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的前提是自由


信仰的前提是自由_第1张图片
南北像


信仰的前提是自由

作者:南北


在中国历史上,不乏狂热追求信仰的时代、社会和个人,但他们在为信仰付出热情和牺牲之后,发现自己被迫面对的仍然是失落和荒谬。于是有人便把信仰当作骗人或无用的东西,抛弃了。物质主义的泛滥,拜金时代的到来,以及那些伪信仰的崩溃,使信仰这个神圣概念在人们心目中逐渐变质或丧失,以至于当你现在同某个人谈论信仰时,他会用一种怪异和迷惑的目光注视你。没有信仰成了“正常人”的标志,不言信仰成了我们社会的惯常状态,而有信仰则被当作另类或精神疾病的患者。还有不少的人,将信仰仅仅与鬼神迷信或者愚昧无知连在一起,认为现在的信仰就是太公太婆们的烧香祷告。

就在昨天,一位朋友的家人打电话找我,说我这位朋友失踪了,可能是到什么地方出家去了。还说他在春节后已经离家出走过一次,后来在几百公里外的一座寺院找到了他,又将他拉回了家。不想一个月后他留下一纸给家人的信,再一次出走了。这次出走后,就再没了消息。他的家人知道我认识一些寺院里的人,希望帮他们打听一下,找到他劝他回家。我将这件事在电话中向几位与他相熟的朋友询问,他们也是一片惊讶,说他怎么了?那么好的工作,那么好的家,却要出家?是不是他脑子出了什么毛病!

但是,这位朋友我了解,他在大学读的是哲学专业,毕业后分配到一家省级杂志社担任编辑。如果说他有什么不正常的话,就是他对众人都很看重的权位金钱,时髦享乐之类东西不太感兴趣,一心只想寻找人生的终极价值和意义。现在,他也许认为他已经找到了。我本想劝他的家人,让他们别找了。如果他已经明确了自己的目标、方向和道路,确认了自己生命中真正需要的东西,何必要去强行改变他,让他痛苦呢。但我最终没有说出来。

我一直认为,一个人有权利选择和决定适合自己的人生道路和生存方式。但中国社会长期的思想禁锢和精神抑制,以及过去强制推行的公共伪信仰的破灭,使得许多人现在只相信权位、金钱和享乐,其他就什么也不相信了。我对我那些不理解这件事的朋友说,他也许是觉悟了。他有权作出自己的选择。

我觉得,信仰首先是一种自由的向往和要求,是一种选择的自由。如果没有选择的自由作前提,那这种信仰多半是功利的不纯洁的,甚至是虚妄恐惧的。我们看到历史和现实中,不断因信仰冲突而发生的战争,用一种信仰去征服另一种信仰。胜利者在自己的征服地,将自己的信仰用带血的刀剑强行推销给被征服者。这种野蛮违背了信仰的本意,因此往往以悲剧开始,最后又以悲剧来结束。当信仰靠暴力传播和维护的时候,它就可怕地走向了自己的反面,成了伪信仰者实现个人或集团利益的工具,从而成为暴政专制的源头。

但人类是不可以没有信仰的,信仰构筑了我们的人生高地。信仰也给予了我们承受苦难和超越苦难的特殊能力,并赋予苦难不同于世俗的力量和意义,在常人认为不可能的地方,发现道路并创造奇迹。

宗教信仰是构成信仰大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不是全部。信仰还包括对真理的追求和对某种崇高社会理想的憧憬与奋斗。而说到底,信仰是一种对理想生活的向往,是对幸福的憧憬和努力。

“信仰”一词,顾名思义应该包含至少两层意义:信任和仰望。也就是说,当我们发现了一种足以令自己敬仰的东西时,我们会产生一种从未有过的信任和依赖之心。而那个令我们敬仰的东西,在我们生命的最高处。人在仰视高处时,虽然仍然站在大地之上,但目光的高度已经将我们提升起来,让我们拥有了精神的高地。这种拥有赋予了人广阔的视野,使人可以在这个视野所及的范围内,最大限度地释放出生命的能量,从而实现自身的自由和价值。所以,真正的信仰是自由的同义语。自由是一种超越所在现实处境的能力,而人只有在拥有精神的高地和精神的远方时,才能充分超越自身的现实局限。因此,最高的自由只有通过信仰才可能获得和实现。信仰之所以能够实现人的自由,是因为它不仅仅是一种观点, 更是一系列具体的目标和行动。它确定人的最高目标,不断使人从低处抵达高处。尽管人注定无法抵达最高的高处。但人在信仰之时,是在不断的向上攀升,不断接近目标的状态中。

