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笔记(第六十二回)

第六十二回 涤垢洗心惟扫塔 付魔归正乃修身


师徒四人不一日就过了八百里火焰山,西行多日,又入秋末冬初时节。正走着,忽见前方一座城池,玄奘勒住马说道:“悟空,你看那城池挺气派啊,是什么地方?”

猴哥套头观看,只见这城池巍峨,比那长安城也不逊色几分,说道:“师父,这肯定是统领一方的帝王之城了。”

老猪笑道:“哼哼!你怎么知道的?”

猴哥说道:“你看这城墙,看那么多城门,再看那里面的亭台楼阁,这是一般的地方嘛。”

老沙说道:“还是哥哥懂得多,那这是哪儿啊?”

猴哥挠挠脑袋说道:“……这儿又没有牌匾,我怎么知道。咱们到城里问问吧。”

四人进了城,街道两旁商铺林立,路上车水马龙,一派繁荣景象,却见路边有十几个和尚,一个个披枷带锁,衣衫褴褛,沿路乞讨。

玄奘看了叹道:“唉,我们和尚怎么混成这样了。”于是对猴哥说道:“悟空,你上前去问问,他们这是犯什么罪了?”

猴哥随即上前询问:“那些和尚,你们是那儿的?为什么带着枷锁?”

和尚们说道:“爷爷,我们是金光寺被冤枉的和尚。”

猴哥问道:“金光寺在哪儿?”

和尚们说:“转过那前面那路口就是了。”

猴哥拉着和尚来到玄奘马前,问道:“怎么被冤枉了?你说说我听听?”

和尚们说:“爷爷啊,也不知道你们是从哪儿来的,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到荒山没人的地方,我们才能跟你们说。”

玄奘点头道:“也是,咱们去他们寺里说罢。”

众人一同来道山门,只见门上写着七个金字“敕建护国金光寺”。师徒们进了寺院,只见里面冷冷清清,半分香火也没有。玄奘看了一阵心酸,眼泪都留下来了。

众僧迎着玄奘进了寺庙,玄奘焚香拜过后,转到后面,又见柱子上帮着几个小和尚,玄奘又不忍心看了。

方丈和众僧出来迎接,看了看玄奘四人,纷纷上前磕头道:“几位老爷是不是从东土大唐来的?”

猴哥笑道:“你这和尚难道是先知嘛?我们就是大唐来的,你怎么知道的?”

众僧道:“爷爷,不是我们未卜先知,只是受了冤屈,没处分辨,日日哭天喊地,估计是惊动了天神。昨天晚上我们每人都做了一个梦,说有个东土大唐来的圣僧能救我们的性命,帮我们洗脱冤屈。今天看几位老爷相貌异于常人,所以想可能就是你们了。”

玄奘听说能救这些和尚,大喜道:“你们这事儿哪儿?有什么冤屈?”

众僧说道:“爷爷,我们这儿名叫祭赛国,是西方的大国。当年有四国朝贡,南月陀国,北高昌国,东西梁国,西本钵国,每年进贡美玉明珠,娇妃骏马。我们也不动用武力,他们自然拜我们为上邦。”

玄奘说道:“噢?那你们国王肯定治国有道,文武贤良咯?”

众僧道:“那倒也不是,是我们这金光寺,宝塔上自然祥云笼罩,昼喷彩气,夜放霞光,万里之外都能看见,大家以为我们这儿是天府之国,所以才来进攻。但是三年前秋天夜里下了一场血雨,大家都很害怕,公卿大臣们纷纷上奏国王,不知道老天爷因为什么事儿责怪我们。那会儿请道士作法,和尚念经,就怕有什么灾难发生。谁想到我们这血雨把我们金光寺黄金宝塔弄脏了,再也不发光了。这两年别的国家也不来进贡了。我们国王想要发兵征讨,众臣却对国王说是我们寺里的和尚偷了塔里的宝物,所以塔才不发光了,外国才不来进贡。那昏君不明是非,那些贼官就把我们寺里的和尚抓取拷打。当时我们这里有三辈和尚,前两辈都被拷打死了,现在又要抓我们这辈和尚问罪,戴枷锁。老爷在上,我们怎么敢昧着良心偷塔里的宝贝呢!爷爷千万看在咱们都是和尚的份儿上,发发慈悲,广施法力救救我们吧!”

玄奘听了点头叹道:“唉,这事儿还真不好说。一来是朝廷失察了,二来也是你们金光寺有难。也不知为何血雨弄脏了宝塔,你们为什么不跟国王据理力争呢?”

