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该如何优雅地老去?2018-02-18

  老黄是一个老民警,74岁。中年丧偶后再婚,和再婚的子女们生活在一起,虽然生活在一起20多年,感觉和亲生子女没什么差别,但是总感觉还是隔着什么。于是他本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信念,是一个老月光族,每个月4千多的工资花得一干二净。最近,他的牙齿掉得精光,他觉得应该和继子女们说一声。于是他把自己掉牙后的样子拍了一张照片给继女。女儿二话不说,从外地赶回看他,还拿了5000元给老爸做牙,然后委婉地说:“老爸,你要攒点钱了!”老黄心下不爽,“我都这把年纪了,你还让我攒钱?我现在不赶紧吃喝玩乐,怎么对得起我辛苦了一辈子!”

       另外一个老黄,80年代厦大建筑系毕业,进了几年机关单位以后下海做装修设计,赚了许多钱后,迷上古玩,开了一家古玩店,赚了一些钱后,迷上古琴,遂拜师学艺,学得一手好琴艺。最近几年古玩生意不好做,学古琴的人却多了起来,老黄把古玩店关了,在泉州著名的旅游景区租了一个非常唯美的小院做起古琴琴馆,种花养鱼,写字画画,泡茶教琴,闲时看日落美景,十分惬意。黄老师是生意人,也是性情中人,对自己中意的学生,不惜把30多万自己的爱琴借她去深圳几年。说来奇怪,黄老师的学生大部分是貌美如花的女学生,也有事业如日中天的女强人。有的时候学生们学琴晚了,逢午饭晚饭时间,黄老师做饭给他们吃。时间久了,师生之间多了一份亲近。学生们隔一段时间买酒买菜,在琴馆雅集,有的时候学生们还会买走琴馆的古家具,这些家俱是黄老师从古玩店搬回的古代家俱,动辄十万八万。就这样,黄老师的学生越来越多,挣的钱也不少,老年生活一点也不孤单。

  我们该如何优雅地老去呢?好像已经有答案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