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半军事化教育+不能迟归 070118

高中之前,父亲对我是用半军事化的教育方式。比如,吃饭要定时,定量,定点――只能在饭桌上吃。吃饭时不能说话。走路要有走路的样子,坐有坐像,站有站姿。吃饭不能有声音,走路不能有声音(害的现在一些朋友老是说我走路是个猫咪,没有动静就来来去去几次了)。按时起床,每天没有做完该做的事不能睡觉。

当然,当父亲不在家的时候,我们就会和调皮的母亲一起违反这些规定(想来想去,还是用调皮来形容母亲最为恰当)。

也就是这样的教育方式,让我和弟弟在8岁之前2人就能自己照顾自己了,会煮饭,洗碗,打扫卫生,洗衣服,甚至自己缝补衣服~~用父亲的话说,他们是做生意的,经常不在家,要让我会学会独立,学会变成把我扔在野外或一个人扔在大城市也可以生存的那种类型。

父亲给我定的规定很多很多。而其中印象最深的夜是不能迟归的规定。因为,我就是因为这条而成为同学们心目中乖乖女的最佳代表。父亲的规定是:一律不得无故在外留宿,小学时不能超过8点半到家,初中时不能超过9点半到家,高中时不能超过10点到家,大学时不能超过10点半到家。记得第一次是在初中时,因为朋友不放我回家时,向他们解释这些规定时,他们都笑我,说我父亲只是做个样子的,不会这么的死板规定的,而我也不要这么的听父亲的话。甚至故意用友谊来威胁我不让我回家。最后他们拗不过我,只得送我回家,正好9点32分的时候离我家还有10几米的路程,而此时,父亲出现在我们的面前,看着我,对我说了句:“傻宝贝,今天感冒药还没有吃的呢。”(忘记说,那天确实有点小感冒)朋友们都惊呆的看着父亲和我。从那时起,父亲的严厉和我的听话成了他们最为惊奇的话题。而让他们更吃惊的是,在我上大学放假的时候,同学聚会,我还是坚持10点半之前要回家,当他们送我到家门口的时候,又是正好超出了几分钟,父亲又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宝贝,刚刚要去给你送伞的呢!”从此,父亲的严厉和我的听话程度在他们的心目中就更上一层楼了。

无疑父亲对我是严厉的,但是严厉是与爱成正比的。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