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阶夜色凉如水

文/萧让听雪

夜,离殇。

白色的天,又一次黑了下来,不停地重复着昨日的欢笑与艰辛。

寂静的夜,又一次暗了下来,每晚都是自在安然的凉爽与舒适。

空中飞来一只即将死去的蝉,由于浑身无力,翅膀一下子失去力量,飘落而下落在门口。这一幕被栓着的小黑狗看见了,好似没见过世面的孩子,对着面前的蝉,不停地犬吠。

夜风柔和地吹拂着屋檐,瓦片在风的伴奏下发出悦耳动听的歌,旁边的桐树也不甘示弱,尽力地向空中伸展腰肢,在皎洁的月光发出银色的光辉下,伴着桐树叶子的凤鸣,奏出一曲红尘情歌悠扬地飘进每一家每一户的清幽庭院中。

夜猫又发出慵懒的哀鸣,独自卧在墙头上昏睡。

各种水泥墙围着的小院子里,发出暗淡的灯光,一处连接一处,在如此美妙的夜晚,看上去就像音乐简谱上四线三格里的音符,随着黑夜的来临,灯光不停地有节奏地暗下去,周围一片漆黑,大地一片寂静,像个坟墓。

燥热的天气令人浑身出汗,忙碌一天下来整个身体也是粘糊糊的发出厚重的汗味儿。夜的到来,给了人稀释疲惫的心情,在夜幕的笼罩下,端出一盆温水独自在墙角处冲澡,是一天当中最舒服的时刻。

冲完澡,等待身体上的水分被柔软的风吹干,拿上一张凉席铺在自家小院子的平房顶上,躺在上面被风抚摸着身体,独自享受一天当中最美好的时刻。

最可气的就是夏天的蚊子,在你本该如此享受凉爽的风感受大自然的亲吻时候,可恶的蚊子见缝插针似的叮咬你的每一寸肌肤,你厌恶地动手去拍打它,它却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似的,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然后继续叮咬你。

夜,很寂静。星,点缀天空。

邻居家的狗听到什么动静了,胡乱叫唤。各种树木静静地站立在原地,守候着心中那一份温暖如春的情感。大地上的一切只有在夜晚的笼罩下才会显出原形,裸露出诱人的胴体,让人倾慕的投入她的怀抱里感受凉爽的土地带给你无比的温存。

记忆像是一把刀,在你有意无意之间戳痛你的脑海里那一个久已身藏深处的伤口,然后慢慢分割你的伤口愈合的地方,刀子与肉的摩擦声激荡起你额头上的汗珠不停地往下掉,而你所要做的就是咬紧牙关隐忍疼痛带给你的难受。

和往常一样天气很热,独自坐在平房之上,本以为可以好好享受夏夜的风会给自己带来凉爽的舒适,可是这一切美好的幻想都被周围嗡嗡嗡的花蚊子声音打破,让我不得不再回转屋里,继续承受炎热带给自己皮肤和精神两重性的打击。

《我的前半生》电视剧也快大结局了,在这个燥热的日子里,我没有时间看也没有条件看,我就想说说这本书,电视剧改版太多,书的原著在文字的阐述下也会有不一样的情感表达。这本书作者是亦舒,她是谁你不知道,我说个人你就知道了――倪匡!对了,亦舒就是倪匡的妹妹,倪匡是香港科幻武侠小说的代表人物,卫斯理系列就是他写的,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他和妹妹亦舒关系不太好,总觉得自己的妹妹太强势。

亦舒很喜欢鲁迅的文章,比较喜欢鲁迅《伤逝》里面的娟生和子君,就连自己的小说主人公名字都不变。《我的前半生》里写的也许就是男女婚后十年的感情问题,夫妻两个人出现了婚姻问题,都不敢去面对。

