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合(第二章)

"泰熙,事务所里还有糖吗?"高凳上坐着一个看起来不足十岁的小女孩,晃着小脚,眨巴着一双水灵灵的碧蓝眼睛,手里还抱着一个洋娃娃。


"没了吧...还剩下几枚地狱送来的散魂糖,但我觉得那玩意儿应该过期了。毕竟已经放了几百年了。要不,贝拉,我给你冲一杯热可可?"女人微笑着回应。


"嗯啊!"小女孩抱紧了手中的洋娃娃,使劲的点了点头。


这时,门前的铃铛清脆的响起,事务所的木门被打开了。只见走进来一个身穿旗袍的黑发少女。


"小梅,你来啦!今天你是第二个哦!嘻嘻~小梅,你要吃什么吗?泰熙说事务所里有热可可,你要不要也来一杯!"小女孩跳下了长凳,跌跌撞撞的跑向少女,拽起少女的裙角。


少女的头歪了歪,想了想,无声的点了点头。


"泰熙!梅梅说她也要可可!"


"我知道了,真是的,今天贝拉一直都很兴奋呢。毕竟,大家好久没聚在一起了。离约好的12点不久了,大家也应该到了。"女人围上围裙,开始在事务所的厨房里忙内忙外,还顺便打开了一包饼干。她在饼干包装开口处闻了闻,皱了皱眉头,然后随手一扔,又拿起了另外一袋饼干。


整个过程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可是要知道...在五分钟前,这个事务所并没有什么厨房。被扔掉的饼干在落地之前,竟也凭空消失了,一点痕迹也不曾留下...似乎...没有存在过。


"梅梅,你知道吗?这次的事件好像很好玩的样子哦~是关于马戏团的呢。贝拉一直好想去马戏团玩的!丽莎也说她很想去呢!"被称为贝拉的小女孩缠着名叫梅的少女,说到丽莎时,举起了手中的娃娃。


  这个娃娃做工十分精致,金色的头发阳光般的倾洒下来,蔚蓝的眼睛波光流转,粉嫩的樱桃小嘴噙着一丝微笑,神态栩栩如生。她身上穿着粉色蕾丝边的洛丽塔式的小裙子,配上一双白色的小皮鞋,看起来特别可爱。


只是,丽莎被抱在贝拉的怀里时,画面却异常的诡异。


毕竟,他们两个,从相貌到穿着,一摸一样。


梅坐在摇椅上,抱着贝拉,只是轻轻的摇着,适当的点着头,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贝拉欢快软糯的声音,灌满了整个事务所。


"啊! 啊"忽然传来了阵阵惨叫声。声音嘶,撕心裂肺,充斥的恐惧和绝望的味道。闻声,贝拉拍着手欢快的笑了起来。


"哎呀...真是的...洛基和卢克...把这种钟放在事务所大厅,有时候客人会被吓到的。先不说恶魔和恶灵那群东西,上次来的小妖就被吓到了,藏在沙发下面不愿意出来,哄了半天才好一点。"泰熙端着两杯可可,身后还飘着一盘盘小蛋糕和饼干,从厨房里出来了。厨房的门随后关上,并渐渐消失了。转眼间,只留下一堵墙。


第十二声尖叫刚结束的当儿,事务所的门被再次打开了。


"十二点整。"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踏了进来。脱下了手套,修长的伸进胸腔的口袋里,拿出了一枚金色的怀表。


"一如既往的那么准时啊,埃哈德。"泰熙招呼着。


"自然。毕竟,这就是我的美学。时间就是一切。"男人推了推眼镜。


"埃哈德,你要不要吃饼干!"


"不用了,谢谢。嗯...那三个家伙还没到吗?真是一点都不美。"


"好了,埃哈德,你先坐下吧...要不要来杯咖啡?"泰熙招呼着。


"这很好,谢谢。请给我一杯 espresso,越浓越...我要杀了那两个!"


埃哈德正要坐上一个沙发上,可是却突然跳了起来。沙发的坐垫上飞起几个匕首,直插房顶。若是普通人坐了上去,那么,死亡必定成为结局。每个匕首都锋利无比,削铁如泥。匕首会快速穿过他们的身体,而死者在死前也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洛基和卢克确实开玩笑有点大了。万一是客人呢?"


可是在座的都知道,那沙发,是埃哈德的专属沙发。那两个就是冲着他来的。


门上的铃铛响了。两个长得一摸一样的少年拖着一个醉汉进到了事务所。与此同时,两颗子弹被发出,精准的划过了两个少年的脸庞,留下了一道清晰的血痕。


"你们迟到了七分零三点九秒。还有,请你们解释一下,我的沙发是怎么回事。谢谢。"






名字:

泰熙:tracy

贝拉:bella

梅:梅

埃哈德:Erhard

洛基:Loki

卢克:luke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