琐碎

我小时候,总觉得我们这些人跟上一代的大人是不一样的,大家都在上学、读书,以后应该都去城市了吧,那个时候还会有农民吗?还会有人种地吗?

带着这种疑问,在升入中学的时候,就有人离开了,成了打工种地大军的一员。再后来又人陆续结婚了,有孩子了,在老家盖房子,农忙的时候回家来,变成了父母辈一样的人,说起话来嗓门很大,笑起来就真的成了“农村妇女”,聊的话题也都是我们以前最讨厌的东家长西家短。接替上一辈的人,成了村子里的“大人”,再接着教育下一代,要好好读书,要出人头地。

我有时候看着那个说话的人,会很恍惚,面前这个沉稳的男人,跟他父亲长得很像,也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再也不是那个上课的时候会写好几页科幻小说的男孩了,他自己估计都不记得那时候写过什么。我却记得印象很深,写的真好啊,天马行空,我一直以为他会成为作家。还有这个穿着邋遢宽大的衣服说起话来就手舞足蹈,嗓门极大的女人,真的是那个每天都打扮地漂漂亮亮背着小书包找我去上学,我特别羡慕的那个姑娘吗?

我总是会觉得时代在发展,大家都在进步。其实,在时代的洪流中,我们都是微不足道的,极其渺小的,一个不小心,就被“进步”淘汰了。你我都是。你以为不会有人做的事,总是有人在做,而且从未间断过。就像这个时代一样,一代一代,生生不息。

我以前很不希望自己成为那种去了大城市,坐在办公室里拿着微薄的工资,每天抱怨生活抱怨工作,却从不努力努力,每天嘻嘻哈哈的小姑娘,工作两年以后就相亲找对象,然后结婚生孩子,跟这个社会上所有的人一样,每天为了柴米油盐酱醋茶努力赚钱养家,表面看着过得很幸福,其实家里一堆糟心事,逮谁都想抱怨。而现在我知道哪怕是要成为这样的人,我也要十分努力才行。要十分努力才能成为一个普通人,才能在三十多岁的时候成为有车有房有家有室的人,成为这个城市的一员。

我很想自己成为那种,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人,读过很多书,眼界开阔,心胸宽广,潇洒自在的人。总是希望事事都变得简单,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简单直白。然而生活本身就是无限的琐碎,这些琐碎拼凑在一起,才是生活。至于生活方式,本就没有对错,亦没有好坏。

这个社会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机器,每个人都在自自该待的位置,维持着机器的运转。有的人不甘心,就拼命想爬到更高更好的位置;有的人累了,不想拼了,就安安心心待在自己的位置;有的人倒下了,立刻就会有新人补上去。这个机器,就这么一直一直运转着。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