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边疆 -----《寻求安全感的中国》之二

边疆一词的设定,意味着距离的拉大和控制的减弱,边疆具备了地缘政治的所有特色,既是屏障,也是失控的代名词。


在《寻求安全感的中国》一书中也有曾讲到边疆所带来的挑战,中国从一个帝国变为共和国,但是从管制上并未脱离帝国的思维,从近代欧洲的变迁和苏联的崩溃中,其中族群主义所带来的独立林立。从这个意义上讲,大一统的格局是要接受挑战,况且以国家认同感去取代民族认同感,存在一个巨大的鸿沟。

新的边疆,占据了中国四分之一的面积,而这在广袤的土地上,民族主义是最容易产生的情绪和认同,也因这种主义,仇恨随之而来。在台湾的《赛德克巴莱》中有一句台词值得引起重视:如果文明是要我们卑躬屈膝,那我就让你们看到野蛮的骄傲!

我无意以野蛮来定义边疆,但是边疆有边疆的骄傲,在梅尔吉布森的一部电影中《启示》中有这样的表述,这部电影展示的是玛雅文明历程中的一段,在这部电影中,针对狩猎地,此片主人公曾这样说:我的父亲在这里打猎,我也将在这片土地上打猎,我的儿子和孙子也将在这片土地上打猎。

这个就是土地的定义。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