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雪暮山北

     暮雪是来自北方的姑娘,江北则是来自南方的男孩。暮雪第一次见到江北的名字是在一个学习群。

      用自己的照片做头像,这个人真自恋。这是暮雪对江北最初的印象。

     而后暮雪还是加了江北的QQ,聊着一些与学习有关或无关的问题。

     刚刚失恋的暮雪有些神经质,很想重新开始一段恋爱,忘记以前的感情。她在空间里经常放自己的自拍,江北看了,说她很漂亮。

       “那你会不会喜欢我?”

       “  毕竟漂亮的女生。”

       “那我们见一面吧。”

  暮雪第一次见到江北的时候,是她上完课,让江北和她一起去取快递。她凌乱在冬日的冷风里,冻的直跺脚。江北不知道暮雪为了第一次见面,很早起来化妆。暮雪的化妆术很不怎么样,所以她起的很早。她化了很淡很淡的妆,她想不管江北喜欢素颜的还是化妆的,淡妆都不会让他反感。

    “你走到哪儿了”暮雪哆嗦着敲下这几个字。

       “刚出小门,这里的妖风!”

       “你走哪条路过来?”

       “你就在教室楼下等我吧,我去找你”

        “哦。”

      “你站着别动,我去找你。”在暮雪看来这句话既霸道又温暖,她开始对这个从未谋面的男生有了些许好感。

   暮雪这个近视眼,为了漂亮,很少戴眼镜,所以她认人都是根据衣服推测。暮雪看了江北空间里所有的动态和说说,江北的鞋,她一眼就能认出来。她低头,忽然看到那双在照片里出现很多次的鞋,她抬起头,一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儿站在他面前。虽然不高,但是也不算低,穿了运动服,皮肤有点黑黑的,不过五官很精致,有南方人那种独特的气质。暮雪盯着江北看了一会儿,心里一直在说“好帅啊好帅啊!”

      “走吧!”江北的声音把暮雪从花痴遐想中拉回现实。

    “嗯,我和照片上一样吗?”暮雪小心的问。

        “差不多吧。”

    暮雪听了想:那就好,没有差太多。她用手捏了捏耳朵。没有耳洞还想臭美戴耳钉,只能用那种夹的,夹的实在有点儿疼。那天回去的时候暮雪照镜子,夹子夹过的地方红红的,像是被蚊子叮了一个包。“不作死就不会死”,暮雪心里对自己说。

     那天江北说“你眼袋好大”,是呀,睡晚了当然眼袋大,于是,暮雪在以后的每天都涂眼霜。只是为了偶尔再见到江北的时候不再是大大的眼袋。

    那天江北说“你戴美瞳了吗?”,没有啊,暮雪的瞳孔颜色不是黑色而是黄色,但是从来没有人这样夸过她。她特别开心。

    那天,暮雪很激动,说了很多很多话。他们两个回去以后,暮雪在QQ上问江北:“你觉得我怎么样?”

       “ 好能说”

    暮雪确实是个能说的姑娘,但是她听了江北的评价觉得不太舒服。似乎没有留下太好的第一印象。

 

  女生是不是会爱上每天和她聊天的男生。

    也许是,也许不是。可能暮雪是。可能她不是。暮雪和江北在同一栋宿舍楼,那栋楼每层都严严实实把男女生隔开。女生宿舍和男生宿舍熄灯的时间却不一样。每次熄灯之后,暮雪就发不出也收不到消息了。可是为了和江北聊天,她就跑到楼道里。有一次江北知道她在楼道里对她发火,怕她在楼道里着凉,让她赶快回去。江北的生气,让暮雪既害怕又开心。江北的性格和他的外貌一点儿都不符合,竟然是一个大男子主义的霸道总裁。不过暮雪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人。

     

                    勇敢说爱你

  “你加了表白墙吗?”暮雪某天问江北。表白墙就是暮雪和江北那所学校的一个人,每天发布各种匿名不匿名表白,偷拍找人什么的。

    “加了”,江北不知道暮雪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直到那天晚上,表白墙上有一首这样的诗:

江山如画都在你脚下

北国悠悠都任你傲游

我在大风里和你初遇

喜欢打翻思念的浓酒

欢欣和悲欢交错不走

你的所有我都愿接受

        已经有人看出这是首藏头诗,也有人在评论里问“江北是谁?”

