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徽州之行

      孔子曰:“登泰山而小天下。”因为孔老夫子的话,一直执意地认为五岳之首的泰山是天下最为奇险高峻的大山,那一年,带着幼小的孩子经历六个小时地攀爬战胜了这座山峰!由此决定,有生之年一定要攀完其它四岳,游历生活便不留遗憾。

      辗转接手新的初一年级,操刀搁置多年的班主任工作。有幸带着孩子们到黄山游学,走近三大文化中的“徽州文化”。徽州,内有淮河和长江,发达的水系使得这个江南大地的旷野间的水塘星罗棋布,雾气缭绕,阡陌上矮小的树木自然地散落着,树叶半染橙色,黄色,夹杂着绿色,伴着青山绿水,这该是西方油画爱好者眼中极美的精致吧!对安徽的爱意油然而生。

      安徽,这个山美水美,人杰地灵的大美之地,宋代理学的开创者程颐和集大成者朱熹便是在此生在此长,在此讲学,将宋代理学传之四海,名扬天下!屯溪老街上的戴震纪念馆,让我们初略了解了清代思想家,翰林学士戴震的涉猎广泛,造福后世的多彩人生!更加明了,赫赫有名的状元县休宁在有限的历史时间里培养出十九位状元的原因在于这里深厚的文化积淀,环境浸润,百姓对于教育的重视。

      小雨淅淅沥沥,在和风细雨中我们向着黄山进发。茂林遮掩,青山如黛,巨石高耸,姿态万千,溪水潺潺,低唱浅吟,野花散落,星星点点,江山如画!山底行进,秋雨绵绵,浸湿石板路面,因为平时缺少锻炼,好几个小胖孩子已经气喘吁吁,步履蹒跚,有的孩子脸色青白相间,唇色乌青,有的干脆面如重枣,面目的确有些“狰狞”,再配上“鬼哭狼嚎”般地叫苦声,的确让我们这帮老师们心中的石头悬空高搁,好吧,看来游学期间,又要和这帮小家伙斗智斗勇了,上赶着孩子们向更高处攀登。黄山的路迂回蜿蜒,盘旋上升,时而伛偻上登,时而垂头下行,沿途再美的风景也不能三心二意地浏览欣赏,提心吊胆地挪过一个又一个台阶,青树,翠竹,星星点点的野花,茂密的杂草,只能在攀上一段台阶之后驻足在大台阶上短暂留意,瞬间休憩的工夫又得赶着体弱的孩子急急忙忙地追赶精力充沛的走在前面的孩儿们,真正体验了一把的拖儿带女的辛苦不易。正当我们叫苦连天的时候,发现前面的台阶上有一位身穿蓝色发旧布衣,身材瘦削的男子肩挑单子,拄着粗大的木棍艰难地往山上攀登!好奇心驱赶着我们赶超挑夫,当我们使尽全力快要赶上他时,他不忘驻足礼让行人,内心对这个脸色白皙,颧骨突出的特别之人大生敬佩之情。从他那里我们打听到,他今年已历经62个春秋了,这个和自己的父母几乎同岁的的老人还挑着上百斤的重物穿梭来往在大山之间,一斤重物挣得七毛或者九毛钱,让人同情不已,不由地举起相机为他拍照留念,老者攀登抬头的瞬间发现我在为他拍照,突然眉开眼笑,伸出两根手指,摆出开心的造型,说道:“来一张,再来一张,再来一张”,我和孩子们,爬山的人被老人的淳朴,可爱和乐观感化,心中的欢快洋溢在脸上,从内到外都乐观起来,老人的精神不就是传说中的徽骆驼精神吗?孩子们在老人精神的感召下振作精神努力向上攀爬。小雨连绵,山中雾气弥漫,骤风时起,松声阵阵,真如置身蓬莱仙岛,也许鹤发童颜的神仙们在我们不经意之间从我们的身边腾云驾雾而过,我也狠狠地过了一把神仙之瘾!经过三个小时的翻山越岭,我们终于登上玉屏峰,亲眼见到自己梦寐以求的迎客松,雾气飘荡,迎客松在烟雨蒙蒙中时隐时现,时而像面带轻柔薄纱的江南女子,娇羞含笑;时而像极拔山举鼎,孔武有力的年轻勇士!可爱的孩子们为自己能勇登高峰欢呼雀跃……下山的道路依然困难重重,古人云:上山容易下山难。真正是经验之谈!但沿途挑夫的徽骆驼精神让我们这群生活在城市樊笼中脚步匆忙,缺少锻炼的人们放开手脚尽情享受大自然赋予我们的痛并快乐着的旅程!在黄山不仅领略了山水之美,更加感受到徽州人吃苦耐劳,一往无前的精神的可贵。游历山川大山,旅途中总会生发不一样的情怀!

      徽派建筑,白墙黑瓦,雕梁画栋,伫立在青山绿水之间,掩荫在茂林之中,茶山之上。村落里,荷花绚丽,小桥流水,这俨然是一幅淡雅清新的水墨丹青。秋日,阳光柔媚,三三两两的老人抬一把竹编的小椅在房前的小院里做着早已被时光遗忘的女红;肤白貌美的江南女子静静地斜倚在吊脚楼的雕花栏杆上,俯视着缓缓东逝的流水;小小的孩子们在乡间小径上奔跑着,忽而停下来做“过家家”的游戏!画面静美,岁月静好!

      徽州的茶文化也是名扬四海的,清香扑鼻的贡菊,和胃生津的祁门红茶,沁人心脾的黄山毛峰,总会给人许多的向往和留恋。在云雾缭绕的绝顶,巨石为桌,青松翠竹为庐,知音相伴,品茗闲谈,砚台墨香,忘乎世间烦恼,那便是神仙般极乐的生活!

        繁华都市,熙熙攘攘,欲望无限,青山绿水让久陷欲念的我们能够将自己的心绪放飞,在躁动中觅到片刻的宁静!

     的确,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