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对我多宠爱,你的话就伤我有多深。。。

   曾经,我是你捧在手心里的宝,你对我的无私疼爱一直让我引以为傲。      ——题记

你曾对我多宠爱,你的话就伤我有多深。。。_第1张图片
我是你手心里的宝

   小花是家里的第一个孩子,当时叔叔们都还没分家。作为家里第三代的第一个小孩,哪怕是在重男轻女深入人心的农村里,小花也是被六七个大人团团围着的小宝贝。

    小时候的小花,头发卷卷的,总爱穿一条红色的小短裙。刚会跑的小女孩透着那么一股子灵气,蹲下来的时候像个小大人一样一手捏一边裙角,往中间一折,确信不会走光了,才慢慢的蹲下去。那时夏天的夜晚,小花像只萤火虫一样闪亮在那个乡村。

    后来,叔叔们有了婶婶,小花也多了一个可爱的弟弟,一家四口住在挨着麦田的小小房子里。尽管弟弟很可爱,妈妈也不会把鸡腿都放到弟弟的碗里,爸爸会夹起更肥一点的鸡腿给小花,这时的小花,笑得比院子里的石榴花还要红火,还要明艳。

    小花上小学的时候成绩特别好,经常被邻里乡亲当做教育自己孩子的榜样。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好,但只要是对小花学习有用的资料,爸爸总是毫不犹豫的买给小花。

    小花学习也更加努力,初中考上了县里最好的中学,而且是村里唯一的一个。

    小花永远都记得通知下来那天父亲带笑的眼睛,像极了那年石榴树下,驮着小小的小花伸手折石榴花的时候。。。

 可是,高中时期的小花成绩却不那么稳定,时好时坏,最终高考失利,去了本省的一所三本院校。

    大三寒假,小花去南方的一座城市打工。初五,小花带着思念回了家。父亲接过小花的行李,嘘寒问暖过后不经意间说了句“开学就不给你打钱了,你挣得钱应该够你生活费了。”小花回家的欣喜被这句话减淡了几分,虽然小花本就是这样想的,可话从父亲醉了说出来还是有一丝莫名的难受。

    大四小花开始了实习,公司过年安排值班,小花给家里打电话说了情况,父亲并没有很诧异,反而是问了句“春节值班工资高吧,家里过年就那样,你这几天值班能得小一千呢。。。”小花打断了父亲的话“我先去忙了,改天再说”,她怕下一秒自己会忍不住哭出声。。。

    值班的事有了变故,小花,腊月二十七赶回老家。到家正好中午,家里人一起吃了顿美美的午饭。

 饭后小花在和弟弟玩闹,父亲突然来了句,小花过年回来带多少钱啊?小花楞了一下,“我钱包不是丢了吗,钱都取不出来就,就问朋友借了二百多块钱。。”父亲也没再说什么。小花当时就有点震惊,虽然自己开始工作了,可是毕竟还没毕业,父母怎么就开始要求贴补家用了。。。 后来听母亲提起,父亲老板手头紧,工资拖欠着没给,置办年货的钱不太够。。。

 毕业后的小花不甘心在实习的公司混日子,生了想要去北上广闯一闯的心思,有碍于母亲和奶奶的担心一直未成行。

   那日,小花向父亲倾吐内心的苦闷,又试探性提起准备去大城市追寻自己的梦想,以为父亲就算不阻止也不会支持,谁料父亲竟然说“你也大了,自己的事情自己操心,咱家的情况你也知道,我也帮不了你什么,尤其是钱财方面。”

 后来,小花去了一直梦想的城市,再难再苦的时候也没有向父亲开口要过一分钱。小花知道,自己该独立了。自己再也不是那个可以在父亲背上骑高高的小女孩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