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作业

车子下了高速,开始在林荫道里穿行。这一段差不多二十公里的路,是前年刚刚修好的,车子不多,道路风景也好,崔竣降低了车速,一边对悦洋说:“我是大学毕业就穿警服了,从小有一种情结吧,就想做英雄。在基层派出所干了两年,后来考到刑警队,然后又到公安厅。”悦洋点点头。崔竣接着道:“基层忙,刑警压力大,公安厅也不轻松,总之,就是一直都很忙。”悦洋一笑,调侃他说:“所以没有女朋友?”崔竣顿了顿:“有过,前年分开了。”悦洋有些尴尬,崔竣接着说:“确实有点愧对人家,也能理解她的选择。”悦洋有些紧张,想了一下,随口“哦”了一声。崔竣接着说:“现在在大学,整体工作都轻松了很多,生活有规律也没有那么忙了。”悦洋继续沉默。崔竣顿了顿说:“其实到大学里,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是因为我受伤了,身体不能再适应刑警队的强度了。”悦洋一阵心疼,她转脸认真看着崔竣,崔竣侧头笑着看了她一眼,笑容还是那么明朗舒爽,仿佛说得不是自己一样:“不在脸上,我摘了一部分肝,不过恢复得不错!”悦洋忍住自己想流泪的冲动,她很心酸,心疼崔竣这么一个简单明了的自我介绍里,有那么多生死抉择和危险考验,她也很感谢崔竣,这么坦诚相告,这是她以前的感情中不曾有过的,清澈直接,又宽厚包容。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