众僧道:“爷爷啊,我们凡人怎么能知道天意,况且前辈们都分辩不清,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

玄奘道:“悟空,现在几点了?”

猴哥看看天儿说道:“三点多了吧。”

玄奘说道:“我想面见国王换通关文牒,但是这寺院的事儿弄不明白,我也没法跟国王说。当初我从长安城出来,曾经发誓遇寺拜佛,见塔扫塔。现在这些僧人都是因为宝塔的事儿受了牵连。悟空你去给我找一吧新扫帚,等我沐浴更衣,上去扫扫塔,看看那脏东西到底是什么,弄明白了也好面见国王,救这一寺和尚的性命。”

那些和尚听了,连忙跑到后厨拿来厨刀,递给老猪说道:“这位爷爷,你用刀把那些小和尚的锁链都劈开吧,让他们去给你们安排斋饭,服侍老爷沐浴更衣,我们上街化把新扫帚来给老爷扫塔。”

老猪笑道:“开锁容易,不用刀。看见那边那个毛脸的爷爷了吗,那是开锁专业户。”

猴哥听了上前使个解锁法,用手一抹,几把锁具自己就掉了小来。

小和尚们得了自由,纷纷跑到厨房准备斋饭了。


天色渐晚,司徒四人吃过斋饭,又有几个和尚从街上回来,化来了两把扫帚。又有小和尚请玄奘洗澡。玄奘沐浴后,换了新衣服,拿了扫帚对众僧们说道:“你们放心睡觉去吧,我去扫塔了。”

猴哥说道:“师父,那塔上被血雨弄脏了,我怕生出妖怪什么的,我跟你一起去怎么样?”

玄奘听了大喜道:“好好!”

于是两人各拿一把扫帚,先到了大殿上,点了琉璃灯,烧了香,玄奘在佛前拜道:“弟子陈玄奘奉东土大唐皇帝钦差,前往灵山参见如来佛祖取经,路过祭赛国金光寺,本寺僧人对弟子说明了冤情,弟子诚心扫塔,希望我佛显灵,告诉弟子这塔哪儿脏了,我好帮寺里僧人洗脱冤屈。”

拜过了佛像,玄奘和猴哥就打开塔门,从第一层开始往上扫。等扫到第七层,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猴哥见玄奘有点儿困了,说道:“师父,困了你就先坐下吧,等老孙帮你扫。”

玄奘问道:“这塔一共多少层啊?”

猴哥道:“估计十三层呢。”

玄奘强打精神道:“高低得扫完。”勉强又扫了三层,只觉腰酸腿疼,就坐在第十层台阶上,说道:“悟空,我不行了,你帮我把剩下三层扫了吧,扫完了就下来。”

猴哥点点头,继续往上扫,正扫到第十二层,忽听塔顶上有人说话的声音。猴哥暗想道:“怪了怪了!这大半夜的谁在塔顶上说话?肯定是妖怪!我去看看!”想罢轻轻夹起扫帚,撩起衣摆,纵身上半空观看。

只见第十三层塔里坐着两个妖怪,面前放了些饭菜,一个空碗和一把壶,正在猜拳喝酒呢。

猴哥扔了扫帚,掏出棒子冲进塔里喝到:“好妖怪!偷塔上宝贝的原来是你们俩!”

两个妖怪被吓了一大跳,慌忙抄起面前的碗乱扔。

猴哥用铁棒挡开,拦住去路说道:“我要是把你俩打死,就问不出口供了。”说罢用棒子把两个妖怪壁咚了。

两个妖怪动弹不得,大喊道:“饶命饶命!不管我们俩的事儿,偷宝贝的在别处呢。”

猴哥听了一手拿了一个妖怪,带到第十层见了玄奘,说道:“师父,抓住偷宝贝的贼了。”

玄奘正打盹儿呢,一下惊醒,听了又惊又喜,问道:“哪儿抓来的?”

