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

随想_第1张图片
随想之

治疗随想

邹晓波

那天是农历七月十四,鬼节,门诊的病人比往常稍微少了,听说老百姓今天是要去拜神,轻易不往医院跑,怕过不了鬼门关。呵呵,是迷信?

脸部的歪斜基本恢复。回想起来真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一夜之间,左脸部歪到了一边,不能吃东西,流口水,说话漏气,爱美的我,好像天塌了下来,可是日子还要过,一边上班,一边积极的治疗。

熟悉的病人替我可惜,怎么会面部神经炎呢?周医生我们支持你,我哭了,他们和我一起哭,我苦他们也苦,我想人都是同情弱者,短时间作一个弱者,会更理解他们的心态,会珍惜上天给我的机会,尽力为病人服务。

脸,是人的面子,有个化妆品广告词:女人,你还要脸吗?感觉,有污辱女人的味道,我们几个女人,把它骂个臭,坚决不买它的产品。女人谁都知道脸面的重要性。

眼睛

有一段路,一直没有路灯,没有月亮的夜晚,漆黑一片,可是一路走过,从没摔过。

有一次,天下着蒙蒙细雨,天那个黑啊,如同把世间所有的黑都融入其中。多么盼望有一盏“灯”,突然想起一个来访者说的话:我的心里黑得可怕,就盼望前面有一盏“灯”,此时突然前面有个人,手牵一盏“灯” ;

然后,我只能跟着牵“灯”的人走,不管前面有什么,也不需要知道前面有什么?!这时我一下子明白过来,原来她是用“灯”,和牵“灯”的人,比喻她的感情生活,那盏“灯”让她暂时心里有一点光亮,至少还有一点寄托。

想到这里一高兴,我就作个试验,闭上眼睛,看看感受如何。反正都黑成那样了,什么都看不见,闭上眼睛、闭上眼睛。

可是,立马感觉好像整个人没有了根基,好像要“飘起来”,又好像马上要“摔倒”。

呵呵,可想而知,眼睛不仅仅只是看见“光线”,一定还有别的什么东西,还有看见内心不为人知道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

窗外站着两棵树,一棵是荔枝树,一棵是凤凰树。

它们俩谁都不和谁说话,想象中它们不会有人类那么多的爱恨情仇,它们不会哭,不会笑,不会流泪,没有人类那么多的情感。

它们没有到处走的“脚”。难道没有“脚”,就不会有“爱”吗?不会有“恨”吗?你见过一朵花会仇恨另一朵花吗?是的,不会。它们只会遥遥相望,互相致意,或许它们一辈子也触不到对方的手。

可是,人世间的此人和彼人就算从不见面,也会爱得死去活来;也会恨得咬牙切齿。网络、电讯的声音、文字、影像,都是“脚”,跨越千山万水,穿刺彼此的“心”,牵动对方的每个“呼吸”。

潜意识

在我的临床经验中,催眠是非常好的通往“潜意识”的管道。让个案在催眠状态下回到童年,重新体验痛苦的记忆,将不愉快的情绪释放掉,然后以超越的观点、成长的观点来看待这些经验,个案就可以改写人生剧本,成为一个更为成熟健康的人。

过去发生的事情是不可能改变了,但是如何看待过去是可以改变的。一旦改变了看事情的观点,整个人就跟着改变了。

有时候,我会让个案在催眠中来到他心目中最美丽的乐园或仙境,让长大的他与“内在小孩”一起携手漫步,一边交谈,一边分享成长的心情,感受到有人关心他、爱他。

随想_第2张图片
义诊

这样的治疗方式,常常可以缔造神奇的效果。

事实上,催眠治疗有个先天的好处是:在催眠治疗过程中,当事人处于一种放松、舒适的状态下,他的心理防卫会自然降低,平常有所顾忌的话会容易说出来,平常封锁森严的情绪会容易释放出来,他会更容易聆听内在的声音,更容易与自己对话。

平常的时候,人们被外在五光十彩的境界吸引,很少能够反观内心,向内寻找问题的根源。催眠的时候,眼睛闭上,与外境隔绝,他就与内心连上线,在催眠师的引导下,像在外流浪的游子回到心灵故乡,重新探访自己。

随想_第3张图片
后花园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