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人在像蝼蚁一样存活

这世上好的人太多,他们既有美丽容貌又有高贵谈吐,兼具良家世教养,在仰望他们的时候就会明白自己像蝼蚁一样渺小的存。嫉妒艳羡在心里生根发芽,每每发作都要尽力压制。

微博上昂贵的口红包包是一些人的日常,于我们只能一遍一遍用手指头戳着图片,心里想要又不能大方买下。看着别人的日常,做着自己的美梦。总感觉自己是渺小的尘土,蝼蚁一样活在世间大厦。

人们习惯了往上看,对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和人生流口水,经常会忽视脚下的生命也在苦苦挣扎。

新楼的打扫阿姨是一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人,但是明显又特别显老,她干活很积极,像是怕丢掉这份工作,碰见人也都是绕道走,打扫过的地方特别干净,唯一与我讲过话就是在电梯间,也是怯怯的问我对卫生有什么建议,中年人对这个世界的胆怯总会使我心疼,无外乎就是说了几句话并表达了一下我们对她的喜欢,就感觉她的情绪很高,也有了说话的欲望。哎…

大学女生的衣服日常果然是用淘宝堆的,每个都不属于可以穿很久的经典,年年买一堆,狭窄的生活空间不能再使更多的爆款进来,就想着打包一下收拾起来,之后该买继续买,旧衣服就堆在一角。

每年大一开学都由学校购买床铺用品,发的毛毯自然不算好,其他的可以凑活,只是毛毯会沾一身毛,扔掉可惜,留着鸡肋。在吐槽无数遍后,舍友把毛毯装进袋子里面,刚好看见阿姨在外面打扫卫生,就随手送给她,只是我们没有想过会招致一个中年人的眼泪。

“你们真是太好了,还给阿姨东西,你们都不知道…………真是不容易呀!”阿姨瞬间眼泪就出来了。

我不知道这不容易省略了什么,那一定是心酸艰难的故事。

并不是想圣母一样的表达自己的善心,只是出于招致眼泪的愧疚,我稍稍问了“阿姨,我有去年的冬衣,因为吃胖不能穿下,你要么?”说这些时我感觉都是卑劣的,我是在把自己不要的东西用一种补偿的方式给遗弃。

“要,要,阿姨什么都需要。”

我很难过,阿姨在楼道等我,我抱着衣服出去,她直接就在冷冷的过道换,“来我们宿舍吧,外面太冷。”

明明很多地方可以放换下来的衣服,阿姨把她的衣服放在地上,外衣脱下换上第一个棉衣,有点穿不上,我就说有窄,像是怕我因此不给她衣服一样,阿姨把自己脱的只剩秋衣说穿薄点合适,眼里都是欣喜。“这几件真好,不用买新衣了,她们老笑话我说破衣服,这衣服不破了。”

说真的,我的心痛上升到一个巅峰,为陌生的不熟悉的人生。

因为怕别人看见,那天阿姨拒绝我用袋子帮她装着,她用大的黑色的垃圾袋带了出去。

我很难过,很多时候,我都认为,自己的努力挣扎都是这盛世里普通如蚂蚁一样的无谓挣扎,总羡慕有人投胎小能手一样,一出生就是康庄大道,一出生就望得见坦途的风景,可是也有人比我们更努力更艰辛更挣扎,他们小心翼翼的在这里讨生活,满心欢喜的接受着你因为不要的遗弃式的赠送。如果我们这种生活无忧的生活也称为蝼蚁式挣扎,她们算什么?自称蝼蚁于我们是自嘲,对很多人那就是演练千遍万次的人生。

生活的残酷在于,你发现他残酷的一面后,他会给你展示更残酷的一面。为此我们彷徨,难过,孤单,迷茫,失望,甚至感觉生活的窒息。我见过的很多中年人都是不善言辞神情木然的,可是我曾从别人口中听过从一些照片见过,他们年少也是鲜衣怒马少年轻狂,雄心壮志,只是后来被生活的重压关在了躯壳。

好好生活,有的人的好好生活是口红包包存折,而有的人的好好生活却只是为了穿衣吃饭睡觉,我们大多数人属于这二者中间,这样其实也是幸运。生活的重压迫使你不断努力,不能依靠家里反而使你独立自主,既可以满足吃饭睡觉又可以偶尔奢侈,有时看到别人繁华奢侈光鲜的人生,也不必过于哀叹心恨,也要想想,有人恨你羡慕你不必担心吃饭温饱。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