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日登南山玄鹤楼(散文)

       

元日登南山玄鹤楼(散文)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平素从事临床工作,年年岁岁,金贵的时间就这样在查房,门诊,手术之中重复着,疾驰着,不经意间就从身旁匆匆地流去了,转眼已工作了四十亇春秋,鬓毛如霜。每每春节来临之际,方才恍然大悟,哦,又一个四季退避身后,且愈来愈远。

        这就是时间,从不善于等人的时间。

        忙忙碌碌、辛辛苦苦地奔波一年,等佳节而至时心绪总算平静了下来,绷了许久的神经,也可以缓缓松弛一番。远在北京和南昌的儿女一家今年不回来,家里也清静了许多。除夕之夜看完央视春晚,疲惫的身子寻枕而卧,静静地进入梦乡。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什么都不重要了,因为几小时后初阳东升之时,新一年的帷幕就会正式地拉开,我与无数人一样,又要以饱满的精神状态,去迎接今后充满期待的新生活。

        正月初一,也许是习俗的原因,是陇东人最为轻松清静的一天,不用买东西,也不用访亲会友。清晨,阵阵爆竹声中,老伴已做好了家乡的细长面,三碗面条,外加二两白酒,真惬意。用过早饭,我与老伴还是想借这难得的闲暇的时光,再去散散步子,再去好好放松一下自己,上南山,登玄鹤楼。         

        原以为正月初一不会有上南山的人,可当我俩从南山庭院与风景家园间的小路爬上南山时,还是很诧异,今日上南山的人真不少,一家一家的爷爷奶奶在儿女的搀扶下,不由自主地来到圆通寺,来到玄鹤楼脚下。抬头仰望南山顶端的玄鹤楼及圆通寺木塔,虽然没有葱茏的绿色簇拥,却也矗立在挺拔繁密的秀林之中而别有一番风韵。但见已有三三两两、三五结队的老幼或拾级上行或缓缓下得山来,人们掌中的手机在不停地拍照,无不显得兴致盎然。也许是受到强烈的感染,也许是今日楼和塔开放,可以登高远望,我俩也是随着人群,沿着弯曲盘旋和有些陡峭的台阶走走停停而上。

        我们首先来到巍巍入云又肃穆庄重的木塔近前,并且下意识地绕塔基转了一周。并叩拜了观音菩萨,也许这是旧有的习惯,似乎不转上一圈 ,不拜就会有了缺点儿什么的感觉。

        站在塔下,手扶精致的石质栏杆,我俯视山下的道路和冰封的泾河,瞅着飞架南北挂满宫灯的彩虹桥和鳞次栉比的楼宇及柳湖公园,绿地广场,远眺西面的群峦的太统山,崆峒山和弹筝湖及姻脂峡的灵影,还有那隆隆驱动的火车和空中独行的飞鸟,使我想到了许多,也看到了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平凉城的确已非旧时模样,一切的一切都今非昔比,充满了现代气息,呈现出一派繁荣的景象,唯一没有改变的是眼下这条万千年来涌动不息的泾河水,依然捧着沿岸人满满的希冀穿城蜿蜒而过,为悠悠的陇东大地矢志不渝地演绎着生命的华章。

        看着这揉满色彩与活力的城池,我不由得在脑海中猛然猜想起盛唐时及明朝时平凉城的情形。也想到了黄帝问道广成子的崆峒山,秦皇汉武拜见西王母的滛池回中宫,秦王李世明大破西凉薛举,成吉思汉驻跸陇山建的行宫,明代韩王就藩平凉,乐善好佛建的紫禁城上的宝塔,如今虽然古建筑已被历史的烟尘湮没,却也不能不说那是平凉人自古以来的骄傲,足以让一代又一代的人们去在甜梦中还原那曾经非凡的盛景。世事沧桑,轮回变换,许多古物只能留存在了历史的页面上,然而那些诱人的故事和美丽的传说,却会在今人甚或我们后辈的口中继续流传,直至永远。回过神来,注目身边这座高耸的木塔,它虽为新建,也未历经千年风霜雪雨的洗礼,也许将来,定会大气未减,风韵犹存,成为平凉人久久不变的念想,以及拓印于远在异乡人们脑壁上记忆的标签。

