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耳环还是铁钉?

天气有些闷热,杨二狗家门前的石板路上行人稀少,他坐在门囗的石凳上,手里拿着摇扇,百无聊赖地打着嗑睡,旁边卧着一只小猫,也昏昏然似乎进入了梦境。

“叮,当,”,一声细小的,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在寂静的道路响起。象是小的金属掉落,清脆,悦耳。此声传入杨二狗耳中,他猛地清醒,抬眼望去,看到一对时髦的青年男女依偎着从此处经过,洋溢着一路的甜蜜。

“哼,乱撒狗粮,"杨二狗想着自己还单身,又是羡慕,又是嫉妒,狠狠地说了一句。却在他们走过的路上,有了发现。

一缕闪亮的金光,完全吸引住了他。杨二狗望去,象是一只耳环,静静地躺在那里,随阳光的照射闪闪地发着光芒。他抬眼看那渐远的女子,似乎真的只戴了一只耳环。

“哎——”,杨二狗正想喊住他们,却又马上住了囗,他又看了看那闪着的,诱惑的金光。心想:“何不据为己有,捡得又不是偷的。”打定主意,就装着继续打嗑睡了。

等到那对幸福的人走远了,看不到了。他才慢慢起身,朝四周看了一看,确定无人,便大步走了过去。奔向那金耳环。

“怎么会这样!!!”

杨二狗莫名其妙地挠着头,揉揉眼睛,自言自语道:“难道是我眼花了?明明是一只金耳环,怎么变了?”路上躺着的,竟是一枚小铁钉,阳光掠过,偶而也闪一下光,却完全不似先前的耀眼,明亮。

再仔细看看,还是铁钉,在钉头上还有些锈迹,诉说着岁月侵蚀留下的痕迹。

“真是出怪事了,"杨二狗悻悻地回到门口的石凳上坐下,望着那枚铁钉发呆。却发现,它竟又闪出金黄色的光芒。

″只是一枚生锈的铁钉罢了。"他自嘲着,心里却是一阵的不解,仔细再望去,竟又看见一枚金耳环躺在那里。他急忙走过去,弯下腰,欲捡起,却看到,静静躺在那的,还是那枚生锈的铁钉!

回来坐定再看,怎么都不是铁钉发出的光!他正百思不得其解。邻居王小山从此处经过,只见他手里提着一条刚买的鱼,还拿着一瓶二锅头,乐呵呵地走过来,似乎很高兴的样子。看见杨二狗还打了声招呼。

令杨二狗惊讶的是,王小山走到那闪着金光的地方,居然把那东西随手捡了起,脸上掩示不住的笑意更浓了。"有什么好高兴的,不就一生锈的钉子吗?”他看了一眼,竟发现,王小山手里拿着的,真的是一枚金耳环,黄澄澄,光芒闪耀。

“什么?″杨二狗瞪大了眼睛,不解,懊恼,不甘心一齐涌上心头,他快步走过去,一把夺过那只耳环,仔细看着。他惊讶而又充满疑问。

可不就是一枚黄金耳环吗,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只一会儿,后悔代替了疑问,他镇定下来。心想,不管怎样,是我先看见的,不能便宜了别人,至少,分一些总可以吧。

“兄弟,这是我的耳环,刚才不小心掉了,谢谢你帮我捡起来。”杨二狗说着就要收起耳环。

王小山一把夺过来耳环,他早已猜出,杨二狗想来讨些便宜。便不想理睬,欲离去。

杨二狗竟纠缠不休,他二人一番争辩,也没有什么结果。王小山很无语,看天色不早,于是他把手中的鱼和酒统统塞给杨二狗。

“这给你,东西是我捡的,归兄弟我,就算你先看见,但你没拣,酒和鱼你拿着,回家去蒸鱼就酒,岂不快活?咱二人就别再争执了。”说完匆匆而去,很快消失在路的尽头。

杨二狗得了一条鱼和一瓶酒,一扫先前的不快,兴冲冲往家跑。门口,那只打嗑睡的猫似乎闻到了什么,站起身,舒展了一下,跟随着杨二狗进了屋。

屋里,他娘手里拿着擀面杖,正准备擀面。他把鱼放在案上,交待母亲收拾一下,做他最爱吃的清蒸鱼。自己则迫不及待地拿起酒瓶倒了一小杯,准备先品尝一口过酒瘾。

此时,那只猫突然“喵"地叫了一声,似乎是喜悦地呜声,只见它犹豫片刻,便大胆地向前,迅速叼起那案上的鱼,准备夺门而逃。

"鱼!"杨二狗大叫一声,慌乱中拿过母亲手中的擀面杖,嘴里念叨着"该死的猫。",对着那猫用力一击,猫慌不择路,跳上了桌,擀面杖随即也到了,同时,猫跳开。

只听得“砰”的一声,酒香四溢,酒瓶与杯,碎了一桌,酒淌开来,尽流桌下,滴滴嗒嗒。窗外日光照过来,竟也泛起点点晶莹。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