      暮雪告诉江北“有人在表白墙和你表白了”。江北有点儿意外“不会是你吧!”暮雪把给表白墙的匿名截屏发给江北,江北沉默了很久。


              对不起,我不能接受


      那天晚上他们聊了很多,江北编辑了很长的信息,大致说,在错误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对不起,不能和你在一起。

    暮雪觉得是对的人又何惧时间对错。她不甘心,既然喜欢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江北说他要考研,他不想开始一段感情而因为考研以后分开,他讨厌分手。

   梧桐细雨落了一地的心碎,残叶堆离散,叶落诗染,人去空留散。

             

                江北我不想放弃你

     考研就是第二次把所有像麻将牌一样的人全部打乱,重新洗牌,发牌。

  关于去哪儿,江北明确的要回去他的城市,而暮雪却不知道她该去哪儿。她只是不想轻易的放弃一个她喜欢的人。大三真是一个尴尬的时期,如果是在大一,江北一定不会拒绝的吧。

       如果真的像江北所说是错误的时间遇到对的人,那么正确的时间是在考研以后吗?如果是,研究生开学的时候暮雪站在江北的面前,江北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惊讶,像是早已知道暮雪要考和他同一所学校。

                 你怎么知道我要来

   暮雪挽着江北的胳膊走在学校的小路上“你怎么看到我一点儿都不惊讶。”

      “傻瓜”,江北宠溺的对暮雪说,却没有给出答案。

      也许答案就是为了不让谈恋爱影响彼此考研。

       暮雪就和江北学不同的专业,江北有枯燥的实验,暮雪却很感兴趣,总是蹭他的实验课。一会儿化身十万个为什么,为东问西。一会儿化身迷妹,托着自己的脸对江北说“江北你做实验的时候好帅啊。”“我什么时候不帅,傻瓜。”“还是这么自恋”,暮雪嘀咕着。“你说什么?”江北凑过来,“不告诉你”,嘻嘻。暮雪看着周围没人注意他们,轻轻的在江北脸上啄了一下。脸红的走开了。“占我便宜!”江北笑着说。

      他们一起吃饭,没课了一起出去玩,江北对暮雪宠爱的让人嫉妒。可是为了考来这个学校所有的心酸他们不知道。“只要最后是你就好”。正如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所说的那样,只要最后是你就好。我不想错过你,不想失去你。


           第二种结局

      “暮雪,你也考来这里了?”

      “嗯,我……”

     “我有事先走了,回头联系。”

     暮雪呆呆的望着江北远去的背影,泪水止不住流,为了来到这里,她学习到快要崩溃,这个城市的气候让在北方生活了20多年的暮雪无法适应。如今江北的冷淡,像是上天开的最大的玩笑。暮雪的第六感告诉她,即使来到这所学校,江北也不能和她在一起了。

      毕竟是211的好学校,暮雪不后悔来到这里。她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学习,充实自己,听讲座,试图忘记江北。但是她偶尔也会看着江北的聊天头像发呆,他一直没有找她聊天。她也不会再找他吧。

      如果没有亲眼看到江北牵着别人的手和她擦肩,这场爱恋怎么终结。爱上一座城先是爱上一个人,现在爱上这座城,却不愿意再想起这个人。

     如果根本就不爱,当初为什么要说是对的人。

     “就像这场爱情,难逃浩劫,都是幻灭~”歌中这样唱。

     其实无论结局怎样,都无怨无悔,因为暮雪去了很好的学校,大学的梦想实现了,她从二流学校三流城市来到一流大学一流城市。爱情完美不完美,她都会遇到最后那个对的人。



我是舜菇凉,谢谢你看完了,喜欢的话留下的鼓励和喜欢吧。谢谢你,你的鼓励会是我写下去的无限动力。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