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南怀瑾《论语别裁》(颜渊三)

读南怀瑾《论语别裁》(颜渊三)_第1张图片
17.季康子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

译:季康子问孔子政治。孔子说,所谓政治的道理,就是领导社会走上一个正道。只要你领导人自己做得正,下面的风气就自然正了。

18.季康子患盗,问于孔子。孔子对曰:苟子之不欲,虽赏之不窃。

译:季康子问孔子,强盗土匪这么多,该怎么办?孔子说很简单,你所不要的,丢在路上,人家也不要,更不会偷,不会抢。

19.季康子文政于孔子曰:如杀无道,以就有道。何如?孔子对曰:子为政,焉用杀?子愈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

译:季康子又问孔子说,用以杀止杀的方法,把坏人杀掉,归到正道那里去,怎么样?孔子说,为政之道,并不是靠杀人而能够成功的,应该以自己的道德来做领导。你自己用善心来行事,下面的风气自然跟着善化了。君子之德像风一样,普通人的德像草一样,如果有一阵风吹过,草一定跟着风的方向倒。风的力量越大,草倾向的力量就越大。

20.子张问:士何如斯可谓之达矣?子曰:何哉?尔所谓达者?子张对曰:在邦必闻,在家必闻。子曰:是闻也,非达也。夫达也者:质直而好义,察言而观色,虑以下人,在邦必达,在家必达。夫达也者:色取仁而行违,居之不疑,在邦必闻,在家必闻。

质直:本质的正直,没有歪曲的心思。好义:慷慨好义。虑:智虑,包括思想和学问。下人:对人谦虚不傲慢。

译:子张问孔子,一个知识分子,要怎样才能在社会上站起来,才够得上称为通达、豁达?孔子听了子路的问题,反问他,你的观念中“达”是什么样子?子张说,我所说的达的意思,是全国上下大家都知道他,名闻天下,在家乡也是各个都知道。

孔子听了子路对达所下的定义后,便说,你对达的观念搞错了。一个人到处知道他的名,那叫有名气。有名气的人叫作闻人,而不是达人。

那怎样才算达人呢?一、品质正直,没有歪曲的心思,做人做事,不用手段,不用权术。二、慷慨好义。三、有眼光,有先见之明。听了一些理论后,根据一些资料,加以智慧判断,就可以看出态势来。四、对人谦虚不傲慢,自己并不以为自己了不起。要具备这几个条件,才能算是贤达的人。

孔子又告诉子张,他所说的只是出名的人,往往只做表面工作。表面上做的是善事,态度取的事仁,而真正的行为并不是那么回事。而且这样久了,自己也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对。像这一类人,虽然也会出大名,但到底不算是达人。成为达人要有达人的条件,达人的道德。

21.樊迟从游于舞雩之下,曰:敢问崇德、修慝(te)、辨惑?子曰:善哉问!先事后得,非崇德与?攻其恶,无攻人之恶,非修慝与?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亲,非惑也?

樊迟:孔子学生。舞雩:相当于现在的交谊厅。

译:有一次,樊迟跟孔子在舞雩之下,他向孔子请教了三个问题。一是如何崇德,就是如何使自己的心理、精神、修养达到高深的程度;二是如何修慝,就是如何改进自己内心思想、情绪;三是辨惑,就是怎样才不至于糊涂,怎样才是真正有眼光,有智慧,看得清楚。

孔子告诉樊迟,做人做事先不要考虑个人的利益与价值,认为是善的就先做了再说,后来自然有成果的,这就是德业。其次,专门反省自己的错误,不挑别人的毛病,这也是做起来很难的,做到了这一点,就是修慝。有些人为了一点小事,生起气来,把自己的身体生命都忘了,要与人拼命。犯了法弄出纰漏来,连带父母、妻子、儿女都受了罪,这不是最笨、最糊涂的事吗?

22.樊迟问仁。子曰:爱人。问知(智)。子曰:知人。樊迟未达。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樊迟退,见子夏曰:乡(向)也,吾见于夫子而问知(智)。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何谓也?子夏曰:富哉言乎!舜有天下,选于众,举皋陶,不仁者远矣;汤有天下,选于众,举伊尹,不仁者远矣。

乡:向,就是刚才,前些时的意思。

译:樊迟问什么叫仁。孔子说,能够爱一切人就是仁。樊迟再问什么叫智慧。孔子说,能够了解任何人就叫智。结果,樊迟对孔子的答复还是不能彻底了解。孔子便更引申地说,你还不大了解,那我再告诉你,假如做一个领导人,把正直的人提拔起来,而对邪曲的人先搁置起来,这样直道而行,就可以使原本邪曲的人,也变为直道之人了,坏人也会变成好人了。

可是樊迟还是没懂,退出之后,便来看子夏,来向这位孔门的高材生讨教。樊迟说,我刚才问老师什么是智,老师说“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这是什么意思?

子夏一听樊迟的话,就说,老师所讲的这两句话,内容实在太丰富了,包含的意义太大了。子夏为了使樊迟有更具体的了解,便举历史的故事来讲给他听。他说,舜当了皇帝的时候,在许多人中间,选了皋陶做助手,管理行政司法。皋陶一做他的助手以后,天下便没有冤枉的事,坏人都远离了,变好了,大家都心存厚道了。到了商汤的时候,举用伊尹,汤才有了天下。所以,无论如何,做人做事要用正人,用品格、才能、道德好的人,提拔这样的人,自然就行了。

23.子贡问友。子曰:忠告而善道,不可则止,毋自辱焉。

译:有一天,子贡问孔子交友之道,应该如何?孔子告诉子贡,交朋友之道,尽我们的忠心劝勉他,好好诱导他,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就不再勉强。假如过分了,那就不行,朋友的交情就没有了,变成冤家了。

24.曾子曰: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

文:包括文化思想。

译:曾子说,君子结交志同道合的朋友,目的在哪里呢?在于彼此辅助,达到仁的境界。

所谓仁就是爱人,也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和自处的高度修养,也可以说是做人的艺术。

颜渊篇第十二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