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搭乘任何交通工具来加快我的行程,就这样我拖着行李箱一路快步前往我的住所,为了方便上下学,我特地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单人公寓,那里环境很好,夜晚很少有行人出门,这也使我少了许多顾虑。

        大门口没有保安人员,我可以大步流星的走进去,为了尽量避开视线我并没有选择搭乘电梯,也为了不发出大的声响而被人察觉,我扛起行李箱爬上楼梯,我住在6楼,的确也费了很大的劲,也浪费了我许多时间,我生怕行李箱里的女孩会因为颠坡而醒来——幸好没有。来到家门口我已经精疲力尽了,吃力的把行李箱从肩上移开小心的放在地上,拿下东西的一瞬间我的肩膀已经开始酸痛,不过我并没有在意这些。我还是从容的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开了门,家里静的出奇,夜色裹着这间五十平米的房间,月光洒在床上,好似结了一层霜,直到开了灯, 结在床上的霜才渐渐散去……

        我紧锁上房门,把行李箱搬上床,我尽量小心的拉开拉链,链扣缓慢的经过轨道,此时我的心揪到了嗓子眼,我本不应该这样忐忑,因为我的脑海里早已浮现过许多这样的画面,可真正呈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依然焦躁不安。心中已是一团乱麻,片刻行李箱已经被我完全打开了,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孩安静的侧卧在行李箱里,静静的睡着,四周万籁俱寂,耳边只有女孩传来的平缓的呼吸声,我开始凝视着她,肆无忌惮的观摩着她稚嫩的肉体,她的胸腔缓缓的起伏着,一对尚未发育成熟的乳房紧贴着行李箱随着胸腔的起伏而变化着形状,我是第一次如此平静的看着异性的肉体。

        过了许久,我重新调整心理状态,从一个积着灰尘的盒子里拿出一把锋利的刺刀、一把榔头和几根纹钉,并搬来一块木板放在床边的泡沫垫上,一切准备就绪,我从床上将女孩抱起并准确的安放在木板上,四周的墙壁我用白纸铺在上面并用透明胶固定,床上已经盖好了一帘干净的白布,这样是为了防止血四溅而留下线索,最后我用刺刀对准女孩心脏的位置狠狠的刺了下去,血从雪白的皮肤里溢了出来,此时女孩猛的睁开了眼睛,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惊恐,她想叫出声,可是我已经用手死死的捂住了她的口鼻,而另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刀柄,并且用力的扭动着,她的嘴里开始涌出鲜血并从我的指缝中跑了出来,她的脚拼命的四处踢蹬着,可是无济于事,片刻后她的眼睛渐渐变得无神,最终死死的盯着一个方向一动不动了,我能看到她的瞳孔放大着眼白里充斥着血丝,她死了,因为我能感觉到她的体温在下降……

        折腾了一番后,我疲惫不堪的倒在地板上,我的身上到处都是血迹,我起身把衣裤从身上脱下来扔进了洗衣机里,一丝不挂,这时候的我像极了刚才被我杀死的女孩,我从容的走进浴室痛快的淋了浴……

      当我走出浴室看到刚才那狼藉的场面时心里居然有一丝兴奋。刀依然停留在女孩的胸腔上,因为我害怕拔出刀后,血会喷涌出来,这时候血大概已经凝结了一点,我心里想着。明天是周六,我还有两天的时间处理这具尸体,因此我并没有着急,而是保持着冷静,我揭开床上的白布,进了被窝,安静的躺下去,闭上眼睛的片刻后我就已经酣睡了,因为一晚上的折腾已经使我身心疲惫了……

      一夜无梦。

      清晨阳光透过窗帘跑进房间里,照亮了我也照亮了躺在我身边的那具女孩的尸体,我必须尽快解决掉这个麻烦,因为这么炎热的天气尸体呆上一两天就会发臭腐烂。我赶忙下床先用纹钉固定好尸体的四肢,然后打扫了房间并揭下墙上所有的白纸并折叠好放进垃圾袋,床上粘上血迹的白帘连同我的衣物丢在了洗衣机里,倒上洗衣液并按了启动的按钮。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