目标又提供了方向和道路,使人在滚滚红尘中,始终保持一份清醒和坚定。

信仰的功能就是使人成为大我而摆脱现实中日常的平庸与琐碎。让人可以通过最广阔的视野来审视人生的目标系列,确定正在实现的目标是否具有真正的价值和意义,从而决定是否为它投入宝贵的时间和精力。

但选择信仰从来是一件困难的事。我们面临着是依人、依物还是依法则的问题。

一个人无论多么的伟大,他所能达到的高度都是有限的。一个人无论看上去多么完美,他都存在着缺陷。所以,如果我们以某个现实中的个人为信仰的对象,那么,就必然使自己的信仰受到限制甚至导致畸形,从而丧失投身真正信仰的热情和判断是非真理的能力。金钱在商业社会中似乎具有无所不能的魔力,但是它的数量和功能更是有限的。因此,如果将金钱当作信仰的对象,其结果只能使人成为物质的奴隶。伪信仰更加可怕,它一般是以欺骗和强制为前提,将人诱入并囚禁于诓诈的牢狱之中,变成一种盲目而实施恐怖的工具。

正确的选择只能是依照法则,也就是我们理解并愿意接受的正确思想。它吸引你,但不强迫你。它指导你的方向和道路,而不诱惑你。

没有信仰的人,无力或不愿意想象超越现实目标的东西,更不具有透析天地万物的能力,因而眼光日渐平庸而黯淡,最终成为平面人或走向堕落。尽管他们也有一些自己有限的具体目标,比如一座房子,一部车或官升一级等等,但是由于不具有超越这些有限目标之上的更高目标,因此,他们确定和实现这些目标的行动终归是盲目的,往往在遇到灾难或重大变故时变得不知所措或不堪一击。

没有信仰的人是没有方向的人。

确定自己方向的能力一旦丧失,就必然导致只能以他人的方向为方向,以他人的道路为道路,以他人的价值为价值,以他人的意义为意义。所以,没有信仰的人无论从表面上看多么独立和洒脱,实质上都是除了追随他人,几乎就别无选择。由于没有超越的目光来审视自己所追随之人,因此在这种追随中总是无力把握自己的命运。他们只能或者无条件地成为实现他人意志的工具,或者成为一切由他人代表着的可怜虫而存在,或者成为见风使舵的投机分子,或者成为随波逐流的混世者。这些人的共同之处是, 把自己的未来交给他人,放弃仰视和被仰视的权利,只将日益短浅的目光投射在更近的琐碎中。拒斥信仰的人不但与自由、希望、价值、自我这些尊贵的辞汇无缘,而且从最根本的意义上来说,他们的生命只是一种盲目的存在,已经丧失了作为人的价值和意义。

真正的信仰,可以将人提升到人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从而摆脱对“人”、对“物” 的盲目与崇拜,获得究竟的自由,并对人间万物满怀慈悲的爱心,对土地和自然充满敬畏。人的时代永远是信仰的时代。世界永远被有信仰的人所支撑。信仰为我们带来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信仰对人类来说绝不是某种精神上的奢侈品,而是开创新生命的必备素质和前提。同时,信仰还是区别人与其他生命体的一个根本性标志。


【作者简介】

南北,本名王新民,亦名王新旻,河南新郑人,户籍开封。1995年始先后旅居郑州、成都、皖南太平湖、上海、昆明、大理、沙溪、衡水等地,现居石家庄。

著有诗集《清贫内部的花朵》;文集《幸福在心》、《诗情画意总关禅》、《南北先生的行思录》、《放下》(台北版)等十余种;主编有《菩提树下-现代禅意散文选》、《世界现代禅诗选》。

为“现代禅诗研究会”发起人,《现代禅诗探索》丛刊主编。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