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世界真的是梵天一梦

人生如梦,谁在梦外?

多年前看《盗梦空间》,造梦、植梦、多重梦境层层深入的设定,看得我心里直冒凉气:

原来身为梦中人,是不知道自己真实情境的;死亡也不再是生命的消逝,而是进入另一层梦境的途径,每一次死亡都会触发另一个空间里的觉醒。

印度教的神话说,整个世界只是创世神梵天的一场梦。当梵天醒来的时候,就是世界末日,梦境中的一切,包括我们,都会消失。

相比之下,《黑客帝国》的架构更接近于“梵天之梦”的设定:崩塌的现实世界由人工智能系统“母体”控制, “母体”给了人类一个解决方案------虚拟的梦。这个梦如此之久,久到由生至死的一辈子,虽然梦是假的,感觉上却是真实的漫长一生。

据说,我们活在梵天的梦里,梵天又活在帝释天的梦里。

那么,帝释天活在谁的梦里?谁又活在我们的梦里?在我们的梦境里,我们岂不是自己梦中世界的另一个梵天?

有时会想,如果世界真的是梵天一梦, 我们只是些虚幻的角色,甚至只是几个代码,那该怎么办?我们日夜如蜂、蚁一样忙碌,可依附在一个梦境里的我们,到底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忍不住去百度了一下:梵天的一日一夜为三亿五千四十亿年。约略计算,梵天的一觉之中,太阳的诞生与毁灭可以重复3050次。

我松了一口气。

也就是说,即使世界真的是梵天大神的梦,他的好梦也还正长,远没到需要人类这个物种杞人忧天的地步,大家还是好好盘算每天的三餐一宿来得实际些。

如果世界真的是梵天一梦,在他漫长的梦里,我们仍然要继续自己的剧情。

大家惶惶然入世而来,辛苦忙碌一番, 循着命运之手的引导,把生老病死、悲欢离合,这些冥冥中给我们早已安排下的戏码,一一演绎出来,再施施然离世而去。

之后,或消散于虚空,或觉醒在另一重梦境。

这些哲学命题没有终极答案。就像对于宇宙外和夸克内的世界,我们有无数个推测,实际却一无所知。

我们只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和梦境, 梦想是对未来的期待,梦境是生活现状的投影。它们有时相同、有时背离、有时交错、有时对应:

庄周梦蝶,物我可以互相转化,是神思悠游的梦。

苏东坡,“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是悲伤凄凉的梦。

辛弃疾,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是悲愤渴望的梦。

李白, “梦游天姥吟留别”,是浪漫奇幻的梦。

李煜,“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是痛楚心酸的梦。

……

无数个梦境,映射着纷杂的过去,埋伏着不可知的未来。梦想与梦境之间,才是我们可以把握、可以努力、可以修正的现在。

有时候,别人的小目标,是我们终其一生也达不到的梦想。

有时候,我们再平常不过的今天,是别人拼了命也没能抵达的明天。

有时候,我们在晴天丽日下,为了一场错误的感情肝肠寸断,回过头却发现,街边乞丐手里只有半块肮脏的薄饼。

种种横亘的距离,远的未必真远,近的也不一定近,起落得失之间,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份放过自己、悦纳自己的沉静和坦然。

但愿我们都能既对明天有美好期待,又对昨天不纠结、不愧悔,今夜里还能做一个安然好梦。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