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好标题

周五,有阳光有风。

闹钟原本定的七点半,醒来看到墙上光影斑驳。一瞬间,想起了李沧东的《绿洲》。昨夜无梦,醒来忧愁。盘坐在床上,风吹起那件带亮片的衣服呼喇喇,光就在房间里碎了一地。一瞬间,又想起了"理想"这个词。

一千种选择,最无聊的一种最受欢迎。

地铁车厢换了新广告,热带水果从车头蜿蜒到车尾,乘客看起来都只差烦恼。

四个年轻人坐在旁边,一个女孩子肤白貌美,另一个女孩子很像余秀华,一个男孩子穿了绿色的运动外套,另一个男孩子低头玩手机。姑娘打着手语,男孩子笑得灿烂。没有声音的交流,说出的话都是的秘密。

一直在思考,自己是什么想要什么。

想来想去,终于人群涌进来的霎那明白

我是什么,想要什么。

我是巴甫洛夫的狗却一直妄想着革命。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