猴哥把两个妖怪揪到玄奘身前,按跪下了,说道:“他俩在塔顶喝酒猜拳,是我听到声音,跳上去抓来了。好让师父你审审他们,问问是哪儿来的妖怪,偷的宝贝在呢儿呢,”

两个妖怪战战兢兢的,嘴里只喊着“饶命”听了这话连忙如实招来:“我们两个是乱石山碧波潭万圣龙王派来巡塔的。他叫奔波儿灞,我叫灞波儿奔,他是鲇鱼怪,我是黑鱼精。我们万圣老龙王生了一个女儿,就叫做万圣公主。那公主长得那叫一个漂亮啊,嘿嘿嘿……那个,后来公主招了个驸马,叫做九头驸马,神通广大。前年龙王来到这里,下了一阵血雨,弄脏了宝塔,偷走了塔里的舍利子。公主又去大罗天上凌霄殿前,偷了王母娘娘的九叶灵芝草,把这两件宝贝放在碧波潭下,日夜生辉。最近听说有个孙悟空往西天取经,都说他神通广大,一路上专门儿没事儿找事儿,所以龙王就派我们到这儿来巡逻,要是那孙悟空来了我们及时通报,也好有个准备。”

正说着,老猪带着两三个小和尚,提着灯笼从塔下走上来问道:“师父,扫完了塔怎么还不回去睡觉?在这儿聊什么呢?”

猴哥说道:“兄弟,你来的正好儿,这塔上的宝贝是让那万圣老龙偷走了。又派了这两个小妖怪巡塔,背我抓住了。”

老猪问道:“哼哼!这是什么妖怪?叫什么名字?”

猴哥说道:“刚供出来,一个叫奔波儿灞,一个叫灞波儿奔,一个是鲇鱼怪,一个是黑鱼精。”

老猪听了说道:“既然是妖怪,问出了口供怎么不打死?”抡起耙子就要打。

猴哥连忙拦住说道:“别啊,留着活的,好带去跟那国王交待,也好去找回那宝贝。”

于是老猪和猴哥一人提着一个妖怪下了塔。

妖怪还喊呢:“饶命饶命!”

老猪笑道:“哼哼!正要做些鲜鱼汤,给那些受冤枉的和尚们喝呢。”

小和尚们见抓到了妖怪,个个欢欢喜喜,跑回去跟众僧说道:“噢噢!咱们有救啦!偷宝贝的妖怪已经被爷爷们抓来啦!”

猴哥吩咐道:“拿铁索来,穿了琵琶骨锁在这儿。你们好好看着,我们睡觉去了,明天再处置。”

众僧们依言绑了妖怪,仔细看守。


第二天一早,玄奘说道:“我和悟空入朝换文牒去。”两人整理好仪容仪表,拿上文牒要出门,老猪问道:“怎么不带着那两个妖怪去?”

猴哥道:“等我们跟国王说明白了,他肯定派人来提妖怪。”

两人到了皇宫外,黄门官进殿禀报。国王一听是大唐来的圣僧,连忙宣见。

玄奘和猴哥进了大殿,两旁文武百官见了猴哥的样子都吓尿了,一眼都不敢多看。见了国王,猴哥抱着手站在一旁,玄奘一顿磕,拜道:“臣僧乃南瞻部洲东土大唐国差来拜西方天竺国大雷音寺佛祖求取真经的,路过宝地不敢擅自通过,特来倒换通关文牒。”

国王闻言大喜,叫呈上文牒查验。国王看过了文牒,心中喜悦,说道:“你们大唐皇帝是明主啊,能选出像你这样的高僧,不惧路途遥远,前去西方拜佛求经;可惜寡人这里的和尚只知道专心做贼,欺君败国啊!”

玄奘合掌问道:“怎么说?”

国王叹道:“寡人这国,是西域上邦,本来四夷朝贡,都是因为国内有个金光寺,寺里有座黄金宝塔,那塔顶光彩冲天,最近被那寺里的贼偷走了塔里的宝贝,三年都没放光了。那些国家也就不来进贡了,寡人恨死那些贼了。”

玄奘合掌笑道:“万岁,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咯。贫僧昨天到了贵国,一进城门就见了十几个戴枷锁的和尚,问明缘由,贫僧夜扫宝塔,已经把那偷宝贝的妖贼抓住了。”

国王美翻了,问道:“那妖贼现在在哪里?”

玄奘说:“现在呗我徒弟锁在金光寺里。”

“锦衣卫何在!”国王吩咐道:“快去金光寺把妖贼带上来!寡人要亲自审问!”

玄奘说道:“万岁,虽然有锦衣卫在,还得我徒弟一起去才好。”

“高徒何在?”国王问道。

玄奘用手指了指猴哥,道:“那不在那儿站着呢吗。”

国王见了大惊道:“圣僧你长的这么帅,怎么徒弟这么寒碜。”

猴哥听见了大喊道:“陛下,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长得帅能抓妖怪嘛?”

