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聊天也能涨见识

国庆长假,我没有去风景区凑热闹,而是在莫大的北京城,约上几个老旧识,一起吃饭,看了梵高展,一起聊天。

我们三个人,两男一女。我大学学的是土木工程专业,毕业后从事互联网行业。女神同学则是建筑学专业,现在正在申请香港大学的研究生;另外一位则是鱼产类专业,天天和各种鱼类打交道,他给我们说的名字是:水产养殖和研究。

坐在咖啡厅,我们三开始聊起这些年的一些东西,毕竟我们从初中开始就相识,后来又在同一所高中就读,虽然不同班,但是也是紧挨着,到了大学才天各一方。如今好不容易在北京聚集,肯定会谈到很多。

综合来看,我们聊到以下几个话题:

第一:世界好小。

得出这个结论的第一个事迹则是:女神同学告诉我,她的高中同学和我们的初中同学在大学谈恋爱了。当时她听到这个事情的时候整个脑子里就只冒出来一句话:世界好小。

第二个事迹则是:我的高中同学在大学后开始狂追我们的初中同级同学,并且我这位高中同学还经常从北京飞往成都去追这个女生。


第二:艺术与商业的妥协?

女神同学从事建筑行业,我大学学习的是土木工程,因此我们俩对于建筑行业的认知非常相似。

女神同学一直在反复说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建筑行业的作品优秀的太少?

我总结了女神同学的谈话,可以分为以下几个原因:第一,过于商业化的甲方,导致设计师面对自己的理念时很痛苦。比如甲方提出修一栋写字楼,选择了一块地盘。设计师一看周围环境,发现这里根本就不适合修写字楼,因为周围已经有很多写字楼了,如果到了下班时间后,这一大区域就会彻底变成鬼城。白天的繁华和夜晚的凄冷不是设计师所需要的,但是迫于甲方的要求,只好做方案。

既然已经开始做方案了,设计师希望给每一个办公的人一种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感觉,而不是一种冷冷的工作感。于是设计师很自然就会加入一些自然的因素,让工作者上班的时候感觉这是开心愉悦的过程,而不是每天来到这个地方完成定量的工作离开。

但是甲方就会毙掉设计师的这些设计,认为很多设计都是浪费材料,做无意义的设计。当设计师指出按照甲方的操作,有些地方是不符合自然光照条件的,甲方则会说:不需要自然光照,我们可以提供足够的人工日照,而且这本来就是一个上班的地方,安安静静上班就好,没必要做得这么花哨。


第二个原因:设计师缺乏说服甲方的能力。很多优秀的设计师都源于能碰到一个好的甲方,一个愿意为他的设计梦想出钱的甲方。女神同学给我举了这样一个例子:1975年出生的马岩松是中国新的一代设计师中的杰出人物,他创办的建筑师事务所在2005年关于加拿大多伦多地区的密西沙加市为计划中一栋50层高的地标性公寓楼举办创新的设计方案中成功中标。这一方案的灵感来源于美国影星玛丽莲·梦露。

国庆,聊天也能涨见识_第1张图片
梦露大厦

这座建筑建成后也将成为当地的地标性建筑。

但是,这栋建筑之所以这么好看,都源于曲线的运用,曲线的运用在结构上显然是非常浪费材料的,也就是成本控制会非常难。但是既然已经中标,想必加拿大结构团队肯定会实现。

她又举了另外一个例子:中国人都知道的央视建筑“大裤衩”。女神同学告诉我,其实大裤衩方案并不一定是所有方案中最优秀的,但是当大裤衩的设计团队在央视团队进行方案答辩的时候,大裤衩的设计师雷姆·库哈斯说了这样一段话:我觉得央视是中国媒体的领头羊,在媒体变革如此剧烈的今天,我相信央视作为中国媒体的领头羊,理应做出一些创新来引领整个中国媒体发展。既然是这样,干嘛不在办公大楼就开始呢?

央视领导一听,讲得很有道理,便拍板了这个方案。

国庆,聊天也能涨见识_第2张图片
雷姆·库哈斯

这个故事就告诉我们:设计师也需要优秀的沟通能力,在这一方面做得最优秀的就是记者。(虽然现在的少数记者在这方面其实很差。)

关于雷姆·库哈斯,这位出生于1944年的老头,曾经获得过建筑界的“诺贝尔奖”普利兹克奖。普利兹克奖有多牛呢?这是一个在1979年创办的奖项,到今天只有一个中国人获奖(贝津铭是美籍华人),那个人的名字叫做“王澍”。这位是现在的中国美术学院建筑艺术学院院长。这位人物的一生也是传奇。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建议自行查询。

当然,讲完这些忧国忧民的言论后,我们还是由衷地感慨了一下日本这个民族的强大。我们不得不敬佩日本民族的学习能力,在中国强大的时候,疯了一样地学习中国文化与技术,在西方强大的时候,疯了一样地学习西方文化与技术。只有我们国家在所谓的五千年历史中翻不了身,一直在自己的文化束缚中难以翻身。我们其实承认中国古代文化的讲究和要求,可是如何将中国文化的精髓与后现代主义的风格结合,这才是每一个设计师(甚至不仅仅是设计师)应该思考的问题。

当西方在看亚洲的时候,其实就只看到了日本。即使今天中国看起来已经非常强大,可是看看外国电影的亚洲文化,没有几处是中国身影,几乎所有都是西方对于日本的印象。


第三个:当我们跟不上新时代思维的时候,我们在嘲笑什么?

我们不约而同地对新时代文化表示理解,对于大热的TFboy也不会有什么感觉,就好比当年我们追星时候的一些现象。但是我们无法理解的是这些小粉丝的一些言论:发烧一天进行38个小时的

训练。我们认为粉丝很傻,但是对于偶像明星是无感的。天天在网上嘲笑这些偶像明星的成年人也不见得有多高尚,想起来也不就是干了当年我们追明星的时候,当时的成年人对我们做得嗤之以鼻的事情。

每一个时代的年青人都会这样走过来,都会逐渐理解自己是如何成长,直至摒弃那些曾经的无知。

这原本就是成长的必经之路。

所以当我们在不了解任何情况下嘲笑青年偶像的时候,我们就是在嘲笑当年的自己。

最后,作为一名手机爱好者,当然也给她们讲了手机操作系统的一些设计和购买手机必须注意的要点。那就是第一不卡,第二看起来还不错,第三就是系统如果还能人性化设计就最好了。


女神同学还讲了她以后打算结婚的教堂,由日本设计师安藤忠雄在大阪建造的光之教堂,不多说直接上图。这个逗比在大一就给我讲过,非要还给我秀一下。

国庆,聊天也能涨见识_第3张图片
光之教堂

当然还有一些很有趣的现象:我们当年(2011年)高中毕业的学生,绝大部分都走进了两个行业:建筑和医学。一是因为这两个行业涉及的学科分类比较多,二是这两个行业在当年看来非常火爆。可是四年后建筑行业彻底萎靡,市场走进了理性的业态,我和女神同学在这一点上达到了共识。虽然我不再从事建筑行业,但是我仍然对它有感情。

当然,女神同学说她们班上当年报考的专业中有一个是保密工程专业。按照女神同学的说法:这位同学进入大学后就真正进入了实战,没有人知道这位保密大侠的踪迹,连各种社交网络上都很难看到他的踪迹。我们三都无比惊叹地说了一句:这才是真正的专业。

当然谈话还涉及到其他许多细节内容,这次就不想写了,下次再约再写吧。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