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字回时01

01

“雁姐,你过来一下。”罗丹卓的声音,从我手里的传唤机里传来。

“什么事?”我边应着她,边四处找她的人影,“你在哪儿?”我看不到今早上跟我一起过来的小姑娘,我记得她穿一套粉色的连体裤,很衬她的肌肤。

“雁姐,我在这儿!”罗丹卓先看到我了,压低了声叫我。粉色的人儿在一道白玫瑰花墙下娇嫩极了。

我不出声走近她。这姑娘跟着我都快三年了,差不多可以出师了,派给她的很多设计和制作任务都可以独当一面了。一上午就看她在给现场的工作人员分配任务,还指导着店里的其他几名花艺师。现在突然叫我了,肯定有大事了。

“雁姐,A级芬得拉我们这里没有了。刚给云南那边打电话了,说今天中午到货是不可能了。我问了平时在调货的几家花店,只有锦苑还有10扎可以配给我们。我已经叫赵叔去拿了。来回半个小时。”这姑娘处理危机时特别有条不紊,我听着她,只回了一句“你看着办吧。”

“可是,雁姐,不够……”我的手机响了。

“你好,臻艾花坊。”我轻轻接起电话。

“雁姐,我是李翔爵。我想再落实一下,你帮我布置着婚礼现场,应该没问题吧。一万朵白玫瑰!”这个新郎李翔爵可真有意思,去我的花坊谈方案,没其他要求,就要一万朵白玫瑰,一朵不能多,一朵不能少。我当时问他要什么品种的玫瑰花,他也答不上来。“就白色,好看一点的。”他说得简单,这是很低的要求吗!最后,我叫丹卓给了他一个方案,除了婚礼台上的一道花墙和迎接新娘的拱门选用坦尼克,其他地方都配芬得拉。因为这款偏米白色的玫瑰,总让我想到冰激凌,想拿进嘴里咬一口。我把每一个新娘都想象成新郎眼里的冰激凌了。

“没问题。你放心。新娘子一定会喜欢的。”我不想让李翔爵失望,我边说边看向罗丹卓。

“我们补订的100扎呢?”我捂着手机轻声问丹卓。明明昨晚我们已经考虑到了,今天10点到货,我们可以用上最新鲜的芬得拉做餐桌花。

“怎么回事?有问题吗?”电话那头传来新郎急切的声音。我的电话漏音过去了!

“没事儿,小李。不是说你的婚礼的花材。你的你放心。请新娘子也放心。”我连连安慰。

“不是我们的要求!”李翔爵电话那头好像越来越急,又很无奈。

“不是你们?你们的婚礼谁还有要求?你爸爸妈妈?不对,是新娘子的父母?”也不对!按理说,有了些年纪的人会更喜欢红色,他们若选红玫瑰,我倒是会信……

“是小翡的哥哥!”

“小翡的哥哥?你大舅子?”我也算是反应快的人,但就是想不通,一个哥哥对妹妹的婚礼可以要求到这份上。

“选你们臻艾花坊也是他的主意。”李翔爵继续在电话那头给我说一些令我莫名其妙的话。

“好了,雁姐,云逸哥来了。我跟他还有点别的事。先不跟你说了。现场布置我交给你了,请你多费心了……”

李翔爵好像还说了很多。我听到了什么?云逸?他的大舅子叫云逸?推荐了我的花坊?他认识我?那个云逸是我认识的云逸?

“雁姐,雁姐!”丹卓在叫我。

“你说。”我眼睛盯着地上的芬得拉,我有点回不过神来。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