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不是牛黄上清丸

其实那天我进药行纯粹是个误会,因为我和小童约好九点半在附近的天桥下见面。我来早了,无所事事,又不愿在街上呼吸灰尘和汽车尾气,就想找个地方待一会儿。旁边一家米粉店,一家药行。米粉店里人头汹涌,而且散出来那种招牌式的酸笋臭味,让人恨不得自己的鼻子能随时拿下来放在口袋里。药行还挺清净,我想都没想,闷头就往里走。

柜台后的女人迎了上来,微笑着说了声这边请。奇了怪了,我说买什么了你就这边请。但我没说话,反正也没什么事,就跟着她走,一直到了最角落的一个货架前,她停下,说:先生,您看看您需要哪些?

这个货架上摆着的都是性用品,从慢性补品到烈性春药,琳琅满目济济一堂。可惜我对这些不感兴趣,这跟我的性道德无关,完全是因为我对自己的性能力很有信心。老话说: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能跟小童一起玩,就足以证明我的能力非同一般。问题是眼前的女人子不认识小童,我实在没有办法向她解释。于是,我很严肃的说:谢谢,我不需要这些。女人看着我,依旧微笑。这微笑和刚进门的时候有些不同。我不清楚不同在哪里,反正这微笑忽然让我刚刚的那句话变得毫无底气,整一个被人揭穿了以后的无赖狡辨。

我有些恼怒。据说男人最怕听女人说两句话,一是?乙丫?悄愕娜肆耍??牵?愕降仔胁恍邪ⅲ坑绕湔獾诙?洌?婕暗侥闶遣皇腔鼓茏魑?桓瞿腥硕?凶鹧系幕钕氯サ奈侍狻N姨Р骄鸵?摺⑻

女人并不慌张,顺手拿起一盒,说:先生,您看看这个吧,纯中药制剂,十五分钟见效,无毒副作用。不仅药力强劲持久,而且味道还很不错哦。我扫了一眼。包装盒上有一幅春宫画,很像我家里那部木刻版《金瓶梅》的插图。估计当时我的眼神在上面多停留了几秒钟。这几秒钟给了她信心。她接着说:这个配方传说是根据黄帝内经中的一篇古药方,经过专家研制了六年零三个月,才得以问世,经过临床一万人次的测试……

我忍无可忍,大声说:恩,是要临床,不临床怎么测试阿?可是,我不明白,你凭什么就非认定我要用这东西?!

女人大概是习惯了,所以态度不卑不亢,她说:先生,您脸生暗疮,肤色发黄。这段时间是不是经常失眠,而且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总是莫名其妙的发火?!

我立刻闭嘴。早知道我宁愿在米粉店里烂掉鼻子。

女人看我沉默,又说:先生,您运气不错,这种药现正促销,有多种优惠套餐由您选择:一,买两盒可以赠送一盒天堂牌安全套;二,一次买够十盒赠送女式情趣内衣一套……

我只好说:好罢,这些天工作累,抽烟抽多了,又吃了几次火锅,有点上火,我就买┣迦热セ鸬囊┚托辛恕⑻

女人大概有点失望,指指另外一排货架,说:牛黄上清丸,北京同仁堂的,九块八一盒,拿了过来结帐。

你可想而知我从药行里出来时的心情。米粉店的酸笋事实上并不是那么臭,如果你刚吃过一堆苍蝇。还好,小童已经在天桥底下婀娜多姿的等着我了,我立刻跑过去,一把揽住她的腰,亲了她一口,说:你来啦。

小童往旁边闪,横了我一眼,说:怎么来这么晚阿你?

我说:我早来了,买药去了。

小童立刻说:买药?你怎么了,不舒服?

我笑着说:恩,不舒服,都五六天了,不过待会儿就舒服了。

小童骂:流氓!

