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眼神

文/黄  舜

父亲的眼神_第1张图片
负重

【忠厚 木讷 怒】

父亲是个地道的农民,本分厚道,不善言辞,外表看上去有几分木讷,在岛上几十年如一日,守着家园、守着土地,每天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日子。

在父亲的眼里,一辈子重要的事情只有3件:

    其一为:一家老小

    其二为: 种地

    其三为:村务

在父亲的圈子里,他是受人尊敬和被人信任的,所以比较重要的事情,一般都会委托他。

比如村里布置的各种统计工作、每户的口粮地测量划分、集体基金的保管、各种资金的发放收取落实、会计账务工作、集体时代的劳动工种分配、工分工价评分的主持等........

别看这些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每一件都是跟公众利益和每家的切身利益有关,在乡亲的眼里,这些都天大的事情,如果不是对你的人品和能力高度信任,基层组织和群众是不可能几十年如一日的委托你一个人去做这些事务的,现在看来,这些来自乡亲的信任,与父亲忠厚、严谨的品性分不开。

是的,父亲最大的特点就是忠厚、严谨、勤快。

这样一个实在人,若看到不公或不平之事,或被无端冒犯了,会“怒”,且会“怒发冲冠”。

【儿时的嘱咐】

因为家里就我一个儿子,所以小时候我出门上学之前,父亲总会嘱咐2个短语:“用心点”、“拗吵”。

翻译为:在校读书要用心思去读,出门在外不要惹是生非。

我很难说自己听懂了没有,但是的确,这个奠定了我儿时读书善思之习惯,也养成了不敢惹是生非的个性,甚至于,大多数时候,我都有点怯懦。积极评价那是“有敬畏心”,消极评价则是“有点怂”。

“敬畏心”也好,“有点怂”也罢,是父亲造就了我个性的底层代码。

由于父亲的嘱咐,使我很早就明白唯有靠自己奋斗,没有任何外力可以借助,于是从未幻想过生命中会有意外的惊喜。

由于父亲的嘱咐,使我一直不敢松懈和惹是生非,于是,我边上的朋友觉得我做事还算用心、还算靠谱,敢于将比较要紧的事情委托给我,于是一个个惊喜还是在不经意间,在我身边开花了。

没有背景,好好做人,用心做事,恭敬惜物。

这样的风格,竟然陪伴我度过了人生的前数十载,而且会继续延伸,伴随我一直伸向远方。

【父亲的眼神】

大多数时间,父亲的眼神是安定的,与全世界所有的农民一样,他们朴素地认为:春耕、夏长、秋收、冬藏的过程再自然不过了,而且我们地处物产富庶的长江口,很少有真正意义的天灾,所以只要勤恳地去做,收获是顺理成章的。

只是,作为儿子的我为他老人家增加过不少忧虑。

在我少不更事,屡屡不顺的那些年代,父亲很少表现出消极情绪,他一直保持着平静的沉默,而一旦我走出了低谷,他的眼神则完全会迸发出异样的那种“否极泰来”的神采。

只有在这个时间,我才能理解父亲长期以来对儿子的希冀与隐忍。

此时的我才在心里立了个志——放心吧爹,把信任交给我吧,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没有能辩的口才,只是一个不经意间的眼神变化,就能激励自己儿子在逆境中自强不息的父亲,也算是一个造化。

【生命的消耗】

送走奶奶以后,父亲的衰老之相非常明显。

的确,“尽孝”并非是一句话那么轻飘飘,那是常年的照顾、陪伴、服侍,对于身为长子的父亲而言,那是原则,是底色。

于是,身体并不好的父亲,带着家里的姐妹兄弟,为尽孝这事画上了完满句号。

年轻时候的父亲,脚步轻快急促,风风火火,而今的父亲总是拖着脚跟走路,一路发出“沙——、沙——”的长音,听着心里很不是滋味。

被各种老年性的疾病纠缠,尤其被痛风这样的热风湿病常年折磨着,真是非常受罪。

每次发病、每次治疗,每次好转,都是一次煎熬的轮回。

人的“精、气、神”不断被病痛所侵蚀。

如今再看父亲的眼神,当年的炽热、安定、喜悦抑或是愤怒之情,皆已消失,留下的是被病痛消耗后的无奈与虚弱。

父亲的眼神_第2张图片
艰难岁月

而为人子,对此竟然无能为力,真是不孝了,也真惭愧。

但是,我相信菩萨会赐我们智慧和力量,找到合适的应对方式。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