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遇害经过的真相还原 刘鑫为什么撒谎

江歌遇害经过的真相还原 刘鑫为什么撒谎_第1张图片

一个谎言需要无数个谎言去掩盖。

报警电话录音揭穿了刘鑫的第一个谎言,这是刘鑫没有预计到的,有了第1个谎言,接下来她就要开始为第1个谎言编造一系列谎言,来证明第1个谎言和她所做的是真实、合理的。

正是她后面用多个谎言来掩盖第1个谎言,加上检方、法官的提问,以及一件件证据,使得江歌遇害的真实经过开始慢慢浮出水面。

第1个谎言:我没有锁门。阿姨,我真的没有锁门。

电话录音:“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

这句录音可以证明的信息:证明她把门锁了。就是说,刘鑫因为害怕和自我保护,把门锁了,外面转门把手是打不开门的。

第2个谎言:我不知道外面是谁。

有了第1个谎言,就有了这第2个谎言,实际上第2个谎言也被电话录音接穿了。

电话录音,“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

录音说明,“你”字,一定是对特定的人说的,“骂”一定是有人在骂她。说这个“你”字,应给是对陈世峰说的。“骂”字,说明她听到了外面传来陈世峰的骂声,她对陈世峰的声音应给是非常熟悉的,说明她知道外面是陈世峰。

第3个谎言:因为例假来了,而江歌要上厕所,江哥就让她先去换裤子,所以自己进了一楼的铁门之后,就很快跑上楼,迅速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个谎言是要说明什么呢?显然,就是要解释她为什么比江歌先进屋。如果一件事情只有正反两种情形,谎言是要证明其中一种情形,那么另外一种情形就是事件真相。

真相是,刘鑫和江歌几乎是同时进一楼的铁门,一起上楼的,裤子弄脏了,这么远的路程都经过了,有必要为楼道这么一点距离先跑进房间换裤子吗?

两人同时走到二楼,突然,陈世峰出现,抓住江歌,并且用刀比着江歌的脖子,威胁两人不要喊叫,进屋谈谈。两个女生也一定是被吓坏了,不敢喊叫。否则,邻居会听见。(邻居报警中都没有提到之前有女生喊叫,只是提到后来有像猫一样的惨叫。)

从那个宝贵的电话录音,可以证明,行凶应该发生在刘鑫进门和锁上门之后。

此时,陈世峰遇见两个人可能有点出乎他的预料,他原先预计是遇见刘鑫一个人回家的情形。接下来,陈世峰要进屋谈谈,他当时的状况应该还不想杀江歌,他的目的是要逼刘鑫复合,如果刘鑫死都不答应复合,那他就想杀害刘鑫。

于是刘鑫走在前面准备去开门,陈世峰用刀比着江歌走在后面。刘鑫走的很快(邻居报案时说,听到很沉的脚步声),陈世峰用手箍着江歌的脖子走在后面,没有刘鑫走的快,产生了一定的距离。

戏剧的一幕发生了,刘鑫开门之后,迅速关上门,并且把门给锁上了,外面转门把手是打不开门的。

第4个谎言,进房间后,忙着在室内拿卫生巾,准备换裤子。

这个谎言是要证明自己进门之后的第一时间所要做的事情是拿卫生巾和换内裤,没有去锁门。

根据谎言相反的方向,第一时间,她不是在换卫生巾和内裤,而是在锁门。

陈世峰可能被刘鑫突如其来的举动震到了,甚至激怒了。

第5个谎言:提起裤子走到门口,转了一下门把手,门推开了20公分左右,然后,门被外力推回来,并且关上了,再推就推不开门了。

这句谎言是要证明门不是她从里面锁的,是外面锁的。但是,外面锁门必须要有钥匙,江歌的包包没有拉开过,谁能用钥匙锁门呢?

电话录音:警察问,你房间的门锁了吗?门是锁着的吗?刘:是的,锁着。但我姐姐・・・警察:那就没事,你冷静点,警察已经去了。

此时的门外面,陈世峰箍着江歌的脖子走到门前时,却转不开门,进不去房间,陈世峰非常生气,觉得被刘鑫耍了,开始骂刘鑫。

在这种状况下,刘鑫开始报警,拨打报警电话。陈世峰还在骂刘鑫,要她开门。于是,电话录音中就有了刘鑫的那一句“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

接下来,电话接通,刘鑫开始报警。门外的江歌和陈世峰都听出刘鑫在报警,于是江歌开始拼命反抗,女孩子在最后求生时,估计力量也是不小,江歌挣脱了陈世峰。

由于各种愤怒,恨刘鑫,恨江歌,两种恨交织一起,陈世峰开始用刀刺江歌,先刺在大衣、衬衫、衣领和肩膀处,江歌用手档刀,留下防御伤,并且在搏斗过程中按响了门铃,发出求救,她明白自己抵挡不过陈世峰,想逃进屋内。

