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见君子云胡不喜22

—22—

云瑚被灭绝喊去喝茶时,一路上大脑都在高速运转。她想知道最近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好,结果,到了办公室门口,也没能想起到底何时惹她老人家不快了。

敲门,打报告,云瑚故作平静地走向灭绝师太的办公桌。

“老师您找我?”云瑚斟酌着开口,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自然一点。

灭绝师太闻声抬头,放下手中的笔,异常和蔼地叫她先坐到沙发上。云瑚依言走过去,坐下,腰板直立,双手规矩地放在腿上。

灭绝师太见了她这乖巧的样子,向来板着的脸难得流露了几分笑意。她递了杯热茶给云瑚,整个人倚着书柜,腾腾升起的热气中,只见她低头饮茶。

云瑚这么一看,竟觉得灭绝师太连同她手里的茶都有了几分意境。

“最近你家里有什么大事么?”灭绝的声音将云瑚的思绪拉回正轨,她疑惑地看着那张氤氲中的脸:“啊……家里一切挺好的。”

灭绝师太放下杯子,注视着云瑚的眼睛带着审视:“如果不是家里有事”,她几乎是一瞬间变脸,声音严厉,语速飞快,“那你告诉我这从这学期开学来你的状态是怎么回事?上课走神,作业也马马虎虎。你这个样子如何应对高考!!”

云瑚难堪地低下了头,小脸涨红。不用抬头,她也能想象到灭绝失望的眼神,以及办公室里其他人不时投来的异样目光。

云瑚觉得委屈又羞愧,原来这段时间她不在状态却假装自己在装态的模样被灭绝全都看眼里了。作为学生,云瑚虽然常觉得灭绝师太不近人情,但她也敬畏着灭绝师太,甚至期待着她的肯定。而如今,她毫不掩饰对自己的失望。

见云瑚一言不发,灭绝师太也叹了一口气,语气缓和了一点:“云瑚,其实老师很欣赏你,只希望你不要浪费自己的天赋和时间。好了,你先回去吧。”

说完,灭绝师太就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抽出一沓作业开始批改。

云瑚沉默着走出了办公室,右拐,直接进了卫生间。自习课,卫生间里没有人。云瑚弯下腰,整张脸放到水龙头下,然后打开开关。

冬末春初,室外冷风依旧,不时还夹杂着小雨,湿冷慎入骨子里。云瑚就这样任由着冷水流过脸颊,带走眼角积蓄已久的眼泪,一张脸渐渐没了知觉。

云瑚抬起头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肤色青白,眼睛红肿,唇无血色。忽然就笑了,这么点打击就看起来这么狼狈了,高考还没来呢。

云瑚走出卫生间时,脚步一下子定住了。

顾尧君微红着脸站在走廊尽头,也就是女生厕所对出的位置。这里是个风口,他的头发被吹的有点乱,有几缕挡住了眼睛。

他就这么看着她走出来,然后长长地舒了口气,撩起袖子看了眼手表,故作轻松地说:“进去了六分十二秒,还有十分钟下课。”

他说完了话,她还立在原地不能回过神来。

“我刚才恰好在办公室……你的老师叫我过来看一下你。”顾尧君努力恢复往常的平静自然,但当着云瑚的面说谎,眼神不自觉地飘忽着。

云瑚知道他的话,前半句是对的,后半句是编的。灭绝师太她老人家没有这闲工夫对付像她小女生脆弱心理,在她眼里这些都是庸人自扰罢了。而顾尧君的话,不着痕迹地地维护了她的面子。

云瑚走过去,站在他旁边,眼睛却是在看着远处,声音还带着小小的鼻音:“谢谢你,我没事了。”

顾尧君转头,注意到云瑚的头才过自己的肩膀一点点,心里忽然生出一丝怜惜。她被号称灭绝师太的老师问话时,他正在书柜后面的办公桌帮物理老师改卷子。他看不见,但听得见声音,自然想象得出她的表情。

她前脚刚走,他就跟老师随便找了个理由跟上去。老师以为他眼睛累了,让他放松放松。然后一路跟到了女厕所门口,不敢进去,就在外面傻傻地守着,生怕她出事。

“云瑚,想去Q大么?”顾尧君还是忍不住问她,想知道她的目标,想和她做个约定。

云瑚像是听到了笑话,漫不经心地看着他:“Q大?我可不是学校的培养对象!”

顾尧君没接话,但不代表认可她的回答。他偷偷地收集过云瑚的成绩。如果不是物理拖后腿,她肯定能从年级三十变成年级前十。那就意味着,她将会是学校的培养对象之一。

顾尧君觉得,他有能力或者说很希望辅导她的物理,只要她点头。

“云瑚,我得过全国物理竞赛一等奖,物理成绩也没下过两位数……”顾尧君一向谦逊待人,并不擅长自夸,此时耳跟发烫,“所以我应该可以帮你把物理提到90分,你应该相信我的能力。”

云瑚那会的表情是什么来着,一脸懵逼,大写的黑人问号脸。我什么时候让你帮我补课了?我一个物理常年六七十的人怎么敢怀疑你这种物理大神?

顾尧君见她眉头紧蹙,一个人在那自我纠结,忽然下定了决心,扳过她的身体与他正面相对。

他俯视着她,有了点逼迫的味道:“你觉得Q大好么?”

云瑚点头。

“那你想把物理提上去么?”

云瑚再点头。

“那好,以后我帮你把物理提上去,我们一起,上Q大。”

他们四目相对,一个眼神固执,一个瞳孔涣散。也不等她回答,顾尧君转身就走了。

没一会,下课铃声响了。

云瑚穿过走廊,上楼,脚步不自觉的轻盈了许多。被灭绝师太训斥的难过和失态似乎在看到顾尧君时就被永远留在了厕所。

虽然搞不懂他刚刚说了什么,也许是看她情绪太低落的客套安慰话,但云瑚在心底对他终究存了一分感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