权却在江湖。

所谓舆论的力量,即是普通江湖人的集体力量。这是一股强大不可控的力量。


女子旁若无人的娇笑,她终究为姐姐尽了一份力。

“多事!”铭皱眉出声,突然出手。

女子倒在了厉的旁边。

“这是我两人的决斗。这是我的剑,这是我的江湖。你不配帮我。”

旁人先是一惊,随即齐声叫好。

所谓舆论的力量,即是普通江湖人的集体力量。这是一股强大而易受干扰的力量。


这是一场失败的背叛。

却成就了一次成功的偶然。

当苦心的努力最终却弄巧成拙,到底该忠于谁?背叛谁?

铭恢复了淡然,飘离而去。

离开了所有人的视线,她的脸上浮起了淡淡的笑意。

当苦心的努力最终却落入了另一个圈套,到底什么是真?谁才该信?

这成就了一次成功的偶然。亦或是,必然。




“卡!好了,大家都表现的很好。可以休息了。”

喊完话,副导凑到我的跟前,“导演,你看,这次怎么样?咱们《江湖》是不是可以杀青了?”

“很不错。每个演员对人物把握得都很到位。再检查一下,没有问题就行了。”

“多亏了导演的得当指挥和对人物深刻的剖析。这次我们一定能大获全胜!”

“所以说,拍戏最重要的是用心。要用心把自己融入其中,你不入戏,如何拍好戏?一旦入戏,不仅能拍好每一个镜头,更能从中获得很多人生至理。”看着场上被助手们众星捧月护送下去的演员们,我笑着拍了拍副导的肩膀,“我很看好你。好好努力。记得,要用心!”

副导振奋的完成着自己的工作,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有的举手之劳,却能起到出乎意料的作用。那又何必吝啬?举手之劳而已。

“你干了什么?!你知道这件衣服多贵吗?!卖了你都赔不起!”刚刚还躺在地上的“厉”又因为场记的失误大发雷霆。

“对...对不起,我...晚上没时间。”同样刚刚躺在地上的“动人女子”再一次在副导面前羞红了脸轻声拒绝。

有的人活着就像在演戏,有的人就像在戏里活着。

戏里的角色被演绎得活灵活现,戏外的人却依旧为生计没日没夜。

挥剑的也许并非剑客,背叛的也许并非无情;怒发冲冠的也许并不愤怒,淡泊名利的也许并不淡泊。

戏里的江湖是侠骨柔肠,戏外的江湖却可能只是茶盐油米。

一个江湖中的绝顶者,也许只是另一个江湖中的仰望者。

这就是江湖的可笑之处。这就是江湖的魅力所在。

“贾家庄到了!除了自然景色很美,这里还深得导演们的喜爱。大家可要注意,随便一个路人甲都可能是大明星哦......”一个旅行团缓缓路过。

“假加装?”我笑而不语。

一身便装的“铭”坐在副驾驶座。

“终于结束了!辛苦了,今天一定好好陪你放松放松!”我笑着对“铭”说。

“铭”一改淡然,热情洋溢,媚眼横飞。只是眼底那丝黯然还是没有逃过我的眼睛。

我心情大好。

江湖,剑,情。那些都不是我的江湖。

看着刚刚的“剑圣”靠在怀中,看着野心勃勃的副导四处忙乱,看着“厉”在戏外的厉害,看着女配角无人问津黯然的藏在角落,看着刚刚见证了一场“江湖对决”的人们此刻投来的仰望的目光......

呵,这才是我的江湖!


(写在最后的话:一般来说本文是少有人能看到的,即使能看到,能看到这里的也将寥寥无几。但还是不能坏了规矩。本文系高中所作,其时为众多作品的观后感合集,故而显得杂而乱,没有章法。今日稍作删改,只为开个好头,提醒自己适时下笔才能不辍于文。最后的最后,本文的插图只因为个人喜好,想象中完美的角色就是这几位了,但与文章内容无关,对她们只有满满的爱。请洒潘江,各倾陆海云尔。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