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4 课程:释放能让痛苦流动

亲爱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德芬,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将为大家转述一个全新的课程——《15天释放实修课》,这个课程是我特别邀请素珍老师设计并撰写的,由我来录制转述,是想要分享给更多人,希望大家可以经由素珍老师的这一套方法能够有所成长。

本课主题:释放能让痛苦流动

本课要点:

首先要谈到的是情绪的流动,情绪的流动这个部分非常重要!我们不能够表达我们情绪的时候,背后有一些认为跟想法。所以让我们感受到不舒服的时候,我们没有办法如实的去看见、承认它。

在我们很小的时候,这个部分可能已经养成了。当你在哭的时候,大人就会说:“再哭!我就不给你什么东西,不让你去什么地方。”所以我们这部分情绪的流动就被卡主了,就被阻塞了。

因为从小我们被教导了这样的态度,成年后,当我们面对痛苦,面对一些伤心的事情的时候,我们可能会惯性的压抑自己,甚至不知道要让这种感觉流动才最重要。假设我们不懂得去注意到这部分,我们的能量会在我们很表层的地方就阻塞了。我们会告诉自己说:“没关系,不要生气了,人家对我也不错,他也有做什么”。你是不是也是这样子往好的地方想?

例如深入的去了解什么是愤怒之后,在我们的能量、我们的意识里面,自然就会有一种自然的流动。这一点相当重要,所以当我们在面临我们痛苦的时候,这个伤心或是愤怒的种种能量,我们要学习让它自然的出来,这种出来不是一个发泄。每个人能量在流动的时候,它的背后必定是有原因的,也是有一些念头跟信念的。

透过这样流动的时候,这些信念跟原因,也就是我们的业力,我们的生命剧本或受苦模式才能够被我们看到。这样的清理就是一个根本、直接、究竟的清理。所以一开始表层情绪的流动是非常重要的。

每一种情绪都是一种能量的流动,假如我们的某一种能量不能留动,表示我们的某一种障碍把我们的能量困住了,那么在某一个层面我们也无法自由跟解脱。

能量是反映了我们整个心灵、灵魂的整个现象,允许每一个能量能够流动,在这个流动当中我们可以跟自己连结,跟自己连结越深越紧密,我们就越容易轻松自由。

这种轻松的自由可以带动我们周围的人,还有我们的家人甚至是我们的工作,所以我们对我们的能量,我们对我们的感觉,能够时时处在可以觉知的状态,那么让它自由的流动,就像山岚一样,一下子它就过去。当过去的时候,我们从这个过程当中,会得到滋养与提升。

我们释放每一种能量是为了让我们圆满、完整,每一种能量对我们的灵魂而言都是重要的。假如我们的灵魂排斥某一种能量,那么我们的生命、我们的命运就会排斥某一种现象,那么我们的波就会去共振这种能量,这个障碍就到我们前面来了,这个就是业力,就会形成你的惯性模式。

而情绪的流动让我们能够更为完整,情绪的流动能让我们的能量不至于被阻塞,这样的流动可以带动我们所有的力量。如果我们经常把我们的能量压抑的话,我们就会变得很僵硬、坚固、冷漠,然后感知会变得钝掉,会没有感知,没有感觉。活在没有感觉的生命当中,就好像盲人处在极光世界一样。

第二点,我们要谈到的是,什么能量最强呢?真诚的能量最强

曾经有一个人,他会念一些咒语或是一些声疗,能量很强、法力很高的一些咒语。有一天他就念了一段,他跟我说:「你帮我感觉一下,这一段能量强不强?」我听了,就回答说:「有啊,能量比较强。」过一会他讲了几句他心里面的话,我就说:「你现在讲的这个话,比那个咒语的能量强10倍,能量很大很强!」

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一点,什么最强?你心里真实的那一面能量是最强的。没有任何东西比这个强,那一刻我突然有这种感受。所以当我很诚实,很真实、如实的对我自己坦承,承认我自己「我很痛苦」,承认自己「我很害怕」,这个时候轻松自在的门才会开始打开。

再来,我们要看见对情绪中的「以为」,很多人认为不能生气,不能哭泣,不能表现脆弱。例如以为如果我求你、或是我拜托你,我就是脆弱。这样的人会怎么样?会做到累死。到最后会觉得都没有人帮我,我怎么这么可怜,可是其实他知道在旁边的每一个人都很想帮他。

或许我们有某些创伤、伤害之后,觉得「哼!我就是要这样,我死也不可以求助,如果我求助,我就是输了」,然后我就一直撑,撑到我生病为止。

学习静心让我们对情绪的认为可以现形,回到我们本来的真实状态。我生气,我就是生气,我让这个生气出来,也就是我常说的有觉知的释放而非责怪别人的发泄,我只要五秒,我这个难过就过去了。

可是我如果告诉我自己,不可以生气的时候,等于在压迫自然。也许我是不高兴,也许是任何一种情绪,如果我能够觉察,就好像我们在看云一样,我们觉察的那一刻,那个云马上变化,马上消失不见。

还有一点,我们的念头是无法克服痛苦的,

我再举个例子,有一次我们在做家族能量,有一个个案他是肿瘤,我就问他说:「你是不是很生气啊?」他说:「没有啊,我每天打坐4个钟头,我的心很清静,应该还好」。我们会用一个代表去呈现他的病因,结果这个病因呈现的是大吼大叫,快要抓狂,非常非常的生气,是暴怒。可是他整个人看起来很好,他都把愤怒压下去了。

