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是烟(十六)之 中山公园

又是一个周六,正当青石懒在床上感到百无聊赖时,门锁响了,是文昕。看来为她方便上晚自习而配的门钥匙发挥了作用。

“不好意思,没有敲门,以为你已经起床了呢。”捧着饭盒的文昕看着近乎赤裸的青石有点不知所措。

“怪我懒。”青石边说边以比消防队员还快的速度穿好衣服。

“这是豆浆,肉饼。趋热吃吧。”

“谢谢,专门为我买的啊。”

“不对吗,不过我要纠正下,不是专门,是顺便。”

风卷残云后,青石去水房刷牙洗脸。“青石,有时间陪我去机房么?”文昕睁着大眼满怀希望的问。

“行啊,我也正想去呢。”

好不容易爬上七楼机房,迎接我们的是一则通知:机房上课占用。文昕当时的样子沮丧极了,青石脑子却灵光一闪,有注意了。

“走,文昕,我带你去个地方。”

往事是烟(十六)之 中山公园_第1张图片
图片来自百度图片


文昕听话地跟在青石后面坐上了14路公车,在花台倒上23路,终点站就是中山公园。天气很好,游人也很多,在坐完碰碰车、旋转木马后,文昕兴奋得像个孩子(其实也还是个孩子,17岁,未成年人)吵着说累了渴了。抱着瓶纯水斜躺在公园一角的长椅上不肯再动半步。

“说吧,青石,我知道你有话要说。”这家伙竟然用挑衅的眼光盯着他,“今天你不管问什么,我都如实回答。”

“想请你做我的女朋友。”虽然就这句话已经不是第一次,但难的是要装成是第一次说这话。

气氛一下子陷入尴尬的沉默。

文昕低头摆弄着手里的水瓶,几秒钟前那挑衅的眼光已经逃得无影无踪。

“你是个优秀的女孩子,想信每个跟你打交道的人都能感受到这点。要是感到意外而不能接受,我可以开始做你的朋友……”青石只能以守为攻了。

“我也没有说不同意啊。”文昕憋红着脸说,“其实到学校后全面认识的第一个男生不是班里的,而是你。因为开学那天好多处的宣传栏里都有你的名字,而且看的第一张校报上的‘农大之星’栏目对你的专访。不知道你的内心世界也是否像报纸上说的那么优秀?”

“以后你会在我身上找到答案的。”

“那我们就此约定。”文昕伸出右手,真是心有灵犀,青石伸出右手,两只手掌紧紧合在一起,此寓心心相印之意。

晚上他们在校园的香樟林里散步,牵着文昕那温热柔软的小手,青石心中凭空多出一份怜爱。看她那幸福满足的样子,青石在心里发誓: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总以为放假的时间过的会像蜗牛爬的那样慢。事实不然,和文昕磨磨叽叽一起浪漫回忆就到了10点,想起昨天黎书记的话,赶紧翻身起床—给柳处长送“选调生”名单。

柳如是处长仔细看了名单,但没有看青石斟字酌句写的简介。然后问了些诸如各系有几个人以及他们的专业问题后,在36人大名单上圈了24个人名。“就这几个同学,你征求下他们的意见,如有退出的,按这个顺序递补。”柳主任又在剩余的12人名字前面编了序号。

你可能感兴趣的