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我是“强迫症+抑郁症”病人家属 (31)爆发

【心理】我是“强迫症+抑郁症”病人家属 (31)爆发_第1张图片
图片来自网络

前一章|关于过年

目录|我是“强迫症+抑郁症”病人家属


【爆发】

2017年春节,哥哥决定带着一家三口开车回家过年,我没敢凑热闹。

听到这个消息后,姐姐开始折腾爸爸做各种准备,看这里也不行,那里也不行,告诉爸爸提醒哥哥回来后这里不能碰那里不能碰。

正常的家庭,听说儿子儿媳带着孙子要回来过年,老人需要准备些好吃的好玩的,满心欢喜期盼着。

可我的家因为姐姐生病的缘故,准备工作变成了:水龙头需要用塑料袋封起来,厕所需要一刷再刷,哪个锅子需要收起来不让用。

爸爸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按照姐姐的要求做一些对正常人来说毫无意义的事,一样一样,一桩一桩,多到让他心力交瘁。但即便如此,姐姐层出不穷的要求终究还是难以达到。

爸爸被折腾到身心俱疲,在哥哥开了五个小时的车回到家时,爸爸依旧没有达成姐姐的要求,厕所没有刷到姐姐要的程度,姐姐说没看好,爸爸又不好把远路而来的哥哥一家三口拒之门外。权衡的结果是爸爸让哥哥一家先进了门,他无法不识大体到只顾姐姐的感受,毕竟有儿媳在,他对姐姐的娇惯也不能凌驾一切。

这使得姐姐爆发了,她又开始绝食不说话,这是多年来她对付爸爸最狠辣的方式,她不在乎爸爸是否心疼,她只知道只要她不吃饭,爸爸什么条件都会答应。

当然这是在哥哥嫂子在我家时的状况。

哥嫂看家里情况不对,饭都没吃就出去了。宾馆是提前定好的,他们考虑到家里的情况根本没敢奢望可以在家里住,但他们以为在家吃两顿饭还是可以的。

哥哥心里堵得难受,却不得不强打精神照顾自己的老婆孩子,对他们他又满心愧疚。

哥哥说,那一天他们一家三口在街上游荡了好久,也没有找到开门的饭店。是啊,那一天是年三十,一个小小的镇子而已,那么特别的日子能有多少生意?店家们当然是选择回家好好过一个年。

最后,无法,他们只得回到宾馆,用宾馆里的热水冲了三碗方便面了事,这顿方便面就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年夜饭,没有团圆的苍凉的年夜饭。

妈妈说,哥哥一家三口离开后,姐姐开始痛哭,她痛斥爸爸没有给她好的基因,让她如此难受;她痛斥爸爸为什么能力如此之差,就是达不到她的要求;她痛斥哥哥明明知道她的病都这么重了,为什么还非要回家来过年。

然后多少年来的怨怒痛苦一一细数,她说,所有痛苦的记忆都拜家人所赐,仿佛这世界最对不起她的就是我们这些所谓“家人”的人。

她的痛斥和着泪,爸爸听到时心里却在滴着血。

爸爸软言细语地哄她,对她说:一切都是爸的错,是爸害你这样的,你不要恨别人,是爸基因不好,是爸没把你照顾好,都是爸不好。

但姐依然不吃饭,她已经习惯了这样,她不会因为爸服软就放弃折磨他,她自己没痛快,如何管得了爸是否难过。

她不吃饭,爸也陪着不吃饭,另一面爸还要惦记哥哥一家三口在宾馆要如何吃饭,担心自己的儿媳会否挑他的理,担心饿到自己的宝贝孙子。

爸爸勉强抽出一点时间,去宾馆看看哥哥一家三口。对于眼前的一切,他是最痛苦无力的人,他没有能力改变,只能默默地承受。

在强烈的痛苦刺激下,爸爸发病了。头痛心慌,浑身无力,连走路都打晃。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眼里常常闪着泪光,刚哭过一般。

哥哥目睹着爸爸受的苦,想要带爸爸去看病。

爸说:不行啊,你姐两天没吃饭了,我哪离得开呀,我出来看你这一会,心里都慌得不行,怕她在家出事呢。

没有人知道,一个人想尽尽孝心、老人也在,却无能为力的感受是什么样子,大抵这是心中最深重的痛吧。

哥哥痛到吃不下、睡不着,他在计划着如何改变。他是家里最果敢的人,这一次,他想他该拿个主意了。

原本,哥哥是打算多住两天的,能在初七赶回去上班就行,嫂子是老师,侄子在放寒假,都没什么着急的事。

但姐姐情绪失控,天天在家哭,爸爸哄她还来不及,根本无暇再考虑兄嫂的感受。

哥哥嫂子说是回来过年的,却连门都进不去了,更别说好好坐下来吃顿饭,无奈他们待到初三就回去了,这样的日子,多过一天都是煎熬。

走的那一天,是哥哥的生日。

这里记述的是姐姐的一次爆发,可谁又知道,像这样的爆发没多久就会重来一次。只是因为我和哥哥不常在家,爸不会跟我们说,他也不让妈妈说,妈妈只是实在气不过时才会跟我在电话里唠叨几句。

所以,多数情况我和哥哥都不得而知。

爸爸常说一句话,家里没事,你们不用担心。在我们看到他过得难时,他又说:没事的,往前熬吧!

可日子用“熬”来过的,我和哥哥如何心安。

那个从小胆小怕事的姐姐,不知不觉间已经变成了恶魔般的存在,她的世界只有她自己的感受,别人痛苦与否与她无关,她没能力关心,也不在乎。

因为她,我们一家人再无幸福可言,无论是朝夕相伴的爸妈,还是有家难回的我和哥哥。

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本能,可爸爸丧失了这种本能,不知不觉间,我和哥哥也失去了。

我们还会有幸福吗?谁知道呢。

后一章|入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