因为我们家族能量做的是比较深层的意识,所以即使你把自己弄得很好,看起来很好、笑嘻嘻的,可是你压抑的愤怒还是始终存在。所以当代表肿瘤的这个能量呈现出来是非常暴怒,然后他看了一下说:「我以为我已经原谅那个人了,我以为我已经不生他气了。」这是真的,还是很生气,可是他说:「没有啊,我觉得我原谅他了。」

我们有时候会被我们自己的念头遮蔽,比如说我们会告诉自己:「这个没关系,一旦生气,对彼此都不好」,我们会用一些念头来告诉自己不要生气,或是该怎样,可是这些能量,事实上我们心里面是在乎的。这个念头中的「我」是在的,你是没有办法用念头去打消念头的。

所以我生气了,整个前因后果是一些念头造成一些经验的结果,那么我再用一些念头把它压下去,用念头打念头,所以是不会成功的,那就变成是我自己在欺骗自己,到最后原来那个东西还是存在。

所以,当他看到「原来我没有真正原谅他」这一刻才开始,才开始可能有转变,因为我承认,我自己承认我还是很生气的,那么当我承认我生气的时候,这个能量才会开始动,开始移动,我们的这些痛苦情绪都是一种能量而已,只要它开始移动,这个能量就会发生变化。

这个变化能变化到什么程度,完全看你的心态,你的心境,你愿意敞开揭露自己到什么程度,它就能够深入到什么程度。也许我觉得我有一个缺点不能接受,我有两个缺点不能接受,我到这里就关门了,那么我的敞开很有限。所以对它敞开的时候,这个能量自然会移动,自然会变化。

我刚刚讲的那个例子就是,当有这样发现的时候,我们再重新去面对这个愤怒,这个病真的好了。所以我们以为说,我们的念头可以克服这些,我们以为我们的念头可以克服痛苦,我们的努力,我们的意志力,我们的探索、精进,可以把这些消灭,这都是在「我」的认为里面,没有实际去经历这个过程,去如实的看到它是怎么形成的。

当我可以看到它是怎么形成的时候,这个痛苦才会真正的停止,究竟的停止,不是暂时的。所以任何一种情绪、任何一种能量都是,它会变化、转化。

我常说,我们排除痛苦的态度,只会让我们的让变迟钝。

为什么我们每次上完课我都要带大家静坐、静心?就是让我们去感受那种感觉。当你很安静的时候,你的表层活动、思维活动,你所从事的这些事情有一个停下来的时候,你这时候才具备有能量可以跨越我们的障碍。其实那个时候你会觉得,它并不完全是障碍。

如果要把我们的痛苦,把我们觉得不对的东西去杀掉,或是去把它排除掉,这样子就会变得头脑很迟钝。但跨越障碍、看清楚,是需要有一个清明的头脑,如果我把所有的一切烦恼都否定掉,排除掉,都不去看,不去了解,那么我们就会变成像会走路的木乃伊。

你会觉得你没有痛苦,可是你也感受不到这生命的一切美好。这生命的一切美好不是你要得到什么样的东西,或是你要走到什么地方,你才能够拥有;而是在这一刻你能够觉察你的痛苦时,这个美好同时出现。我们大部分的人对于我们的痛苦、我们的障碍,是有很多的不清楚跟不了解。

事实上我们每天的生活,点点滴滴都已经在呈现我们的障碍,重点是我们能不能注意到,所以我们静坐的意义在这个地方:一个安静的心,一个安静的态度,一个安静的头脑,我们才能够看到,才能够意识到,我们在生活当中呈现的这些问题。

我们要学会承认脆弱,刚强有多大脆弱就有多大,所以我们看到这背后其实是很大的脆弱,我们没有办法去面对跟接纳,就是我们害怕。一旦我们承认我们脆弱的时候,也许我们会崩溃瓦解,我们是这样子认为的。

事实上,当我们去承认、去接受脆弱的那一刻,你的力量已经超越刚强,很强大,是真正的有能量,真正的有力量,而不是用头脑去撑出来的力量。所以当我们接纳脆弱的那一刻,你已经是变得很强壮,那才是真正的无惧的强壮。

因为我们没有办法去接受我们的脆弱,我们的脆弱越来越脆弱,痛苦越来越大,然后因为不能够接纳这个部分,我们势必会延伸出其他的问题出来。关系里面、还有工作上、生命生活里面,因为不能够接受自己的脆弱,所以我要很刚强、我要很辛苦、我要怎么样……然后恶性循环就不断从这里就开始,不幸就从这里开始一直制造,到最后停不下来。


课后作业:

当我跟家人意见不同时,我的表达模式是哪一种?

指责型:在与人应对时,在乎自己,在乎情境,忽略他人。总是用否定、命令来沟通,并不是表达自己。

讨好型:担心不被认同,总是唯唯诺诺,以「好」、「答应」来沟通,并不是表达自己,因为讨好者担心,一旦表达自己,就得不到他人重视、爱与价值。

超理智型:在与人应对时,忽略自己,在乎情境,忽略他人。为了得到被认同,沟通时总是争辩、说理认为自己是对的,并不是表达自己。

打岔型:容易跳开正在进行的话题,以耍宝、嘻笑怒骂来隐藏自己。

一致型:内外一致的表达自己,并且为自己感觉负责。

找出你自己的表达模式,然后思考以下两点:

1. 你能否注意到各种非一致型的表达背后的担心?如何藉由释放让自己越来越真诚一致?

2. 有些人害怕体验愤怒,认为生气会伤害别人;有些人无法哭泣,以为哭泣会被嘲笑。检视自己看看有哪些情绪是我害怕去体验的?我对这类情绪有怎样的信念呢?是否可能藉由释放松绑这些信念,允许情绪自然的流动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