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秦维维对自己的决定沾沾自喜,她打电话给方圆,说周五就去她那。在前往T市的长途车上,又分别告知了另外几人。苏雨亭和lily表示周六上午赶来,下午就要回去上课。秦维维想着,见一面就走,显得有多姐妹情深,有种今晚就来啊。心里却是那么喜悦。那是四月的一个阴天,下午两点,车里空气混浊。也许是累了,耳机里的音乐显得嘈杂。她知道此次去T市并不会改变什么,只是暂时让其他事物占据她的大脑,图一时的欢愉,至于回来了怎么办,那等回来了再去面对吧。

  到站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见方圆姗姗来迟。她扭扭捏捏的走来,眉毛堆起一副歉疚的表情。秦维维对她说,我这次为了来探望你,在床上休养了整整一星期没去上课,你倒好,丝毫不耽误功课啊,把我晾在这儿等你这么久。进入大学,方圆率先谈起了恋爱,从此风花雪月,路灯下,空教室,极尽猥琐之事她曾向秦维维抱怨男朋友欲求不满,时不时拉她到无人处亲密,令她很是受不了。金莲说,你有什么好纠结的,要么去开房,要么就分手吧。结果他们真就分手了。一个月前一个寂静的夜晚,秦维维包里的诺基亚N73响了“我们分手了。”“关我屁事,反正我都没见过他,以后你也别见了不过,你们分手,不会是因为你怕把持不住自己吧!”想到方圆才失恋不久,金莲也就暂且不追究她来迟了。

     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一定要坐一回那里的公交车。在秦维维刚到z市的那一年,逃了很多课,看了很多书,不参加任何社团活动。天气好的周末,就带上相机出去散心。有时只是坐上一辆公交车,到了终点站再换乘另一辆,从来没有迷路过。对那个城市,比对校园还熟悉。她每周给苏雨亭打一次电话,计划寒暑假的旅行,骂着操这个世界,也跟舍友和平相处,与其他同班同学几乎没有交集。越来越安静,也没有想过要成为什么,自从高三在宿舍吃着炸鸡喝着啤酒过完20岁生日,以为可以决定自己的人生并告诉爸爸想当厨师,爸爸对她说计划赶不上变化以示反对以后。结果表明爸爸是对的,秦维维按他们的计划上了大学,连专业都是他们选的,只能与厨师梦渐行渐远。这样竟也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年。现在坐在T市的公交车上,旁边是认识了三年的方圆,突然间感觉踏实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