我喜欢小童骂我流氓。她骂我流氓的时候,嘴瘪着,但眼睛是笑的。也就是说,她其实是喜欢我是个流氓的。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我并不习惯做个流氓。我跟大部分人一样,有一种叫做善良的东西。这东西你看不见它,但是它看得见你。大部分时候,你以为它不在,可当你一个人,偶然的,你忽然觉得后脊梁发冷手心出汗,我保证,就是这东西在盯着你呢。

小童骂我流氓,我就可以心安理得的认为自己本来就是个流氓,至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是。因为我跟她每周见一次面,唯一要做的,就是做爱。

半年前的一天,我躺在一张脏兮兮的床上,抽着烟等着小姐进来。这是一个只有三四平米男「艏洌?掌?负跏遣涣魍ǖ摹R徽祷杌频牡疲?桓龇现铰ǎ?采系囊欢讶猓?褂姓庵值胤匠<?囊煳丁U饩褪切⊥?ぷ骱脱?暗牡胤健⑻

是的,对于小童而言,我只是一堆肉,和曾经躺在这张床上的其他的很多堆肉没甚么不同。她需要做的就是把自己也变成一堆肉,和这堆肉互相挤压碰撞,撞出各种液体,然后分开。当然,对我来说,小童也只是一堆肉,和曾经走进来的其他很多堆肉也没甚么不同。

那天结束后,我跟她聊了几句。在这以前,我是不和她们说话的。现在想起来,我觉得那天之所以跟她聊天,是因为那一次小童给了我从未有过的快感。大概是这快感让她的这堆肉从其他的很多堆中迅速分离出来,变得美丽,变得特别。

我跟她说了约莫十几分钟。大部分时间,她只是听着,很脆的笑过几声。空气就被这笑声搅得有点松动。

本来我或者会和她说更多的话。我在生活里是个沉闷的家伙,可是面对她,我发现自己也能滔滔不绝,这让我很兴奋。可是,床头那盏灯忽然开始闪起来。小童说:不能再说了,时间太长了,外面催了。我要了她的电话,出门离开。

门外一个中年男人焦躁的踱步,看见我,有些愤怒。但我相信,他应该多少还有些羡慕甚至崇敬的。

我和小童每周六的上午见一次面,四处转转,吃些东西,然后就回到我的房子里。我们会像一对情侣一样做爱。这就是说,我们会调情、前戏,事后还可以躺在一起说一会儿话,而且她走的时候我不用给钱。刚开始一段时间,我们似乎对这种现状都很满意。小童喜欢前戏,我迷恋做爱,所以皆大欢喜。她的身体真的很美,而且我又常惊讶于她每次做爱时的活力和热情,因为也许就在五六个小时以前,她还在那个小隔间里接连的和另一些男人做着同样的事。

只是这一个月来,我发现她的话变多了。每次见到我,她会不停的说话,从各种小道消息一直聊到她老家养的那条叫葫芦的狗。这让我很困扰。很显然,这些话题我都不感兴趣,而且跟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愿意耐心的听她讲,完全是因为在没有做爱之前,惹恼了她有点得不偿失。问题是,她做爱的时候也开始说话了。

我从不在做爱时说话。我觉得,话是要用心来说的,爱是要用肉来做的。做爱的时候,只有肉,心躲起来,快感才不会被心挤走一部分。我要小童别说话,但是她不肯。

今天又是这样,觉得快冲到最高处了,小童一说话,快感就如同从她的嘴里一下子逃散出去,变得无影无踪。我感到绝望。可就在这时,小童喘息着大叫:我快来了,你说话,你说话,你说……你爱我!

小童走了,把刚刚买的一块蛋糕砸在我的脸上。我胄Γ?恍Τ隼础0胩旌螅?遗榔鹄茨ǜ删涣常?醚蹋?郎戏抛排;粕锨逋琛⑻

牛黄上清丸,北京同仁堂出品。功能主治:清热泻火,散风止痛。用于头痛眩晕,咽喉肿痛,口舌生疮,牙龈肿痛,大便燥结。中医就是这么有文化,说起来四个字四个字的,基本上可以当骈文看,不仅朗朗上口,而且让人觉得这病生的很古典很有意境。

可是我看着看着,后脊梁开始发冷,手心开始出汗。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