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有一瞬间,罗德甚至产生了错觉,以为自己回到了法里昂堡,安静而又柔和……直到那一声问候将他拉回现实。

​罗德回过神,心中提高了警惕。

高顶的房间里,柴火在壁炉里噼啪作响,冻木圆桌上烛光跳动。八个服饰各异的人在桌边,三个男士和两位女性坐着,两个年迈男贵族在准备茶水,还有一人站在落地窗边。

​“就坐吧。”其中一名年迈贵族和蔼地笑笑,正是打招呼的人:会议主持者,霜冻堡领主,“灰狼”,格雷沃夫子爵。

​罗德表情僵硬,没有做出回应,只是走向圆桌,步调沉稳。

​灰狼看上去精神很好,灰色微卷的长发束起,身披灰色狼皮大衣,白色的狼毛翻领,左胸别着“奔腾之狼”的格雷沃夫家徽。他为参会者们沏好茶,做了个请的姿势。

​罗德点点头,不愿多言,坐在年轻女贵族旁边,把大氅披在高背椅后。这时候所有人都来到圆桌边起身,右掌覆在左胸口,食指尖抵在各自的家徽下方。

​这是贵族礼仪:亮出家徽。

​罗德目光快速掠过,仿佛喉咙被堵住了一样。他自然认得全冻原上各家徽记,经常在战旗上看见,但现在这间屋子里的八个人,都是佩戴家徽的领袖。

​“奔腾之狼”,格雷沃夫家族,历代领袖都是变形术高手。

​“戴牛仔帽的火枪手”,亨特,猎人世家。

​“手握锻锤”,锻造者家族哈梅尔,人皆精通锻金打造之术,冻原上不少家族的武器盔甲都出自其手。

​“盛开的冻原莲花”,也就是坐在身旁的年轻女领袖所属家族,元素世家苏徒尔。

​罗德莫名有些眩晕,直到灰狼子爵让所有人坐下,他才如释重负地靠在椅背上。额头泌出一片汗珠,但并不是因为热。

​会议尚未正式开始,他就感受到了压力,似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有意无意落在自己身上,因为自己是新来的。

​罗德顶起一口气,瞪眼回敬那些目光,却发现根本没有人在看自己。

​“既然人都到齐了,为了让大家不错过会后晚宴,那我直接开始吧。”格雷沃夫子爵坐在落地窗前的圆桌首席。他是霜冻堡主,也是冻原上唯一的子爵。

​参会者们都稍微坐正,没人说话。罗德稍微有些意外,准备用来应付寒暄的话全没派上用场。

​根据父亲的手札记载,每次霜冻堡会议都会有两到三个议题或者情报公布,而猎龙行动向来作为压轴议题。

​“第一件事,半个月后有贵客要来,届时我希望诸位尽数到场迎接。”子爵开口了,“黑岩堡大圣司梅丽莎,以及骑士长卡特。随行骑士应该不超过十人。”

​“地点呢?”有人问。

​“圣所广场的奥术传送门。那帮南方人可不愿意在寒冬穿过龙息之壁,再到我们的领土上,只为了做例行问话。”子爵回答。

​这时,年轻的亨特男爵轻笑一声。他一头金发,长得还算英俊,脸上缀着几个麻子,十八九岁模样。在获得众人的注意后,他撩撩金发:“他们来就是要例行问话?”

​子爵没有回答。

​“是不是要问问我们在圣所过得怎么样,衣服够不够厚实,每天能不能吃上肉汤?”亨特男爵微笑。

​子爵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寒意:“骑士长负责询问猎龙行动的进展。如果有人生病了,可以向大圣司求助。以往是黑岩公爵亲自来,但这次他有事,前往首都了。”

​“不好意思。”亨特男爵摆摆手。

​罗德向来看他不顺眼,现在尤为恶心,再想起弗伦说过的话,“擅自行动的大多是年轻领袖,优先考虑亨特家族”,罗德就更按捺不住怒火。

​如果是亨特家族害死了父亲,绝对要让他血债血偿!

​但子爵的话也让罗德看到一丝希望。黑岩城大圣司也要来,正好可以请她帮妹妹看病!长期的间歇咳嗽绝不是受了寒,其中病灶也许只有大圣司才能祛除。

​“接下来说第二件事,一个喜报。”灰狼子爵敛起寒意,微微褶皱的脸上露出微笑,“苏徒尔家族即将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这个消息其实有人听说了,并没有太多惊讶,却充斥着妒火,可谁都没表现出来。

罗德身旁穿着素色法袍的年轻女贵族站起,面若冰霜,对在座众人点头致谢,然后在稀疏却有力的掌声中坐下。

罗德也早就听说,只觉得有些羡慕。

“恭喜你,伊菲。”灰狼笑笑,“我们常说你是圣所中最有天赋的水元素法师,这片冻原无法阻止你的脚步。恭喜你被公爵钦点,即将前往首都进修。苏徒尔将成为冻原之傲。”

伊菲·苏徒尔微微颔首:“感谢您,子爵。”她又看向其他人,“也同样感谢各位对我的支持。半个月后骑士长到来,我将携苏徒尔一同离开,前往黑岩城东郊。他们在那为我划分了新的领地,城堡也在建设中了。”

明明是值得炫耀的事情,她却十分谦和,用平凡的语气说完后,又点点头。十九岁,作为冻原上的年轻领袖之一,伊菲显然具备良好的领袖素养。

短暂的沉寂后,一位秃顶贵族问道:“伊菲,有件事我比较好奇。在离开圣所后,你原先的领地兰图城以后如何打理?”

所有人都默默屏息。这才是隐藏的重点,也是在座领袖们关心的事情。

伊菲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似乎也早有准备。

“的确,在我离开后就没有人打理兰图城了,所以在和家族众人商讨后,得到了一致的答复。”她顿了顿,“将兰图城售出,以竞标的形式。”

没有人说话,却都感到一丝怨意。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精明的决定,主人离开后,疏于打理的领地要么荒落,要么会被其他家族以怪异的方式慢慢吞并。

而比起将领地赠送给某个家族,竞标出售不仅能获得可观的财富,还不会得罪人。

参会的贵族们又有些嫉妒了,苏徒尔家真是出了一位了不起的新领袖。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