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院子里的鲸鱼(2)

第一章 夏夜故事会

长途的大巴车跑了2个小时才到县城,然后小武又和爷爷换乘短途的小公共回村。现在,村镇的路都修成了水泥路,跑起来平稳多了。这里没有大山,但也没有一望无际的平原,到处是高低起伏的长长山坡——爷爷说这是丘陵地区,方言就叫嵹(音jiang3,没有确切对应其含义的普通话词语,这个是拟音凑上的)——远远望出去就像大海里的波涛,一波波,起浮不定。
  汽车爬上一个大坡,眼前就出现一个下坡,下完坡又是上坡;有时候顺着坡底走,有时候就是爬一道一道的坡。公路两边不是果树上都是青色小苹果或套上的黄纸袋,庄稼地里玉米已经长到一人多高,齐齐排列——到处都郁郁葱葱,放眼望去,或浓或淡的绿色,直到极远处天与丘陵相接的地方。
  但小公共走村串户、走走停停地又折腾了一个小时,小武才远远望见爷爷住的村子——拐角路家村。爷爷还说过这里的民谣:前仓后仓,拐角路家新旺庄,老甲沟车元口,白石顶上收三斗。拐角路家是去十字道必经之路,南来北往,附近村经过这顺道休息一下,才被起了这个名字。相比起前几个村,老甲沟、车元口、白石顶三个地方则是个远近闻名的穷——地势高,本身没有大水库,勾山水库的水也上不去,靠天吃饭哪能收庄稼呢?
   远远的从嵹顶上看过去,村子里房前屋后到处都是树,浓密的绿色树荫处处,间或漏出青色、红色的屋瓦。烟囱里冒着袅袅轻烟,散入高空,原来已经到了傍晚时分了。
  太阳被西边的勾山遮住,晚霞余辉铺满半边天空。天色越来越快的变暗,四下农田里忙活的人正在收拾家伙事儿,三三两两的扛着农具收工回家,有人开着拖拉机‘突突突’的在西边山梁上驶过。
  刚进门,一只白地黑斑小狗就汪汪叫着跑出来,直扑到了小武跟前。小武连忙后退几步,突然小狗又犹豫起来,绕了着小巫转着圈嗅了嗅,瞅了瞅他,热情地摇起了尾巴来。
  小武这才敢骂它一句:“小熊猫,你这坏狗狗,不认识我了吗……”。
  吃完晚饭后,外面早就黑咕隆咚的了。爷爷抱了草席,提了井里的西瓜,小巫拿着蒲扇和奶奶一起爬上平房房顶吃瓜、乘凉。
  这里真安静阿,除了树上断断续续的知了叫声,还有远处几声小狗叫,再也没有别的声音——小武都能听到蚊子在身边飞舞的声音。天气有点闷热,爷爷和奶奶摇着大蒲扇,呼扇呼扇地赶着蚊子,还带来一阵阵凉风。吃完凉丝丝的西瓜,小武躺在草席上,青黑色的夜空中的星光稀疏,半圆的月亮挂在西边,,舒舒服服地,不知不觉就就要迷糊起来。
  “爷爷,给我讲个故事吧……不要牛郎织女啦,要我没听过的……”
  “唔,好吧。爷爷给你讲个狐狸精的故事吧……
  据老人说阿,狐狸年老成精,就能有法力,最能迷惑人了,咱们这土话叫这种狐狸精叫老皮子
  迷惑人干吗呢?它要吸人的阳气阿,来修炼自己的道行。呐,据说我们村北头有一家,那个老爷爷家的叔叔——小名叫大军,就是他据说都被迷了。
  大军那时候小,也得跟大人到上山下地干活。那时候,大人忙着种地,孩子们就满山遍野地自己跑出去玩。几个孩子原来在大嵹顶子那儿玩,跑来跑去就顺着引水渠跑到老窝金沟那去了,那边有个小水库。孩子们在水库边摘野果,打青蛙,玩了好一会,看看天快黑了就招呼着往回走,一边走一边看结果发现少了一个。孩子们到处喊,返回去找,怎么找也找不到,后来大人们过来,围着水库转了好几圈也没找到,以为是掉到水库里去了,又下水去摸也没有,你说奇怪不?
  原来呀,他就是被老皮子给迷魂了,这老皮子还是有法力,弄得障眼法让人看不到呢”
  “啊呀……人不见了?被吃了!?还是跑那去了,那他再也没回过家吗?”
  这么惊悚的故事可把小巫吓住了。“这以后谁还敢到出跑,转着玩?”
“哪,爷爷,他死没死啊?找到了么?”
“恩,当然没死啊。一直过了两天,沟下店村有个人从那走,这个人啊以前当过兵,挺厉害的。他在水库边休息歇脚的时候,发现水库东岸草丛里像是有人,过去一看是个小孩,给背到咱村打听才知道。小孩当时两天多没吃东西,倒没大有事,就是迷迷糊糊地,问啥也不知道,回家以后还生了一场病。村里人都说他是被老皮子领走了,直道今天他也不太精神呢”。
  “哦,知道了,我可不敢乱跑了,万一老狐狸也来迷惑我咋办。”
  “哈哈,别一个人乱跑阿”
  “哦……这么可怕的老皮子,不知道吃不吃人肉,噫~恐怖……”
  “老皮子一般不吃人,其他的妖精可就不好说了……”
  在爷爷的妖怪故事里,闷热随着夜风渐渐消散,小武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当小武被尿憋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是躺在家里的炕上了,挂着蚊帐,窗户外面月光淡淡的,隐约有不知名的小虫子在低低地鸣叫。
  他刚到院子里,忽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隐隐约约、低低长长,好像风吹过瓶子口,随风回绕……
  “难道是,老狐狸精出现了?”小武很是心虚地快速看看周围,,很好,虽然到处黑黢黢的,但在月光下的东西还是能看清的,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可是还是心里怕怕的,不敢往外去,站在门口就撒开了。在关门的时候,似乎看到水井盖子那里有蓝色的光斑一闪而过。
  什么东西?
  当回到炕上的时候,小巫还是感觉有点扑通扑通的跳,“奇怪的蓝光,有妖怪吗?”
  “爷爷,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钻回蚊帐,小武忍不住问压蚊帐边角的爷爷。
  “唔?没有阿?什么声音?快睡吧……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