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就是贱,可我只要她。

男人就是贱,可我只要她。_第1张图片
zznmqq公众号

男人就是贱,可我只要她。_第2张图片
zznmqq公众号

男人就是贱,可我只要她。

1

男人贱吗?有时候还真是贱,而且都贱到骨头缝里,人家都爱搭不理你,可你还是要把她放在心里,当做一个宝似的藏起来。

《那年花开月正圆》也在热播中,对于沈星移的贱还真是有点痴怨的心疼。

周莹被她养父周老四卖给了沈家,入了沈家门就是沈家人。而沈家有一个二少爷,可谓是花花公子哥,每天没正事净闲逛玩乐。

对于这个放荡不羁的公子,兄长拿他没办法,爹娘拿他没办法,唯独一个小丫头能把他治的服服贴贴。临了要收了做通房丫头的节骨眼上,竟然让周莹给跑了。

周莹,一个走江湖的野丫头,性子里就野。从开片随父卖艺中作局博老乡同情中,就知道了她十足是一个玩世不恭的野“小子”。

一个小丫头入了沈家的大豪门,一点也没有变得规矩起来。当然她也不愿意学规矩,不然怎么让主子反感好把她给撵走呢。

周老四卖她就是为了银子,只要银子得手了,她周莹再想着法的跑掉,重新换个名子继续他们的江湖生活。

2

市井气沾的多了,入了豪门就会让公子哥觉得新鲜有趣。深宅大院,哪能沾得上小市民的市井之气。在家是主子,出门还是爷,人前人后都是受人尊捧的主,没成想一个小丫头竟然不把他放在眼里。

对于房里的丫鬟沈星移都是呼来喝去,唯独周莹进了他的门,把主子给调教了一番。

由于对春风十里的姑娘出手太阔绰,听首曲子就花了一千两银子,而且瞒着老爷子只说花了五百两。这五百两已经让沈星移的屁股开了花,要是敢说花了一千两估计早把腿打断了。

家里请的医师调的药对于沈星移的伤势没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周莹看着这个痛苦的二少爷没好气的给他制了民间偏方,敷上去沈星移便觉得清凉,打那时起沈星移已经开始对这个野丫头有所改观。因为周莹从不听沈星移的话,要是沈星移敢硬来,她也正好趁他之危对他进行一番痛上加痛的整治。

游走江湖的人士最不缺的就是手艺,那可是他们吃饭的家伙什。原本周莹父女就是靠卖艺为生的,手头有些小把戏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在沈二公子面前一番卖弄玩耍,倒把这个花花公子给唬的一楞一楞的,缠着周莹教给他。

一个空袋子,取来一个鸡蛋,吞入肚子里来,又能吐出来。这个戏法就把沈星移给迷住,毕竟他再怎么花,也搞不懂这市井上变戏人的魔法。

3

不懂规矩、狂野,这是周莹身上的标签,也正因为她的不安分才让她和沈家的其他丫鬟有了明显的区别。

当老太太把算给沈星移找一个通房丫头时,沈星移一口要定了周莹。而周莹却不大乐意,对于沈母而言更加觉得周莹不是最佳人选,她倒认为房里的玲珑是个不错的孩子。又懂事又勤快,还有分寸。这对于沈星移是最合适不过的,当然在玲珑的心里也是这么盘算的,如果没有周莹的出现,她必定会顺理成章的成为沈星移通房丫鬟。

可周莹偏偏出现了,这打乱了玲珑做通房的打算。每当玲珑看着周莹时都觉得来气,更加觉得周莹就是碍眼的眼中钉,恨不能早点把她拔掉。

无独有偶,沈星移对于周莹的施暴让周莹决定要马上逃出沈家去。也正巧这个期间吴骋来到沈家谈事情,周莹躲在了吴骋的轿子里抬了出去。这算是周莹躲过了一劫,如若不然,必定遭到沈星移的用强。

其实沈星移是喜欢周莹的,只是他喜欢的方式有点粗暴,让周莹不敢去接受。

当周莹躲起来的时候,沈星移派家丁四处寻找时的大吼大叫,足以吓着周莹,万一这个花太岁真的把自己找到了再打上一顿,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沈星移的大喊大叫,其实是一种无力的表达,他想要快点把周莹找出来,好和她过他认为的日子。他喜欢她,想按他的方式给她好,可是越是喜爱,越是不敢直面面对。他也怕别人说他一个公子哥竟然爱上了一个穷丫头,他更怕遭到家人的压制不让他和周莹在一起,他心里有爱,可是他说不出来。只能是暴躁的表现,掩盖一下内心的寂寥。

有周莹在的时候,沈星移像是有了一个玩伴,能够带着他玩。也正因为他喜欢周莹,也不再往外跑去鬼混,而选择了在家和周莹一起玩。

周莹给沈星移变戏法,和沈星移赌钱。猜盅游戏中沈星移就没有赢过,只有周莹赢的份。当周莹不在的时候,沈星移给玲珑玩相同的游戏,可能是自己技术不行让玲珑一猜便中,这可扫了沈星移的兴趣,直呼没劲。