      暖阳融融,风儿已不再凛冽,让人意识到春姑娘从冬的城堡中挣脱漫步而来,正以天使素有的热情,拂袖挥去大地上的萧瑟与冷落。从那微微摇曳的树枝碰撞之中,我仿佛听到了她的脚步由远及近,在轻轻叩击着沉睡已久的万物生灵。也许是突然的意念冲动,使我由不得打起精神,沿着数不清的砖铺台阶徐徐攀援而上,意欲再次登上山顶的玄鹤楼,记得首次观摩还是在十年前,因为春夏交替时节是个何等的情景。因为以往每次登登均是在百草盈盈、绿树成荫或者花香弥漫的季节。由于心情有些迫切,使得汗浸额头,浑身发热,只得稍事休息,然后一鼓作气上得山来。

        环顾四周,满目参差无尽的树木下,百草枯黄,残叶覆地,冬的凋零败象尚未退尽。可我从淡淡发青的树木枝条上感知到了几丝春天的气息,从融融的空气中感觉到了几分春天的味道。我想,当春姑娘的秀脚高高抬起的时候,将会踩出一片新的天地;当春姑娘挥起彩笔的时候,将会描画出一幅生机盎然的画图。

        下楼,在林间小径上轻轻挪步,浅阳下树影斑驳陆离,适度的微风依依掠面,枝头上小鸟儿尽情鸣唱撒欢,登临带来的困倦瞬时被一扫而光。我来到玄鹤楼后的弯处,福银高速上车来车往,看大年初一也没闲着,凝望着脚下崖面上未知什么年代留下的土窑洞依稀的痕迹,脑海里不免荡漾起几缕猜度之意。这黄土高原上昔人的故事,随着黄土的掩埋永远不得而知,曾经在此落脚的人们以及他们的后辈,早已不知所踪,也许他们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这里会成为无数人游览休闲的生态公园。此时我还隐隐在想,世间之事,无论在什么时候,大都在遵循着一个规律,那就是不停地演绎和默默地递变,那就是人们不断把现代思想通过对脚下土地人为规划而得到渲染,那就是把先辈多少代憧憬未来进步的向往与现代理念巧妙融合,从而达到荒芜变繁茂、落后变先进、旧貌变新颜,给后来人创造出这样那样的满足与欣慰,那怕是丁点儿的愉悦和乐趣,也算是在与时俱进之时产生过结晶。

        站在山巅举目瞭望,山下的景物一览无余。此刻视野忽然开阔,心境一下子清朗了许多,甚或感觉到久积的烦忧和困惑顺着指缝刷刷滴落,一股脑滑向身侧的陡坡或深壑。淡淡轻雾中的十里长街,透露出几许惹目的红晕,我明白这是红色的旗帜、红色的灯笼、红色的中国结、红色的春联、红色的装饰点缀的结果,也无疑是我们红色中国的特色,是中华民族渴望红火的象征,是平凉人民渗透红色梦想的完美体现。左前方飞马雕塑凌空而起,把平凉人期盼辉煌未来、创造甜蜜生活的愿望张扬到了极致。河畔南面的绿地公园广场上,陆陆续续有人影攒动,巨大的雕塑朝阳凝立,似乎在静静地观望着平凉大地历史的变迁。远处朦胧的崆峒山,北山和烟雾缭绕中的龙隐寺,近处的圆通寺释放着几分神秘莫测的色彩,紧紧地扯住了我的心绪。再注目那城内城外错落有序的乔木和灌丛,与排排高楼相依相偎,组合成一座清新的现代园林式家园。泾河两旁数不清梦幻般的垂柳,像高原卫士久久守望着堤上人家的安乐,营造着无尽的怡趣,勾画着小城翘楚的纹眉。

      凝立了许久许久,意识到自己有些累了,便转身走进丛林,借坎坐在厚厚的落叶之上。鸟儿被我惊飞之后,周围陷入一片静寂,静得好似能够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我闭目养神,使身心里没有了任何负荷,着实有点儿置身世外的错觉。这时我什么也不愿去想,只求能够得到大自然的亲昵与抚摸。待我睁开双眼时,果真有些超脱凡尘、深坠仙域的幻象,恰似误入了另外一块天地,没有了埋怨,没有了争斗,没有了挤兑,没有了丑恶,而有的惟是自然界包容一切的无言的诉说。

        看不完的美景,捋不尽的思索。我,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一边一步一回头地走下山来,一边反复思谋着还是要坚持,待到他日春暖花开或秋后霜叶若枫之时,无数次登上位于平凉城南部西侧的南山,领略那更加袭人的风景,呼吸那沁人心脾的空气,体味那掠人心魂的情韵。

        元日的平凉南山生态公园之美,就是这样深深地走进了我的心里。

元日登南山玄鹤楼(散文)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元日登南山玄鹤楼(散文)_第3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元日登南山玄鹤楼(散文)_第4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元日登南山玄鹤楼(散文)_第5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元日登南山玄鹤楼(散文)_第6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