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塘九亩

那片方塘究竟是大是小,我现在竟是无从得知了。

虽然睡梦中经常会梦见那片方塘,但这和记忆中的印象完全不相干,我唯一知道的是那片方塘终究不是原来的那副模样了……

梦中的方塘

方塘一共九亩,我是近来才从老一辈人那里得知的,在儿时的幻想里,我可从来没有野心要走出这片方塘。世界就摆在你面前,你又何必斤斤计较呢?当时我是这样想的,并且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改变。

方塘九亩,任我跑上一天也是跑不完的,整日里又顾着打洞上树捉迷藏,哪有闲工夫来对方塘一探究竟呢?围着一米来粗的圆木桩来回转上百八十圈,趴在地上看蚂蚁过河抢食,绑根绳子朝树上吊着荡起秋千……方塘就是一片天,能够走出这片天在当时看来简直是异想天开。

再次回到方塘,我终究是离开了它,方塘亦不复如初。

方塘九亩_第1张图片
记忆中的方塘

我寻遍了方塘的角角落落,试图找到当年一起捉过的知了洞,一块儿玩过的水磨石,一同躺下乘凉的树荫凉……然而终究是什么都没有了。

一起干这些事的小伙伴不知跑去了哪里,天南海北的各个地方应该都有他们的足迹,自然那时的景与物也没得一干二净了。

一片苍翠,每一滴绿都逼得睁不开眼,古树怀抱的青草自有一种人世沧桑的萧索感。方塘的水早已干涸了,黄的、白的、红的鱼儿再也不能游来游去了,代之而起的是一片金黄金黄的麦子,每一颗苗子应该都承载了一份希望的念想。

每一泓沟,每一垄图,每一块石都各司其职,莫非这片方塘也开始了交租工作的日常?

斜阳笼罩的地方,老伯的草帽盖在肚脐上,脸上露出睡熟了孩子般的笑颜,通红的脸颊上依稀留有夕阳残照的痕迹。擦干额头的汗水,门前的豌豆还没来得及收拾,酒菜的香气倒先让他醉了起来。晃晃悠悠,一步步挪到桌前,咿呀呀的门声随着他的落座响了起来。

方塘也跟着关上了门,攥了一手的幸福,大概是那老伯的笑容还没散去。

方塘九亩_第2张图片
攥了一手的幸福

方塘的梦里总会出现这样的场景:风吹起每个孩童的衣角,彩虹与夕阳并肩而立,星星们骑了白马接它到天宫来耍……

而我的梦里总会出现这样一个九亩的方塘,那里装满了每颗青草的秘密,也浅埋着我无法言说的苦涩回忆。

这回忆却总在时光的发酵中愈发甜润,像是一个撒了谎的攀墙壁虎,很会适时切断自己的尾巴来保护自己。我也总是习惯将过往一块块切割,继而把它拼接成最佳的形状。

我想,这大概就是方塘从一开始就有的魅力吧,尽管水流不再澎湃,它滋润的心田依旧蓄积着巨大的能量,足以洗去所有的忧伤,涤荡出细细回味的甘甜。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