和周莹玩的时候是他输,和玲珑玩的时候还是他输。这可磨了他的斗志,况且和玲珑玩是他带着她玩,和周莹玩是周莹带着他玩,这让沈星移更加想念周莹了。

就像老太太说的那句:“找通房丫头还是给他找个他满意喜欢的吧,不然他不喜欢还不是天天不着家的往外跑,找个喜欢的才能拴住他的心。”

没错,沈星移的心被周莹拴住了,魂也在了周莹的身上,怎奈此时缘薄,不能久留续姻缘

4

沈星移一直没放弃过要得到周莹,虽然他一直口口声声的说要把那个死丫头找回来然后打上一顿再丢出去,可他内心的痛又有谁能够抚平呢。

当家里的其他丫头要把周莹的衣服拿出去给其他小丫鬟的时候,让沈星移撞见了,问她干嘛要拿周莹的衣服。丫鬟说反正周莹又不会回来了,留着也没有什么用了,不如给其她人穿。沈星移怒吼着:“谁说周莹不回来了,我一定会找到她,找回来就打上一顿再把她扔出去。”

沈星移会舍得打周莹吗?爱还来不及呢,怎么舍得打呢。

这边沈星移对周莹是念念不忘,那边周莹倒在吴家过的逍遥自在。

直到施粥的那天,才让沈星移又重新见到了他朝思暮想的心上人——周莹。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眼瞅着周莹就在眼前他能放过他吗?不能,绝对不能,他把周莹的卖身契单独抽走就是为了拿捏周莹好控制住她,让她跟她回家。

此时的周莹已经不是以前的周莹了,她如今已经是吴家的大少奶奶,吴骋的妻子。沈星移想要在此时把周莹抢走可不是那么简单容易的事,吴家人也不是吃素的,况且随后起来的吴骋身边还有一位身手了得的保镖。

沈星移抢不走周莹,他只能是卖身契来要挟着周莹,当然周莹是不会拿卖身契当一回事的,毕竟她已经是经验丰富,已经被他爹周老四卖掉过好多次了,也不差再多卖这一次。

当吴骋把周莹搂在怀时对沈星称说 “这个女人要要定了”的时候,沈星移像是被扎了一刀,内心是嫉妒的眼里更是羡慕的,为什么自己心爱的女人会被别的男人搂在怀里,而自己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沈星移愤怒了,像是失控的老虎,他嘶吼着可又无能为力。他只能冲着自己的家丁发发脾气,让家丁把粥棚拆了,建个更大更好的,一定要超过他们吴家的。

5

站在远处的沈星移,目光里全是别人家的媳妇周莹的影子。他望眼欲穿的看着她忙碌的身影,好想身边站着的人是他,不是吴骋。

当大量的难民涌入吴家粥棚时,意外险些发生。

动荡的粥棚经不住大众的乱撞,木桩掉了下来,差点就要砸到周莹的身上。远处的沈星移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事情的异样,在大量难民往吴家粥棚涌入时,他也往那里行进着。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掉下来的木头要砸到周莹时是吴骋是身子替她挡掉了。

木桩重重的砸在了吴骋的头部,险些又把吴骋砸晕过去。周莹倒在吴骋的怀里,没有受到损伤,她站起来急切的查看吴骋有没有受伤。当她听到吴骋说没有事时,她抱着住吴骋哭的像个孩子。

她心里有吴骋,吴骋心里也有他,此时站在棚外的沈星移则是痛心疾首,他望着棚里相拥的一对爱人,充满着羡慕嫉妒最后恨恨的离去。

那是一种无奈的落寞,那是一种失魂落魄的悲痛,那更是一个面对喜欢的人却不能拥有的一种复杂的心情。像是打倒了五味瓶,什么味道都有,更多的是一种叫做苦的滋味。

沈星移感觉自己没戏了,争又争不过吴家,抢又抢不过吴家。他有的只是周莹的一张卖身契,每当他想她的时候就举拿出来看看,希望有一天她能够回到他的身边,这个信念他一直没有放弃过。

男人就是这样的贱东西,没有时甚是想念,拥有时却不敢真心表现。直到失去的那一刻痛到不能呼吸,捂着胸口想要把她拥入怀里。

男人也就是这样的贱,想要勾起他们的爱,就得挑起他们的欲。如果没有周莹的古灵精怪,没有她的一身江湖野气,沈星移会喜欢上她吗?如果周莹只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丫鬟,那么她也不会让吴骋也深深的爱上。

周莹就是周莹,是让两个男人为之疯狂的周莹。她虽然在世人眼里千般不好,万般不如意,可在两个深深喜欢她的男人眼里却是无可替代的好。

纵有世人千千万,而我独爱她一个。

男人就是贱,可我只要她。_第3张图片
zznmqq公众号
男人就是贱,可我只要她。_第4张图片
zznmqq公众号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