凑合的感情,最终不欢而散

一、

悦子和余田分手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大半个专业都知道余田闯了女生宿舍,堵在悦子宿舍门口求悦子不要跟他分手。

余田闯女生宿舍那天,大家都在睡午觉,余田一边大力砸门一般喊悦子出去和她见一面。悦子不敢出去,我们其他三个人也怕,在相继接到余田的电话、短信轰炸之后,我们都默契的觉得余田已经疯了。

余田的声音太大了,班群里陆陆续续有人出来劝悦子出去好好谈谈,还有人偷偷观察了门外的余田,说他看起来是真舍不得。悦子站在门口,盯着手机,一言不发。

悦子和余田是在班级联谊上认识的,初高中没有牵绊住个对象的大学生们,看着别人成双成对的,总是等不及那个0.000049——据说两个人相爱的概率,于是办了花式各样的联谊活动来释放躁动不安的荷尔蒙。

悦子和余田都是班里的生活委员,在活动正式开始之前,两个人就一起出去采购,那两天余田就骑着自己的小电动到宿舍楼下等悦子,一起去买东西,然后约个饭,再骑着小电动把悦子送回来,第二天,下了大雨,悦子把伞借给了余田,就像电视里的烂俗情节一样,第三天,还伞,悦子还带回来一大袋零食,说是余田给我们买的,事情就算是成了一半。

第五天,活动结束,两个人就算是正式在一起了。

凑合的感情,最终不欢而散_第1张图片
图片源自网络


二、

大家都开玩笑说悦子和余田是一见钟情,悦子在别人面前也都笑着不置可否,但有一天在宿舍夜谈会的时候,跟我们说了掏心话:

“其实就是凑巧吧,最近身边的朋友一个个脱了单,突然也想谈个恋爱玩玩,恰好碰到他,在一起的时候也还聊得来,长得也还好,就凑合凑合玩玩吧,试一试。”

我忽然明白,在那一天和悦子在一起的不一定要是余田,只要那个人不至于太差,换成张田、李田都可以。

悦子并不需要一个在茫茫人海里,于她而言够特别的0.000049,她只是需要一个在她想玩恋爱游戏的时候,愿意一个和她配对的人,而余田恰恰撞上了。

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子里,相处模式和许多普通情侣的相处模式一样,互问早晚安,陪对方去上课,周末一起出去吃饭看电影,还一起有过一个三天的旅行。

开始的那么一个月,悦子倒也喜欢这样的相处模式,晚上有个人陪着散散步,周末有人带着去看电影,生活有点甜,况且余田对悦子是真的不错,悦子也总说他对自己好。

可是新鲜期一过去,两个人就开始把最真实的自己一面一面呈现出来,越来越多的矛盾让悦子明白两个人的三观根本不合。

悦子从小家里就这么一个宝贝,也算是娇养着的,喜欢小资一点的生活,平时喜欢吃吃甜品和蒸蒸桑拿,或者去一些环境比较好的咖啡馆坐坐,可是余田总觉着这些东西不实在,会让悦子不要浪费。而且悦子这个浪漫主义者,对未知充满期待,喜欢去尝试新事物,可余田性格比较保守,没有什么理想也没什么热情,喜欢按部就班的生活。

悦子不是余田在采购时看到的精打细算的悦子,余田也不是悦子以为的那个浪漫的余田。

悦子说,这不是她想要的爱情。

她不想玩了。

凑合的感情,最终不欢而散_第2张图片
图片源自网络


三、

悦子提出了分手,余田不肯,还把自己灌了个烂醉,悦子去看他,余田抱着悦子说他是真喜欢她,不能没有她。

我们劝悦子,不要勉强,三观不同将就不了。

可悦子还是把感动当了感情,以为迁就一下就会好的。

没有分手的余田很开心,于是带着悦子去了她心心念念要去的隔壁市一个大游乐场,也算是有趟短途旅行。

悦子走之前跟我们说看来余田开窍了,可是悦子却错了。

两个人一起出去的第二个晚上,余田和悦子睡了,两个人开的双人房,余田在半夜的时候爬上了悦子的床,悦子推搡着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发生完关系才觉得“恍若梦一场”

余田对悦子说,朋友告诉他只要和女生发生了关系,两个人的感情自然会更深的,他要捆住她,不让再她离开。余田说她会对悦子负责的,等毕业就结婚,家里已经在老家给他盖了一栋三层楼的房子。

悦子趴在被子上哭不出声来,这是她的第一次,她觉得事情不该是这样的,这样鲁莽,这样草率,而且不可挽回。

这一次,凑合过了头。

凑合的感情,最终不欢而散_第3张图片
图片源自网络



四、

返校之后,悦子是铁了心要和余田分手,这场游戏,她玩崩了。

悦子把余田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拉黑,看着以前的聊天记录,她骂了自己一句:“作。”

余田开始在教室门口,在食堂,在路上堵悦子,直到最后堵在寝室门口砸门。

“你给我一个理由,给我一个理由我就走。”

“我不喜欢你,一直都不喜欢。”

“不可能,你骗我,你自己看看我们的聊天信息,你怎么可以说是不喜欢我。你还和我一起出去玩。”

“我不喜欢你,不喜欢,我不过是看着你对我好,我贱,我作,是我错了,分手吧!”悦子拉开门,倚在门框上的余田红了眼,硬拽着悦子。

悦子朝他吼:“你现在就是一个疯子!”

余田看着眼前这个女生,始终不相信,那些甜蜜的话语都不代表“喜欢”

凑合的感情,最终不欢而散_第4张图片
图片源自网络


最后,

余田被大家劝走了,一个大男生,像是泄了气的灰色气球,一边走一边说:“她肯定不是不喜欢我。”

他不懂得,一开始悦子就没有动情,而他却用了心。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