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是一种说不出的痛

昨天晚上莫名的我又失眠了,又重复了一把失眠的痛。

越想要睡着却越睡不着。焦虑,烦闷,各种的辗转反侧,期待的倦意迟迟不来。

尝试过各种搜来的经验,都是然并卵。什么数羊数星星这样小儿科的,我大概可以数到一亿,那时天早亮了。

看电影?我可以一部接着一部,不知不觉中,听到楼上起床的闹铃响了。

看书?我可以把一整本小说都看完,平时一个月都看不完的,也许失眠一晚就完成了。

还有说很管用的做深呼吸。就是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来,能有多缓就多缓。但我缓着缓着就加快了,到最后像一只怒气就要爆发的母狮子了。

有人说干脆起来做事。可是我一站起来就觉得头晕乎乎的,怎么做?头是晕的,躺着又没有睡意,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折磨?

于是我干脆放任自己的思维,任我自由的想象。凌晨四点多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我的伯父。我突然想起了已去世两年的伯父。小时候印象中,他做完事回家,总是点了一支烟,坐在桌子的上位,背靠着墙,然后一脸慈爱的看着孩子们围着他吵闹。他生了五个女儿后才生一个儿子,但他从没对堂姐们说过一句重话。姐姐们也爹爹爹爹的叫的清甜。

而我的爸爸,记忆中从没对我有过任何的亲密言行。似乎我们生来就是冤家。他讨厌我,我讨厌见到他。小时候他在远方工作,我从不盼望他回家。这是怎样的一种苦大仇深,要让我们成为父女来互相伤害。

我现在所有的心理问题,总是不由自主的归结于父爱的缺失。想着想着我不禁哭了,哭完又继续胡思乱想,任思想的野马纵横驰骋。然后慢慢分不清虚幻与现实,模模糊糊中,我感觉有人开始起床了,我也终于渐渐睡着了。

快八点的时候,被一个电话吵醒,我才意识到自己居然睡着了一会。尽管头还是沉的,毕竟没有像以往那样,还没睡着就起床了。

上帝呀,我可不可以少活几年来换我一生不失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