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白的艺术

        今天晚上看了电影《刺客聂隐娘》,侯孝贤导演的,是根据唐代裴邢所著《传奇》中的一篇故事改编而成的。故事很简单,但是拍出来的电影画面很美。每一个画面都像是一幅山水画。

        故事主要讲述了聂隐娘幼时被一道姑带走,教她武艺,道姑说要杀一人救万人,但是她在一次执行任务时,看到要杀的人正在陪孩子玩耍,不忍下手。道姑叱责她,剑术已成,道心未坚,送其归家,让她刺杀表哥田季常。后来她发现田季常的老婆有异心,杀田后天下会大乱,没有杀田。道姑不满,她三拜道姑后离开,道姑截杀她,她杀了道姑,和一磨镜少年远走他乡了。

        电影进度很缓慢,台词是文言文形式的,有点拗口,一幅画面要停滞许久,才有下文。但是正是这种长时间的留白,给人以想象的空间。正如中国古代山水画,如范宽的《溪山行旅图》,那种意境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野外画面太美,大片大片的天空,云朵,原野,只有一个或者几个小小的行人,那种空旷苍凉的感觉就出来了。我喜欢这样的画面,我喜欢大自然。在城市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环境中,心里压力太大,不如到大自然中去徜徉吧。

        我认为前世自己是古人,对古代中国的历史文化很着迷。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如果在古代,我可能会做隐士,隐于山林中,静听松风寒。今生被困于此,无奈,只好隐身于市。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