(有法庭的结论为证,本庭认定:江当时身穿的大衣、衬衫、衣领和肩膀处也有10多处损伤,大衣被多处穿透。一连串创伤都是在大内公寓201号室门前狭窄空间,短时间造成的。以上事实得到认定。)

终于,陈世峰一刀刺进江歌脖子伤到动脉,江歌发出绝望的悲鸣。(电话录音记下了门铃声和江歌最后发出绝望痛苦的悲鸣)

此时,陈世峰有点慌了,他决定杀人灭口,于是有了后面的连刺致命部位的行为。他计划回去后打电话威胁刘鑫,不要说看见他。而正好,刘鑫也不愿意说看见了陈世峰这个事实。

整个行凶过程的时间并不长,就像陈世峰法庭上的供认,他确实有机会可以刹车的(也许是有点后悔),从而停止那致命的一刀,但他并没有。

接着,后面发生的事情,已经不重要了,可怜的江歌已经、、、

这起案件的谜团,吸引了日本犯罪推理小说编辑去法庭现场旁听,积累素材。

推理一下以后发生了哪些事情?

1、刘鑫为什么不愿见江妈。

2、陈世峰应该会和刘鑫电话或者微信联系,威胁她或者哀求她怎么去做。(刘鑫在20日当天法院判决后,披露了案发后陈世峰和她打电话,在警察面前没有接,如果警察不在旁边的时候呢?陈世峰就只联系那一次吗?)

3、陈世峰在被捕前有充分的时间为自己减轻罪行做准备,并通过家人联系刘鑫的微信或者电话。(江妈已经披露4月份陈世峰姐姐去过青岛。)

4、经过294天,在舆论的压力下,经过局面的安排,有了刘鑫与江歌妈妈的会面。

刘鑫在见到江哥妈妈说过:“我只想跟您现在统一战线,还三叔(江歌)一个公道。”是不是暗示她拒绝了陈世峰姐姐的请求,而要和江妈统一战线应对陈世峰。

刘鑫撒谎的原因,应该是压力太大,如果在第一时间和江妈妈实话实说,坦诚相对,让江妈知道实情,也许会得到江妈的原谅。她锁门报警是自我保护,只是谁都没有料到,陈世峰在听到报警后,不是赶快撤离现场,反而是继续狠下毒手。

如果是另外一种情形,比如像网上有些闺蜜评论说,如果是自己,那一刻自己会打开门。当然,刘鑫可以开门,但不需冒着生命危险去搏斗,只要面对陈世峰,让他冷静,或者答应与他复合,缓和一下气氛都可以。也许陈世峰目的达到,局面就会有转机。

其实,刘鑫一开始就没有必要为了去隐瞒什么,并且为之去撒谎,她实话实说,没有任何法律责任。刘鑫所做的不失为一种方法,陈世峰杀不到刘鑫,而且知道已经报警(他供词也说他听到刘鑫了报警),他应该知难而退,赶快逃离。

陈世峰自始至终没有说出案件的真相,一心想把刀编造成是刘鑫递给江歌的,如果是这样,性质差不多就是正当防卫过当,那个量刑估计就非常轻了。

不得不佩服日本检察官和法官的水平,几百个问题,反复盘问,对于被告和证人,哪怕再周密,也会百密一疏,开始混乱!对于撒谎的地方没办法自圆其说!因为真的记忆地方没办法篡改,假的记忆没办法当真的说!

可笑的是,刘鑫本来是作为证人出庭作证,但因为不敢说真话,在检察官、法官的当庭问话中,却像是在盘问被告的感觉,逻辑混乱,自相矛盾,刘鑫的证词价值大打折扣,幸亏日本警方掌握了大量有力的证据。

陈世峰内心一定很后悔。父母做小生意供他读大学,老师帮他去日本留学读研。按计划毕业后,留在日本东京,在日企工作,本应该有一个精彩得意的人生,自己身高180,长的也还算帅,不愁找不到女朋友,却一时做出这种惨不忍睹的事情,一生最重要、最美好的年华在牢狱中度过,中老年将在悔恨中度过。父母也将在痛苦和无奈中度过晚年!

江妈妈的悲痛是可想而知的,但江妈是坚强的,她的所作所为,为及时抓捕凶手起到重要作用,在日本现有的法律框架下,敦促了判决更加公正,达到了一人至死凶杀案件的最高量刑,否则,最后的判决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结果。

以上根据互联网披露的资料推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