有时候,男人比女人更加脆弱,更加优柔寡断。

夜,幽静。

微风吹拂,星空暗淡。

我独自坐在窗前,想着心事。

今晚和以往的夜晚不同,因为今晚有风。

身边没有美酒佳肴,亦没有红颜知己,有的只是无边的寂静和漆黑的夜。

无数的燥热天气,早已经让我心生厌烦,但我又能怎样?唯有隐忍。

夜幕下,静坐如山的我,本想着自己能羽化而登仙,奈何周遭环境的恶劣,加上蚊虫叮咬,心生厌烦的少年渐渐被拉回现实,与看不了摸不着的蚊虫作斗争。

此刻的我亦没有忘记自己的兴趣爱好,默默地在心里幻想着一个遥不可及的文学梦和远离尘世的江湖世界。

远山如墨,沧桑老人独坐门前,他的面前摆着一幅棋。

世事如棋,你可曾参透?

桌上有酒,老人未喝,因为他的杯空着。

他的苍劲有力,紧捏着一枚棋子,久久悬停,最终他叹了口气:

我终究是输了。

少年走向了老人,他们喝酒,因为杯中有酒。

从黄昏到深夜,再到另一个黄昏,两人已不知喝了多少酒。

微醺,老人抬起手,问了少年一句:

抽烟吗?

少年微笑的看着老人,不说话。

良久。

少年起身走向门口。

老人面带微笑而死,仿佛看透了尘世,与他面前的棋局一样,一局输了,就输了生命。

……

狗的狂叫,把窗前的独自幻想的我拉回了残酷的现实,此刻的我依旧独自呆着。

天上偶尔有飞机飞过,空中的蝙蝠挥着翅膀,像是无家可归的孩子。

杨树默默地承受风的怒吼,摇摆不定的身躯像个不倒翁,随时都可能倒下去。

桐树张着他宽大的叶子,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胡乱地伸向空中,想要抓住风。

多愁善感的我明白,日子匆匆而过,必须紧紧抓住大好年华。

夜,无痕。

天,依然很热!

树梢连动都不动,树叶子也静止状态,像是漂浮在空中。这两天我是喝茶最多的,有时候大半夜也醒来喝茶,却很少去厕所小便,因为都出汗了。

吃过晚饭,独自站在平房上,一动不动,本想着站在高处,会有风吹拂,结果呢?额头的汗珠子顺着脸颊往下掉,胸口集结成片的汗珠连成一片,像一条小蛇爬进了裤腰。后背也有许多汗珠顺着腰往下躺,大腿上的汗珠掉到小腿上顺着皮肤流到了脚上,突然发现我也会脚心逼酒的功夫,只不过我逼出来的是汗。

如果一个人身上的汗流尽了,会不会脱水而死?

一条毛巾披在身上不停地擦汗,一整天都没有干过,皮肤被汗水浸透,越发地显白。

二楼的整栋屋子,就像一个蒸笼,我坐在里面不动,头上冒烟浑身出汗,感觉自己就像蒸桑拿。

白天最热37℃晚上也有28℃床上是不能躺的,在地上铺张席躺在上面也会出汗,总之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就想整个人泡在水缸里,撒点儿盐兑点儿白酒,边消暑边消毒。

整条毛巾都被汗水湿透了,搭在肩上甚至往下滴水,这时候你就用两只手一拧,汗水哗哗地流,湿了一地,然后再把毛巾披上肩,等待下一次被汗水浸湿。大晚上睡不着觉,出汗可以用毛巾擦掉,最可气的就是花蚊子的叮咬。听着蚊子嘤嘤嘤地飞,心里总是很厌烦,要是不管吧,指不定身体的某一处就被它叮咬个大扁皮疙瘩,挠也不是不挠吧痒痒,心里一急,浑身上下又多出了许多汗珠。

猫热的躲在墙角根儿上,慵懒地张着嘴,狗热的自己挖个坑卧里面不动,真想去北极拿块儿冰放在自己的胸口,冰镇一下胸中的那口热气。

夜幕降临了,我不愿自己再想天气热这件事,躺在凉席上面,慢慢地进入了心底那久违的梦乡,来稀释疲惫的心。

夜,无语。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