国王听了转惊为喜,道:“圣僧说的是,能抓妖怪,把宝贝妖怪回来就好!”随即命令锦衣卫好生服侍猴哥去提妖怪。

众锦衣卫准备一乘大轿子,八个人抬着猴哥来到了金光寺,惊动了满城百姓,都来看圣僧和妖贼。

老猪老沙听见动静,以为是国王派人来了,赶紧出来迎接,再一看是猴哥坐在轿子上,老猪上前笑道:“哼哼!哥哥,这可合了你的身份了。”

猴哥下了轿子,搀着老猪问道:“怎么说?”

老猪道:“你看你,打着黄伞,八个人抬着呢,却不是个美猴王吗。”

猴哥心儿里美,笑道:“别扯淡。”于是解开两个小妖怪,带了就要回去。

老沙上赶着道:“哥哥,嘿嘿,那个啥,也带小弟去见见国王呗。”

猴哥说道:“你就在这儿看着马匹行李吧。”

那些带枷锁的和尚说道:“爷爷们都去见国王受赏赐吧,我们在这儿帮你们看着行李。”

猴哥道:“既然这样,我们先去见国王,回来就解开你们的枷锁。”

于是老猪老沙各抓了个妖怪,猴哥还坐着轿子,回到了皇宫里。


国王见了两个妖怪,拿着劲儿审问道:“你们是哪儿的妖怪,什么时候来到寡人的地盘,那年偷了宝贝,你们一伙有多少人,一一招来!”

两个妖怪都吓尿了,锁骨周围呲呲冒血都不知道疼,供道:“三年前七月初一,有个万圣龙王,率领众多亲戚居住在本国东南,离这里有百十里路,有座山叫乱石山,有处潭水叫做碧波潭。龙王生了个女儿,叫做万圣公主,长的那叫一个漂亮啊,嘿嘿嘿……招了个九头驸马,神通广大。他知道你们这塔上的宝贝,就跟龙王合谋,先下了一场血雨,后把舍利子偷走了。现在在碧波潭下龙宫里放着,可亮了呢!后来万圣公主又去天上偷来了王母灵芝,托着舍利子。我们两个可不是贼头儿啊,就是龙王派来的碎催。我们说的都是实话。”

国王道:“既然认了罪,就报上自家姓名。”

妖怪道:“他叫奔波儿灞,我叫灞波儿奔,他是鲇鱼怪,我是黑鱼精。”

国王让锦衣卫把两个妖怪压了下去,传旨赦了金光寺众僧的枷锁,又安排光禄寺大摆筵席,在麒麟殿上谢玄奘抓贼有功,请圣僧抓捕贼头儿。

光禄寺准备了荤素两样宴席,国王请玄奘四人落座,问道:“敢问圣僧尊号?”

玄奘合掌道:“贫僧俗家姓陈,法名玄奘。蒙君主赐姓唐,贱号三藏。”

国王又问:“圣僧高徒怎么称呼?”

玄奘又把猴哥哥儿仨的事儿说了,众人聊了些有的没的。老猪只顾一顿吃。

这顿饭一直吃到下午才散,国王又吩咐把宴席挪到建章宫,道:“请圣僧们再吃一顿,想办法抓捕贼头,把塔里的宝贝取回来。”

玄奘说道:“国王不用再请客了,我们这就去抓妖怪。”

国王不肯,又请玄奘四人到建章宫吃了一顿。国王问道:“哪位圣僧去抓妖怪?”

玄奘道:“让大徒弟孙悟空去。”

猴哥听了一拱手,算是答应了。

国王问道:“孙长老去抓妖怪,要带多少人马?什么时候出城?”

老猪吃饱了又来劲儿了,邀功心切,大喊道:“哼哼!还要什么人马!还什么时候出城!就趁着现在酒足饭饱,我跟我师兄一起去,什么妖怪宝贝还不是手到擒来!”

国王又问道:“二位长老不带人马,需要兵器吗?”

老猪笑道:“你家的兵器我们用不惯,我们哥俩自己有兵器。”

国王听了命人取来大酒杯,要给猴哥老猪送行。

猴哥道:“酒就不喝了,只是让锦衣卫把那两个小妖怪带上来,我们有用。”

国王随即传旨,带上了两个妖怪。

猴哥和老猪一人抓了一个,驾着云往东南去了。

国王见他俩能腾云驾雾都看傻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