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收到了一封来自21:09的私信

21:19。

在某个网络社交平台上,我接到了一封私信。

虽然不是什么大神,但是也有小一千的粉丝,会有一些读者给我私信提供点素材,还有一些私信问我问题,我也会尽我所能回答。

很多事情我都不当真,毕竟网络上的事情没法证伪,故事只要好看就行。所以当看到这封私信是感情问题的时候,我已经准备好了怎么劝解对方。

男男女女,恩恩爱爱,几个是真。

爱情上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向来劝分不劝和,我猜这也是我粉丝不多的原因之一。

“夏老师,您好。”

称呼很讨喜,让人心情愉悦,有时候上来就倾诉衷肠不是不好,却少了一点点人情味。

“冒昧地和您分享我的心事,我今年19岁,喜欢上了比我大四岁的姐姐,可是她快要结婚了。”

唉又是不懂事的小年轻。

“从前我们是邻居,小的时候我只和她玩。后来我们有几年没有联系,今年好不容易我们见了面,可是她告诉我她要嫁人了,嫁到很远的地方。”

傻小子,喜欢就追啊,趁他们没结婚把你的心上人抢过来啊。真想这么说。

但是我还是小心翼翼问了一句:“那她爱那个男人吗?”这句话就像石沉大海一样,再无回音。

我这人有强迫症,事情不做完的话心里就像有个定时炸弹,指针在那里一跳一跳的,搞得我的心脏长年不好,心律不齐。

放下水杯看一眼手机,码一会儿字再看一眼手机,那个对话框再也没有弹出来过,曾经看起来无比碍眼的小红点点提示也没出现。半夜甚至出现了幻听,猛地蹿起来在黑夜里抓起手机。我甚至怀疑是不是问了什么不该问的,但是反复斟酌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失眠一夜,对方也没有来回信。

第二天的21:19,困得不行的我在刷牙,听见了卧室里传来了一声清脆的提示音,顾不得满嘴的泡沫,我飞奔过去抓起手机指纹解锁打开APP一气呵成。

小崽子,可抓住你了。

“抱歉夏老师,我这里网络不好。”原谅你了,快给老子讲完你的故事。

“姐姐和她的未婚夫是家里介绍的,对方能给她带来安全,我没办法反对。”那怎么不能反对了,是个爷们都能给自己的女人安全感,你小子只是太年轻。

“不是安全感,夏老师,是安全。我们在打仗,她的未婚夫在安全区,那个地方只有家属才能移居。”

我蒙了,这小子在诓我吧?今时今日哪个国家在打仗,同时还使用汉语?床头的闹钟指向了21:20,那边没了回音。

“编故事也要编的像样点好吗。”吊尽我胃口的故事竟然是臭小子信口开河的胡闹!算了,看在你想象力丰富的份上不跟你计较。

这件事情过后我接到了一个工作,出去了几天,没有来得及上网,等回家的时候各种社交软件的私信都堆积成山,我一条一条挨个查看,琢磨着这个工作赚来的钱够不够我请一个助理帮我打理日常邮件。

那个已经被我忘在脑后的小伙子在我不在的几天里竟然一直在给我发私信。

21:19

“夏老师可能你不相信,我和你并不处于同一个时空。对于夏老师来说司空见惯的电子设施对于我们这个时代的人都是难得一见的古董。”

21:19

“大学里我学的是机械考古专业,参军后负责调查敌方背景,破获他们的天网掩码盗取信息。”

21:19

“敌方的文明比我们先进,早在你的时代就隐藏在网络中。他们不是碳基生物更谈不上是生命,但是他们对我们人类的威胁是巨大的。”

21:19

“无意中发现了你,又有点病急乱投医,忍不住问了你问题,没想到你真的能收到。”

21:19

“我的痕迹被他们发现了,可能再也不能联系你了。”

21:19

“战事越来越频繁,我的基站就要被冻结了。听说姐姐昨天结婚了,我什么都没说。”

21:19

“我还是”

私信到这里戛然而止。

握住手机,看着一天一条的私信,我的手心有点冒汗。

我对他的怀疑是正确的吗?仅仅是开玩笑讲大话至于戏这么足,费这么大力气吗?我被自己的想法一激,顿时一种恐怖的感觉从心底慢慢腾上来。

万一,他说的是真的呢。

点开他的头像,没有出现通常的用户个人界面,也没有出现“该用户已注销”,界面一闪自动跳回了原来的私信页面。反复几次操作都是这样的结果,我把手机关机,重新启动的那几秒,世界安静得像只有我一个人。

笔记本电脑的摄像头一闪一烁,仿佛有人在背后偷偷窥视我的生活。

我“啪”地合上电脑,一种从未有过的不安全感萦绕在心头。

手机终于重启完毕,我点开APP,在几百条私信里上下翻找,却怎么也找不到那条私信。

这些信息像从未出现过一样,在我的手机里被抹去了。

冷汗慢慢从脊梁骨流下来了。

我的心理医生说我太累了,也许我真的是太累了,我需要休息。放下手机,我钻进被子,把它拉到下巴上,严严实实地盖住自己。

“叮咚。”

“21:19”。

“您收到了一条私信”

(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