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摆渡·开膛破肚

“而他攻击的那里是——炙炎天珠!”

  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为天珠而来,但世上知道炙炎天珠在哪儿的人没几个,所以眼前生面孔绝对与故人有关!

  迦南大惊,可自己也不善武力,隔着十步之远有心无力,幸好茭符双腿一蹬,横掌批过去。知道他向来嘴皮子厉害,没想到还是个打架好手。

  妖人反应也不落他,往后一闪茭符扑空;他惊觉耳后有风霎时腾空一倒,妖人散发冷冽青光的利爪贴脸划过。见他过于灵活,妖人发丝尽散,硬如羽箭疾声射出,像针毡一般迎面而去。茭符继续轻巧躲避,掏心之势压胸逼近。

  “你!”茭符精准无误地击中妖人胸口,那人忽而愤怒,似乎有些又羞又躁。

  “怎么!摸你胸害臊了,死娘炮!”不亏是茭符,打架的同时也不忘挣口舌之快,一边武力压制一边语言挖苦,碰上他也算倒霉的。

  对方显然注意到了劣势,也跟着换了招数。茭符可明明占着上风,却很难再讨着便宜。

  “敢情是要开始耗我了。不管我怎么打压,他都能自动回复力量。这样拖下去我也没有优势了!”茭符应对妖人的虚实诡法,渐渐力不从心。

  关键时刻,迦南以传音之术点醒茭符,“袭胸,袭胸!”

  乍一听茭符还以为是幻觉,迦南和尚嘴里怎会吐出如此露骨粗鄙之词。反正也纠缠得晕头转向,暂且听资深大仙一言。

  “看爪!”配合着声音震慑,瞰尘清俊脸上完全复制出茭符狡黠的精髓,歪嘴一笑,接连几招都奔着妖人的胸部去!

  果然奏效,妖人开始忙去护着胸口被茭符打得被动,茭符重新牵制起妖人的攻击。

  “就是现在!出手!”茭符顺势将妖人引到迦南面前,一套佛印从掌中幻化突出,把妖人震退的同时,还摔出个虚影。

  “是个女人!”茭符不敢相信眼前所见,那具散发着古怪药酒味的野蛮男人躯体里,竟然是一个女人在操控!

  一切如迦南所料,但还是有些意外,迦南章中金光持续射出,将女子死死控制在光芒之下。

  “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认识你,宋小姐。”吐出最后三字时,女子明显一怔,脸上露出鄙夷的神情。

  “她就是那个宋小姐?”茭符很吃惊,那刚才不是非礼了一个女……灵体?

  “没错,眼前这位正是始作俑者宋绮晴宋小姐。真是好大一盘棋,机关算尽,满盘皆输。”

  “你住口!我没输!”宋小姐突然狂躁起来,欲跃起还击挑衅,可依旧被压的无法动弹。

  “你这突然出现,贫僧还真不知道先给你安上哪条罪名。弑父,杀夫,还是屠村?”迦南单膝折下,想要看清这张丑恶的面容。

  “迦南和尚,你这不一口气把罪名全说了么?”茭符大战过后,有些精神不足,气血中虚的模样。

  “非也!以宋小姐现在这幅形貌,怕是做了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比如,炎妖……”

  “不准你提她!”提及炎妖,宋小姐更加暴怒,对着迦南吼出凄厉的声音,像针刺穿头皮那样阴冷恐怖。

  “所以她是人是鬼,这种叫声便是行尸才有。”

  “你问我干嘛,直接问她啊。”

  宋小姐的确一副难以界定品类的模样。勉强算个魂吧,毕竟刚从一具身体里打出来,但放着自个好好的身体不用,为何把自己整成这幅形貌。

  “你知道吗,你现在很丑。”改用蹲姿的茭符突然凑近,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又是熟悉的八卦脸。

  “滚,臭男人。”宋小姐劈头盖脸一句狠话,好像有巴掌打在茭符脸上似的,吓得连退几步。

  “不配合也罢,刚才想动我弟来着,你以为我会轻易放过你吗!老实交代,是不是觊觎天珠!我劝你别妄想,你这破烂资质,拿到也承受不起。”茭符开始连环嘴炮攻击,简直要把宋小姐给逼疯。

  “差不多行了,我有些事要和她聊聊。”大仙发话,茭符也不自讨没趣,找了个查看弟弟状况的借口就撤了。

  “你已经逃不掉了,有些心结何不敞开?宋张两家对你做了什么,我并不关心。我只想知道,你和炎妖之间的过往……”迦南谈判间,将佛印收回两成,缓和之意。

  “小炎……同病相怜罢了。我可怜她,她怜惜我,不过如此。”死到临头还是嘴硬,有些人是度化不了的。

  “她死了,你知道吧。”

  “没有!她不会死的,你瞎说!”

  “死了,你方才想杀那人了结的。”迦南故意带着刺激她,提到瞰尘,宋小姐的情绪更加激动。

  “我知道他就是那个该死的蠢驴,从前伤过小炎,后来还要她死,狼心狗肺的东西!”说到这里,宋小姐眼中泛起血红,直到瞧不见瞳孔。

  “你恨他……”

  宋小姐一愣,突然大笑起来,“我恨他,恨不得掏心挖肺,开膛破肚,来祭我的小炎!他害死了小炎,可恨!”

