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铭心刻骨,日后不再提及

 文/杜芥子

曾经铭心刻骨,日后不再提及_第1张图片

      当你的背影消失在电车的另一边时,我就该明白,此后山长水远天涯两隔,你是我永远追不上的梦。


曾经铭心刻骨,日后不再提及_第2张图片

“呐,明年也能一起赏樱就好了”

那时你在电车那头转身笑眼说着期望,伴随着电车呼啸而过消失在晴朗的天空。电车驶过,只剩下满天飞舞的樱花和空荡荡的街道。那时我不懂你是以怎样复杂的心情,笑着和我道别的。

后来,我也曾跨越千山万水寻找千里之外的你,不料电车晚点,却幸好你从未离开。我至今任然记得,候车厅里你冻红的脸,那枯萎樱花树下纷纷扬扬的雪花,以及我们约定的下一次再来看樱花。


曾经铭心刻骨,日后不再提及_第3张图片

“写无收件人邮件的这个习惯,我是何时养成的呢”

时光荏苒,我又辗转了几个地方,离你似乎也越来越远。我总是用手机编辑大篇大篇的短信,却总是写了又删,删了又写。因为我们相识的时候,还没有手机。而如今我有了手机,却再也没有了你的消息。不断转学的这些年,我早已习惯了陌生的环境,习惯了一个人生活,但是我却还是经常梦见你,梦见和你一起看潮起潮落,夕阳西沉。


曾经铭心刻骨,日后不再提及_第4张图片

“梦里我们只有十三岁,梦里是那被皑皑白雪覆盖的田园”

我辞掉枯燥无味的工作,告别一成不变的生活。走过电车道的时候,擦肩而过的女子像极了你。然而当我回首时,电车又一次在眼前呼啸而过,就像多年前的我们一样。樱花在眼前纷纷扬扬的飘落,对面的街道空空荡荡。

时隔多年,我才突然明白,两条相交的直线是会驶向不同的终点的。年少时,能遇见平凡却特别的你,是一种幸运。而此时,与你擦肩而过南辕北辙,亦是一种幸运。尽管此时,你嫁作人妻,你依旧是我记忆里的样子,就像那时厚积的新雪之上,只有我们两人的足迹,如此唯一。

樱花以每秒五厘米的速度离开着樱花树,更何况是分别多年的我们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