  “错,小炎是因你而死,替你而死。”见她情绪持续波动,迦南加码钓鱼,势要把她压心里含嘴里的秘密给挖出来。

  “你胡说!小炎是妖,能力远胜于我类凡夫俗子,她是高高在上的!若不是你们,谁能轻易取她性命!”

  “她行差踏错,你可认同?还是依你之见,她从未犯错?”

  “她有何错!生而为妖,吃尽苦头更籍改命就是错?生而为人,历尽千辛续命长生就是错?因为自己没有,就不配追求?哈哈哈哈……”

  “立场无错,牵连别人岂能无罪?贪念,无度,害人害己。你且去,世间不多你一缕怨气。我迦南和尚,今日罢工!”

  “哦?不继续度化了?你们和尚不是最喜欢主持正义,匡扶邪门歪道吗!”宋小姐脸上多出调笑的意味。

  “生死有命,造化看人。点不破的东西,我也不去较劲,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如果没有什么想补充的,我这就打散你。”

  “……”

  “好,一、二……”

  “慢!你不让我说,我偏要说,哈哈哈哈哈哈。”宋小姐又入圈套。人不好好做,崇拜妖类,把自己折腾成这模样,傲得一身反骨。

  “最后遗言,我听听罢。”迦南一点也不咄咄逼人,轻松得像个听故事的。

  “我知道……”刚准备听宋小姐一腔怨气喷洒,瞰尘醒来,在一旁伫立良久。

  “瞰……尘!”瞰尘一出,宋小姐眼中燃起火焰,随时喷出。

  “小炎说……你的心意她明白,她不怪你。”

  “什么!她说什么!”

  “陷泥之足,恩止折枝。若有来世,再期早遇。”瞰尘一字一句,念得断肠。

  “恩……只有恩吗?来世不应,纠缠此生!”宋小姐闭门血泪两行,迎上迦南佛印,散碎如毛絮,消失天地间。

  “可惜最后未能解脱……”茭符冒出来插话,听着有些遗憾。

  “未必,也可能是嘴硬。”迦南望着天上,冷不丁接过话茬,“南无阿弥陀佛,好走吧。”

  又是惊心动魄的一晚,瞰尘重新能说话,是炎妖还他的;而茭符又破了禁术,为就弟弟不免要遭反噬。接下来,他们只想轻松过个养生之路,万万不要再受折磨了。

  “弟,给我讲讲发生了什么。迦南和尚要不要来听?”茭符发出一起八卦的请求。

  “算了,我现在只想睡觉……”以同一个姿势抱着那丫头许久,胳膊都麻去。打着哈欠,支着腰,迦南大摇大摆回烂房里。

  真没劲,肯定是又回去看那丫头了。低估一番,茭符把弟弟拽到一边,准备倾听分享。可瞰尘闭着眼睛,不想理他。

  “你想知道,自己拿去看。莫烦我……”瞰尘第一次对茭符冷淡。

  “烦?竟然嫌弃你哥,白救了你!”

  “哥,我今日累了……我不同于你,总是活力满满,这是小炎的泪,所有的故事都在里面。”

  茭符在外衣上擦了擦手,接过小炎的泪,自个走到一个黑暗无光的转角,偷偷读起故事。

  【小炎的泪】

  稍加灵气驱动,片段往事一幕幕重现:

  “感谢小姐搭救,你知道我的身份,不会怕我吗?”

  “怕你做什么?我家里还有个杀了我母亲的父亲假模假式,我都不曾害怕!”

  ……

  “你说的可是炙炎天珠?有了它我是不是就能长生不老,你也可以飞升成仙?如此,我们就去把它夺来!”

  “停手!我先前传授你术法,是助你修炼人元,你何必求极推盛,舍本追求妖元呢!”

  “我们都是同一类人,你明白的,不然也不会多次救我于危难。世上不曾有人待我如你,我亦对你真心!”

  ……

  “小炎,我与张公子商定成婚,他惦记财富希望借宋家之力联手撬动丘都商市;故同意帮我们寻找天珠。我和他各自为主,互不干涉,如此还可以借张家料理那婆娘。”

  “那你父亲如何处置?”

  “老叟一个,来日方长!”

  ……

  “妖人啊!怎料我宋家出邪门玩意!今夜子时动手,她想杀我,我先不放过她!”

  ……

  “小晴!我来迟了!你那嗜血养父用计暗算,我没能保住你清白身子,对不起!不过你放心,他们必定要付上千百倍代价!

  以“除妖”之名,宋父联手张公子毒杀宋绮晴,对外谎称病逝,并假意安排白事。殊不知宋绮晴习得妖法转魂移魄,借一不腐药人之身。炎妖怒,附身绮晴,却因难以驾驭绮晴妖化之身被弹出。

  宋父得知,取回以佛经带鞭尸,欲抽毁妖元,瞰尘来救,发现宋小姐非炎妖,误中尸毒被捕。

  炎妖救瞰尘,并引用天珠之力,所有恩怨一并结算……

  “她救她,她救他……太复杂,看过即忘,莫烦心。”看了这么一长串故事,茭符觉得肚子甚饿,决定去找些吃食,换个心情。

  “炎妖到底治好了瞰尘嗓子……情深义重,我可不要搅进去!”

  (本章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